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為什麼會死在一個節日里

Print

【圓明網】江澤民大權獨攬之時,民間就流傳很多關于他的順口溜、笑話和繪聲繪色的各種傳聞;在香港亞視7月6日報道了江死亡的消息,中共還沒有承認,人們還不知道江咽沒咽氣時,民眾就忙著放鞭炮要慶祝,甚至在網站上出現了“各界慶祝江澤民逝世籌備委員會”——人類歷史上的統治者遭此待遇的,江澤民恐怕是空前絕後第一人。

有一個笑話,說江澤民去找高僧算命,問什麼時候死,高僧告訴江會死在一個節日里。江問哪一個節日,高僧說江哪天死,哪天就是一個節日。八年前筆者寫過一個“江澤民為什麼是最邪惡的”系列文章,在江澤民死了或者行將就木的今天,不妨摘錄其中一篇“誰在你心里播下仇恨的火種?”中的一些段落,看看江澤民迫害法輪功,迫害真善忍,所用的邪惡之最都到了什麼地步,就會明白江澤民為什麼會死在一個節日里。

1)歷史上任何一個暴君,都沒有江澤民操控如此廣泛的媒體系統,中共的報紙、電視、電台、互聯網,覆蓋全球。江澤民誹謗法輪功的謊言可以在幾乎同步的時間里傳遍全世界。天安門自焚騙局,傅怡彬京城血案,浙江投毒乞丐被殺案,這些栽贓案中國大陸看到了,美國看到了,甚至台灣都看到了;

2)歷史上任何一個獨裁者,都沒有江澤民擁有這樣龐大的黨、政、軍、警、特務、外交以及工會、學聯、婦聯、政協、科協、受控的民主黨派和宗教協會等等各種各樣從上到下的嚴密組織,來對一個平和團體進行無情無期的打壓、監控和迫害;

3)歷史上任何一個流氓,都沒有江澤民擁有從人盯人到高科技的如此嚴密的信息封鎖系統,來掩蓋他的罪行。不讓上訪,不讓請願,不讓發傳單,不讓打橫幅;任何媒體都不準報導法輪功真相;建立網絡警察,修築信息防火牆,封鎖海外法輪功網站,盡一切可能堵絕法輪功真相的流傳。這麼大的一件迫害,社會上好象都不知道,甚至都不相信現在還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掩蓋其罪行是江澤民邪惡的本質所在;

4)歷史上任何一個惡棍,都沒有江澤民這樣利用一切接觸國際媒體、國際領袖的機會直接造謠誹謗。江澤民在法國接受《費加羅報》記者采訪時,對法輪功進行詆毀;在亞太經合會上,向美國總統親手遞送血淋淋的栽贓小冊子;在接受美國CBS“60分鐘”新聞采訪時,造謠說法輪功光自殺的就有幾千人(超過中共自己公布的騙人數字數倍);在接見日本客人時說,他過去從未听說過法輪功,後來在另一個場合,又說他早就知道他有一個同學就是練法輪功練出偏了。信口雌黃是江澤民的邪惡本性;

5)歷史上任何一個竊國者,都沒有江澤民擁有如此大的在聯合國的投票否決權和十幾億人潛在的龐大經濟市場,來要挾、利誘國際政治領袖和經濟巨人對他迫害法輪功和其他團體的人權惡行一再讓步、委屈求全;

6)歷史上任何一個撒彌天大謊的無賴,都沒有江澤民的謊言來得徹底,來得無所不在。它針對每一個人心中的各種各樣的觀念,用各種各樣的謊言,全方位地來迎合人的想法,加以利用放大,讓人接受謊言,制造對法輪功的仇恨。你相信科學嗎?就說法輪功是迷信;你反感政治嗎?就說法輪功參與政治;你妒忌別人發財出國嗎?就說人家斂財;你不喜歡有組織嗎?就說法輪功組織嚴密;你厭倦了幾十年的個人崇拜嗎?就說人家搞精神控制;你愛國情緒高昂嗎?就說人家淪為反華勢力的工具;你不是覺得氣功太玄乎不相信嗎?就說練功走火入魔;你不是希望社會穩定嗎?就說法輪功破壞穩定;法輪功不是講真善忍嗎?就說你不真不善不忍;你相信政府不會再撒那麼多謊嗎?它就把謊越來越大地撒下去,從自殘自殺到自焚,從殺親人到殺他人,從殺一個人到殺一群人。而事實證明,所有這些都是徹頭徹尾的謊言。你不是同情法輪功嗎?把你的政績同處理法輪功掛鉤,有人上北京上訪就免你官職、讓你下崗、扣你獎金,逼你與法輪功為敵;

7)歷史上任何一個迫害信仰的無恥之徒,都沒有江澤民這樣進行如此龐大的對信仰者的洗腦轉化。法輪功學員被抓起來強行送進轉化班,用各種歪理謊言、用親情、就業就學壓力,加上酷刑折磨,針對你的每一個潛在的不穩的心,利用放大,一定要讓你簽下不煉的保證,讓你放棄正信;再讓被轉化的人,去圍攻轉化別人,把好人變成壞人,把人變成鬼,在一條黑道上走到底。

8)中國發展了,中共號稱人們開始過上“好日子”了。但是,江澤民卻要置法輪功于死地。

例如,2000年5月21日明慧網報道,為揭露迫害的邪惡,當時許多法輪功學員到天安門煉功,卻因此被關進了北京朝陽區拘留所。在拘留所中許多學員都絕食,抗議被非法拘禁,要求無條件釋放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據剛剛朝陽區拘留所被釋放出來的學員講,在牢里听管教說︰拘留所里有一位男學員已絕食致死。2000年7月20日明慧網報道,據香港的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透露,當時已有二十二名法輪功學員因被公安虐打或絕食致死。過萬名學員被禁閉,而幾名學員中的知名人士當時則被判刑最高達十八年。

梅玉蘭女士,家住北京朝陽區孫河鄉葦溝村,2000年5月13日因在家門口煉功被非法拘留在北京市朝陽區拘留所607號。被拘第二天她開始絕食請願——要求煉功並無罪釋放。在此之前607號的其他學員出于同一目的已從5月8日起就開始絕食。5月16日,管教開始對絕食的學員采取插管灌食的方式折磨、企圖摧毀人的意志。梅玉蘭是下午被灌食折磨的,當時人們听到她叫得非常淒慘。下午5、6點梅說頭暈頭痛,到晚上開始惡心嘔吐,先是吐的濃痰,後是血塊,同號的犯人見狀馬上叫了當晚值班的一位姓孫的管教要求就醫,還把梅吐出來的血塊拿給管教看,孫管教說︰“沒關系,死不了。”就不再理會了。梅玉蘭17日晚八九點鐘開始手腳冰涼、眼珠也不動了才被送入民航醫院,最後親友被告知梅于5月23日下午去世。

當人人都吃不飽時,餓死人不算新聞;當人人都能吃飽吃好時,讓手無寸鐵絕食爭取正當權益的人死去,那就是真正的罪惡!正是這種表面“進步”中的實質性的倒退,這種謊言掩蓋下的迫害,才凸現出江澤民邪惡之極限。

江澤民因為個人的妒忌而發動了這場政治迫害運動來企圖鏟除“真善忍”,讓我們等待了5000年的民族失去了一次重建道德的絕好機會,江澤民的罪惡不大嗎?

江澤民死了,其地獄之路還很長,將在無窮無盡的痛苦中去償還他迫害正信而造下的無邊罪孽。對于活著的人們來說,如何從江澤民制造灌輸的謊言中醒悟過來,就顯得特別重要,因為听信謊言而仇恨“真善忍”的人將來難免給江澤民陪葬。現在明白還來得及!萬望各位珍惜!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