新聞媒介︰北京的這把火是自焚還是騙局? (第二部分)

Print

【明慧網】 畢爾楚斯.特萍(Beatrice Turpin)是一位曾經為美聯社(Associated Press TV)報道法輪功在中國大陸情況的記者,她也曾在"Media Channel"上發表過她的經歷。我向她請教她對“自焚”一事的看法。她從在泰國的家中給我答復︰“去年春節前後法輪功的抗議活動以及警察毆打法輪功學員鏡頭畫面非常轟動。中方在今年上演這一幕制造輿論,這已經是他們的傳統伎倆。”對北京的懷疑有根有據

剛開始時,法輪功學員告訴我說他們有三條理由懷疑中方關于“自焚”的報道︰

1.廣場上被稱作是法輪功老學員的幾個人,竟然用不標準的動作練功。
2.法輪功學員到廣場抗議時通常會帶上法輪功橫幅標語或書籍(書中明文禁止自殺),當局的報道中卻看不到任何標語和書籍的照片。
3.受害者之一據稱是從某校畢業,而該校在當時已不復存在。學員們還說他們的信仰中根本沒有“涅磐”這一概念。

這些雖只是細節,但或許很能說明問題。

在一次新聞發布會中,法輪功學員又指出新的疑點。“新華社稱一自焚者點火燒身一分鐘之內,警察飛速趕到現場,用四個滅火器迅速撲滅火焰。一名駐北京歐洲記者告訴我們︰‘我從未見過警察帶著滅火器在天安門廣場巡邏。他們怎麼會在今天一下子同時出現?現場離最近的建築--人民大會堂--來回至少需20分鐘。如果他們是沖到人民大會堂去取滅火器,一切都太晚了。’如果警察事先不知道會有自焚的事發生,而在出事不到一分鐘趕到現場,而且帶著不是一個,而是四個滅火器,有這種可能性嗎?

“說到報導速度,另一位駐京外國記者驚訝不已︰新華社幾乎是立刻就發布了對此事件的首篇報導,而且是英文報導,真厲害!中國的老百姓盡人皆知,新華社的每一篇報導通常要經過上級的層層批準,到發稿時已是“舊聞”了。而且中方媒體在過去的18個月中從未向外國新聞界透露過任何法輪功抗議的錄像甚至照片,為什麼這一次毫不遲疑地大作宣傳?而且稿件只有英文,而沒有中文?”

最近我在四個城市巡回推薦我的關于法輪功的新書時,听眾們一再向我提到自焚的問題。有些人對我說如果法輪功做出這樣的荒唐事,那法輪功一定是荒唐的。當我指出他們是在自以為是地設想自己了解所有內情時,他們無言以對。或許這是因為人們听到符合自己假想的“事實”後,並不想繼續深究下去,即使他們設想的“事實”可能是錯誤的或者將人引入歧途。

強烈的畫面可以深深地壓入人們的腦海;而撤回影響和澄清事實卻很少能起到這樣的效果。在最近發表的“天安門文件”(關于六四的文件--譯者注)中,伯克萊大學新聞系主任,記者奧維爾.謝爾(Orville Schell)就1989年共產黨對待學生抗議一事上,談到中國政府及其附和者們編造和傳播的許多謠言和謊話。在很多國家,尤其是中國,傳播假情報和錯誤信息是情報機構的看家本事。這樣,北京指責這些新的材料(譯者注︰指“天安門文件”中所談到的材料)是假文件也就不足為奇了。這些文件的公開無疑會使中國當局那些遮遮掩掩的領導人們局促不安,特別是江澤民,他在當時所充當的強硬路線角色又在對法輪功的鎮壓中重演。

持懷疑論者哪里去了?

為什麼在面對這一場為政治目的所用,被炒得沸沸揚揚,而編導痕跡明顯的事件上,西方新聞界根深蒂固、訓練有素的懷疑作風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為什麼如此之多的美國新聞機構這樣輕易受騙?是否因為我們很少有人理解這個帶有一點精神和神秘色彩的文化,使得我們的記者們不願忠實地對待自己的新聞職責?

我在對法輪功的調查中,記錄下美國新聞機構令人不安地照搬照抄中國對法輪功的指控,其中包括頻繁使用貶意字眼如“狂熱教派”、“異端教派”,甚至“混和物”。

從某些角度看,我們自己國家內部的報道都是單一、僵化的模式,低估和詆毀一個不能被簡單地劃分為政治左派或右派的、一個由于其亞洲文化背景和融合了佛、道、氣功修煉而令西方記者感到難以理解的團體。新聞記者們通常將法輪功描述成傳統中的“異類”,對他們來說,法輪功太不可思議以至無法給予嚴肅的對待和賦予同情。(順便說一句,我本人不是法輪功學員,我們公司曾經為法輪功出版錄像帶,我因此有機緣了解法輪功,並將我所了解到的出版成關于法輪功的書和紀錄片。)

我在芝加哥的一家書店里介紹我的新書和紀錄片時,有人把法輪功及法輪功在中國的現狀與大衛教(David Koresh's Branch Davidians)及1993年聯邦執法官員對他們51天的圍剿--明顯是為繳獲槍械,保護兒童不受虐待--作比較,中國政府也是利用這一類比說明他們只不過是和美國政府一樣對待危險的邪教。當時就有人站出來說這種類比站不住腳,辯論說,大衛和他的成員是暴力性的,而法輪功不是。他說得對,這二者之間無法相提並論,只是在人們對政府鎮壓的反應上有相似之處。當時只有美國強硬的右翼人士批評政府的殘忍的武裝干涉,政府的武裝行動使我想起一位美國中尉在越南說的話︰“為了保護那個村莊,我們摧毀了它。”

由于人們對瘋狂的大衛家族缺乏同情,發生在窪口(Waco)的非法鎮壓也就被視為合情合理,也很少有人公開反對這場血腥和非法的鎮壓。一旦別人在我們的眼中沒有人性,尤其是我們不喜歡他們的政見,認為他們是無同情心的受害者時,我們常常失去了對他們的同情,甚至在他們的權益受到傷害時反而為傷害他們的一方說話。如果您想要知道在中國發生的喪失人性的詳情,請您參看國際特赦組織最近關于法輪功學員大面積地被酷刑折磨的記錄。當然,北京方面說,這些全是謊言。

2月17號,一千多名法輪功學員在洛杉磯和平抗議中國國內迫害法輪功。在他們的新聞發布會上,只有不多幾家新聞媒體露面,盡管這是世界範圍的頭版頭條新聞。(在第二天的洛杉磯時報上,我沒有看到這一報道,在它的書評一欄有關于1989年天安門廣場的討論。)新聞媒體的漠不關心直接造成了大眾的冷淡態度。中國的新聞媒體的所作所為是他們的一貫作法,不足為奇,可是,西方媒體對此報導如此輕描淡寫,他們應當對自己的態度作何解釋?

對于這個如此明顯地粉墨登場“集體自殺”的新聞報道,我們如果現在能全面調查究竟在中國發生著什麼,我們是否被欺騙了,為什麼會被欺騙,可能還不算太晚。

注解︰
1. 旦尼.謝克特是"MediaChannel.org"的責任主編,他是“法輪功對中國的挑戰︰是精神運動還是邪教”(Akashic Books, 2000)一書的作者;並出版了同名紀錄片。本欄的部分章節原來是寫給華盛頓郵報的專欄版署名評論的,但郵報未登載此文。

(http://www.mediachannel.org/views/dissector/falungong2.shtml)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