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大紀元風雨十年行

Print

【圓明網】一九九六年七月第一次看到《轉法輪》,至今我修煉走過了十五個年頭。九九年正法修煉開始,有近十年的時間都與大紀元緊密相連。當靜心回顧走過的這一段路,開始、過去、現在與未來似乎都了然于心,渾然一體,抽取其中的點點滴滴,借此機會與同修分享共勉。

二零零零年底台灣法會,當時我們悉尼的幾個學員見到了美國的一位同修,我第一次听說了“大紀元”三個字,要創辦大法弟子自己的媒體,內心是非常興奮的。我比另幾位同修早回悉尼,收到一份美國同修寄來的美國版的《大紀元時報》,就自己迫不及待找另外的同修商量此事,還和另一位同修直接就去注冊了大紀元這樣一個商號。

接下來踫到的情況,是我當時的智慧和心性根本就無法處理和面對的,看到眾多同修不同的意見和看法,而且大家都充滿了熱情再加上自己根本就沒有真正要把自己投入去的決心和意志,我退出了,心想證實大法的工作很多,為什麼一定要去做這個項目呢?但當二零零一年二月我看到第一份《大紀元時報》在悉尼正式出版時,心中的遺憾和說不出的別樣的滋味,我知道我錯了,自己沒有做的事情同修們做成了,這里面一定有我的不足和問題。當時我看到自己的私心,內心深處放不下常人的工作,我害怕這樣無償的艱辛的付出會影響自己的正常生活。

二零零二年常人的工作一下子結束了,這樣我就到了大紀元開始拉廣告。第一天出街跑廣告就拉回來一個廣告,其實這是師父在鼓勵我,看到我終于回到了本該走上的路。自大學畢業後,我在國內主要的工作就是做銷售,在澳洲我的第一份文職工作就是在悉尼一家華人報紙做銷售,盡管時間不長,對報紙廣告並不陌生。我覺的法中的安排,自己本來就應該做大紀元的廣告銷售。

因為上次的錯過,當我真正在大紀元做廣告銷售時,內心是非常充實和平靜的。有一段時間非常慶幸自己能做大紀元的廣告銷售,因為︰第一,工作和修煉如此緊密結合,每掙一分錢,拉一個廣告都在建立自己的威德,還解決了自己的生活問題。第二,時間是如此的靈活,哪里有什麼證實大法的活動不用請假就可以參加。第三,可以接觸到這麼多的人,只要願意,天天都可以見新的客人,結交新的朋友,和不同文化背景和心態的人談天說地,講大法的真相,結緣眾生,這些年下來我的很多客戶因為我與大紀元結緣,與大法結緣,他們中很多人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了,看神韻了。在這兒,我舉一個比較典型的例子與大家分享。

有一位來自香港的客戶,他在香港九十年代的金融風暴中幾億的資產損失殆盡,差一點自殺了,後遠避澳洲。當我遇到他時,他開了一家小型浴具店,當時我要他做廣告,他十分的猶豫,因為他的產品有些是從中國口的。我叫他試試,不會影響他回國的。他答應做四周,期間他回國沒有受任何影響,這樣他給我簽了一年的合約。在這期間,我讓他贊助了一次大法日的活動和一次營救孤兒的演出,出于朋友的交情他當時贊助了幾百塊錢,但換來的卻是他在東南亞某國長期無法解決的土地訴訟案中勝訴了,獲得了價值上千萬元的土地,並為澳洲一家銀行和當地政府促成了一個幾百億元的投資項目,他獲取了幾千萬澳元的佣金。他告訴我,我是他的福星,認識我以後讓他東山再起,我告訴他︰“是因為你在大法受到迫害時選擇了支持大法,哪怕只是區區的幾百元就讓你獲得如此的回報。”我們的行為看似平常,但對人對眾生就有這麼大的威力和影響,這只是我們能看到的。我們看不到的對這個生命在另外空間和生命根本的影響是我們也無法想象的。

有人說︰銷售工作很難做,我好象體會很少,做銷售和與人打交道正是我樂意的事情。一般銷售人員易出現的怯弱、信心不足等狀態,我沒有過,相反我是太輕松的對待這一切,有時間就多做,沒有時間就少做,隨性而為,其實我當時的業績也是平平而已。

一條路一直走下去不可能是一帆風順的。早期的時候經常都有老板邀我為他工作,問我在大紀元收入多少,為他工作收入如何如何高等,通常我都是婉言謝絕。有一次我以前工作的房地產公司的老板打電話給我,他要在昆省建立分公司,希望聘我為經理,全面負責,開出了非常豐厚的薪金、配車、免費住宿,甚至答應我每年兩次出國參加大法活動(因為以前我為他工作時,他知道我經常出國參加大法活動)。我心真的動了一下子,也就是幾分鐘,回念一想,常人豈知我心中的洪願和所求,也就過去了。

真正觸動我的是大法弟子之間的心性磨擦。二零零四年由于與當時的主要協調人就報紙上架與否的問題上意見相左,爭論很大,有一天在大紀元辦公室我和她發生了激烈的爭論,那一次我真的非常的失望,覺的看不到希望,就想一走了之。悄悄的,我開始找工作了。我找到了一家房地產經紀,老板見了我之後,非常熱情,他的合作伙伴剛好退出,正在尋找新的合作伙伴。在澳洲我並沒有銷售房產的經驗,他卻認為我將會是一個非常優秀的房產銷售人員,要與我合作,付給我底薪、汽車補貼,再加上優厚的分成。

回到家中冷靜下來,我看到了自己的執著,爭斗心是如此之強,非要把事情爭得你對我錯,激烈的言辭加重了矛盾。如果協調人做不好真的就沒有希望了嗎?大法的威力何在?我與協調人之間的關系如何擺正,為什麼非要讓協調人的修煉來影響自己的修煉,為誰而修?我離開大紀元誰會高興,師父高興,還是魔高興?當我們在心性過關中為私為氣產生了一絲放棄的想法,隨之而來,魔一定會安排機緣讓你去走這條路,而且讓你覺得一切都是那樣的自然,心安理得,照著這條路走下去才發現那是一條不歸路,即使能走回來代價也是非常大的,想透這一切之後,我回絕了那位老板,安心的依然做大紀元的銷售人員。從此以後,各種干擾越來越少。

不管在個人修煉中遇到在的再大的魔難也沒有動搖過我在這條路上堅定走下去的決心,也正因為這樣的堅持,讓我走過了個人修煉中遇到的巨關巨難,並一直在大法的環境中熔煉著自己。

二零零九年九月在美國聆听了師父對大紀元的講法,師父的講法如雷貫耳,讓我思緒萬千。我真的用心在做大紀元嗎?一直以來我認為做大紀元是我修煉中最好的選擇,對我的修煉好,對我個人的生活也好,基點都在我上,真正如何把大紀元做好,思之甚少,覺得與我無關,不是我的範圍。在回程的飛機上,我和另外一位大紀元的同修,記得當時我們真是發自內心的說︰不管誰是大紀元的協調人,我們一定要用心把大紀元做好。這一念是純真的,這是在師尊洪大的慈悲和大法的無比威力的感召下而升起的。但我為什麼做大紀元這麼多年後才發出這一念,足見心性和悟性與師尊的要求差的太遠,才讓師尊說出這樣的話對我們重錘敲打。

從去年開始我擔任銷售經理,其實開始之初對做銷售經理我心中是有顧忌的,因為第一,從性格上我喜歡閑雲野鶴般自由的生活,既不喜歡管人也不喜歡被人管;第二,我看到同修之間這種關系有時很難處理,誰也不服誰,很多大法的協調人都是費力不討好的,容易在是非矛盾中影響自己的修煉;第三,作為銷售經理一定要花不少時間去幫助別的銷售人員和做一些行政管理工作,會影響自己的銷售業績。但讓我真正觸動的是大紀元總部的一些主要協調人,他們面對全球那麼多的同修的繁重的協調工作都勇于去承擔,自己為什麼不可以承擔一點呢。

其實角色的轉換讓我體悟到了以前從來沒有體悟到的東西。我性格中的我行我素,不善體諒他人,體現在我的工作方法簡單粗糙,做一個決定之前沒有充份的交流就宣布了,造成有的同修意見很大,造成彼此之間的間隔,再加上急躁,有時按捺不住的高聲大氣,也讓同修們難以接受。作為一般的學員心性差一點也許只影響自己,作為協調人大家都盯著,我才覺得謹言慎行是多麼的重要。以前我性格中的那種不服管的東西,在我當了這個銷售經理後,才意識到這是多麼的招人討厭。當大家共同在做一個項目時,協調人要你配合哪一部份,你就去配合哪一部份,總有一些人並不願意服從這些,自己一套想法,而又不實際去配合,這種執著自我的表現,讓人最頭痛。有時候我會花時間幫助銷售人員,行政管理工作多,工作量比以前多得多,但同修還是不滿意時,就會產生負面想法和無力感,但我意識到這種情緒對見客戶銷售很不好,很容易被邪惡鑽空子,我就盡量抑制這種負面情緒,明白了大法中的協調工作不會帶來任何人心的滿足,帶來的是心性的升華與智慧的提升。其實,從去年至今年,雖然我承擔了比以前多的管理工作,我發現自己的業績也同時在增長,不但沒有影響我的業績,相反去年一年我的業績比前年翻了一倍多。自己的狹隘和私心才會阻礙自己真正的升華,提高的心性與實踐才能真正證實大法的威力。大紀元未來將成為世界第一大媒體,今天我們所成就與未來我們將成就的將需要我們突破的東西還很多很多。

謝謝師父
謝謝大家!

(二零一一年美國華盛頓DC法會發言稿)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