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們共同結束已歷時三年的對真善忍的迫害

Print
【圓明網】三年前7月20日凌晨,大陸警察在獨裁者江澤民的密令下綁架了法輪功在各地的義務聯系人,拉開了迫害法輪功的序幕。殺氣騰騰的獨裁者開動了所有的專政機器和宣傳機器,對付一個以真善忍為準則的和平的群體。當時很多人驚呼︰文化大革命又回來了!經歷了歷次政治運動的國人都以為法輪功很快會銷聲匿跡,但三年來的一幕幕一次又一次地給我們──所有中國人和世界各國關心此事的人,帶來震驚和震撼。

我們被這場迫害的殘忍和野蠻所震驚。到目前為止,已經至少有438人被迫害致死,其中的很多人死于勞教所和監獄的殘忍的虐殺。因為江澤民集團嚴密封鎖消息,這些案例只是冰山一角。這不僅僅是一個數字,而是千百個無辜生命的活生生的悲劇。受害者中有山東招遠的42歲農婦趙金華,在鄉里是有口皆碑的好人。她在田間勞作時被警察抓走,只因為她拒絕放棄修煉法輪功,被警察拿膠皮棒猛抽,用手搖電話機過電,她死于連續一周的酷刑折磨。受害者中有北京工商大學(原北京商學院)經濟學院30歲的教師趙昕,她只是因為在公園煉功被北京海澱分局公安人員綁架並毆打成頸椎粉碎性骨折,經歷了6個月的極度痛苦後逝去。除了這些被奪去生命的法輪功學員之外,還有數萬人被劫持在各個勞教所,遭受著納粹集中營一樣的摧殘。位于遼寧省的馬三家勞教所在風雪天把法輪功學員衣服解開,銬在球架上,直到把人凍昏,滿臉凍出成串的大泡;在漆黑的夜晚,把法輪功學員拖到廁所連續十幾天的毒打,腿上的肉凹進去近一厘米深還流著膿水;位于北京的團河勞教所將黑龍江學員魯長軍毆打致脊椎斷裂而癱瘓。將愛爾蘭中國留學生趙明用六根幾萬伏電棍電擊。將協和醫科大學青年研究員林澄濤和畢業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的朱志亮摧殘致精神失常……要知道馬三家和團河勞教所曾被江澤民集團涂脂抹粉接受海外媒體采訪。這樣的勞教所還如此殘暴,其它的勞教所就可想而知了。

我們被迫害者的下流無恥所震驚。哈爾濱火車站在上火車的必經之路放法輪功師父的像,踩過去方可上車,否則扣下盤問。哈爾濱的萬家勞教所、長林子勞教所規定前來探視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的家屬在謾罵法輪功後才能接見。北京天安門的警察強迫游客罵法輪功創始人以證明自己不是法輪功學員。北京前門派出所警察在街邊橋下毒打、強奸貼真相標語的女性學員。長春市公安局一處以老虎凳、夾手指、吊打、冰凍等酷刑逼迫散發真相傳單的法輪功學員說出傳單的來源,惡警還用電棍電女性學員的乳房、陰部等隱私處。法輪功學員中很多是女性,她們在遭受警察暴力的同時,還常遭到性侵犯。

我們被文革式的批斗和構陷所震驚。三年前的夏天,所有的電視、報紙都開足馬力對一個教人向善的信仰毫無顧忌的謾罵、誣陷,在之後的三年里,類似的批斗不時地出現在媒體上,越來越荒唐,越來越惡毒。外交部的發言人以炭苴病毒嫁禍法輪功,之後不得不承認此事純屬子虛烏有。中央電視台的焦點訪談節目把殺人的瘋子裝扮成法輪功學員胡言亂語,焦點訪談成了焦點謊談。江澤民集團還炮制了漏洞百出的天安門自焚慘案,煽動仇恨。喉舌媒體把各種可笑的政治帽子扣在法輪功頭上,中國仿佛又回到文革的黑暗時代。

我們被大面積的洗腦和欺騙所震驚。江澤民集團在大陸各地設立了名為610辦公室的類似納粹蓋世太保的恐怖組織,該組織凌架于法律之上,專門迫害法輪功。他們的一個主要活動就是在大陸非法舉辦了多如牛毛的洗腦班(美其名曰“學習班”或“法制教育學校”),任意綁架法輪功學員,剝奪他們的睡眠,強迫他們接受封閉洗腦,並以暴力威逼他們寫所謂的“保證書”、“揭批書”。這種洗腦無異于靈魂虐殺,比肉體虐殺還要殘忍。

但是伴隨著這場野蠻迫害所帶來的震驚,是法輪功堅強不屈的和平抗爭所帶來的震撼。

我們被法輪功弟子對信仰的虔誠所震撼。因深入報導法輪功事件而獲得普利策新聞獎的華爾街日報記者伊安. 約翰遜在其《修煉法輪功是一種權利,陳女士說,一直到她生命的最後一天 》一文的開頭寫道︰“在陳子秀去世的前一天,逮捕她的人又一次要求她放棄她對法輪大法的信仰。在又一輪警棍打擊後幾乎失去了清醒意識的情況下,這個58歲的老人還是堅定地搖了搖頭。 暴怒的地方官讓陳女士赤腳在雪地里跑。據其他目擊這一事件的監獄中的人說,兩天的折磨使她的腿嚴重淤傷,她的短短的黑發上粘著膿和血。她在外面爬,嘔吐並因虛脫而昏倒。她再也沒有恢復知覺,並于2月21日去世。 ”這種堅持真理、寧死不屈的故事在過去的三年里無數次地上演,讓我們一次又一次見證了精神信仰的巨大力量。

我們被法輪功在暴力之下的和平善良所震撼。三年來,法輪功學員承受了無數的酷刑折磨和野蠻毆打,可是法輪功學員在堅持自己信仰的同時,沒有一起暴力還擊的事件發生。中國歷史上從來只有順民和暴民,而法輪功學員卻既沒有在強權之下奴顏卑膝,也沒有在不堪暴力時以暴制暴,這不能不說是中國歷史上的一個特例。法輪功學員的真誠和善良感動了獄中的犯人,很多人說︰我出去後,也要煉法輪功。

我們被法輪功的堅忍不拔所震撼。今年7月6日被迫害致死的李淑媛女士是遼寧省葫蘆島市連山區台集屯鎮大荒地村村民。她在99年10月17日因進京上訪,被葫蘆島市公安局拘留一個月,全身被打成青紫色,腰不能動。之後,李淑媛又進京上訪,再遭迫害。鎮政府怕李淑媛進京上訪,屢次上門騷擾或無理關押。2001年6月11日,李淑媛到外村發真相傳單,被劫持到南票區公安局,臉被打腫變形,嘴被打破,潰爛出血,腿被踢打成青紫色,青紫部位流黃水一個多星期。2001年9月20日,黃土坎鄉派出所兩警察又將李騙到南票區公安局,給李淑媛一張判勞教三年的通知單,欲送馬三家。第六天晚,李昏迷,被送南票區醫院,後被家人接回,李被迫流離失所。 2002年7月6日晚,李淑媛和兩位同修去金砬子村發真相資料,被惡警謀殺。這樣頑強堅持自己信仰、至死不渝的例子絕不是少數。在海外,我們每天都可以在中共領館前看到前來抗議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的身影。他們長年累月地利用業余時間在各種公眾場合散發傳單,告訴人們關于他們的信仰的真相,和被迫害的真相。國人常常被說成“只有三分鐘熱度”,可是從法輪功學員身上我們看到中國人的堅韌。

我們被法輪功面對邪惡毫不妥協的精神所震撼。國人見識了太多的強權暴政,被灌輸了太多的官方的強盜邏輯和霸權語言,常常不自覺地從殘暴的當權者的角度看問題。于是,在國人心中,“公僕”們殺人放火是為了平定“反革命暴亂”,十年來的虛假繁榮說明“殺人有理”,任何向“公僕”們善意申訴的行為都成了破壞“安定團結”,任何講清真相的行為都是“反政府、反華”。正是這種邏輯,獨裁集團可以肆無忌憚地迫害無辜、巧取豪奪。法輪功學員修煉的是真善忍,當然就要真誠地實踐自己的信仰,堅持說真話。當一個邪惡統治集團大興冤獄、散布謊言時,我們除了講真話之外,沒有任何退路。任何妥協和退縮都是對做惡者的鼓勵,都是更多的罪惡的起因,都是對原則和良知的背叛。我們看到法輪功學員頑強地進京上訪,我們看到他們頑強地走上天安門,我們看到他們頑強地在各地掛橫幅、發傳單,我們看到海外法輪功學員頑強地對出訪的獨裁者進行抗議,我們看到他們頑強地以網站、媒體等方式向公眾報導事實真相。他們不會被邪惡集團拋出的各種大帽子所嚇倒,不會為了迎合順民的心理調整“策略”,他們“雖千萬人吾往矣”,三年來,在真善忍指引下對暴力和謊言進行了歷史上最頑強的抵抗,讓世界看到了中國人的脊梁。

當然,法輪功學員和我們大家一樣,都是普普通通的人,他們不是聖賢、不是完人,筆者也無意樹立他們的“高大形象”。他們中的一些人可能不如您那樣風度翩翩,溫文爾雅。他們也有人的各種情緒,包括恐懼、疲憊和困惑。他們也有人的各種各樣的弱點。但是在凡人的各種弱點、缺陷的限制下,他們在整體上能如此堅定地實踐著自己的信仰,這正凸顯了他們心靈的高貴的一面,他們的言行也是對他們的信仰的最好的見證。

法輪功學員沒有參與所謂的“政治”,世俗的政治根本無法有如此巨大的凝聚力,恰恰是因為他們超越世俗的非政治性,使他們頑強地堅持到今天。法輪功學員也沒有所謂的“反華”,其實真正反華的恰恰是貪污腐敗、迫害人民的江澤民集團。法輪功學員所做的一切只是抗議和揭露獨裁者的罪行,江澤民代表不了中國,就如同希特勒代表不了德國一樣。對獨裁者的抗議和揭露才是真正的愛國。法輪功學員的行為也不是什麼“迷信”。法輪功學員在修煉中淨化身心的實踐證明佛法是更高的科學,西方醫學界對輪回轉世等超自然現象的研究也證實了佛法的博大精深。法輪功學員也不是什麼追求“圓滿”,圓滿是無私、美好的境界,達到無私、高尚的境界的生命應該得到生命的升華,這是宇宙法理的公正,也是修煉者擇善固執、高尚其志的精神依據。法輪功學員是在真善忍的巨大道德感召力下實踐著自己的信仰,他們的行為絕非是為了追求什麼私利。

法輪功學員在實踐真善忍的同時,也是在維護人類的道德,維護我們全人類的福祉。在人欲橫流、道德日下的今天,有這樣一群不願與時沉浮的人頑強地實踐著對真善忍的信仰,歷盡苦難,不改初衷,在講清真相中把光明與希望播撒人間。他們對自己的言論和信仰的權利的堅持,也是在維護所有人的言論和信仰的權利。他們以各種方式向公眾講清真相,也是維護所有人的知情權和不被謊言愚弄的權利。他們在遭暴政殘害時堅強不屈、和平抗爭,也是在維護所有的人將來不被暴政所殘害。他們對真善忍的維護,就是在維護人類社會所以存在的根本價值。當歷史翻過這一頁,我們會發現,這個時代因為他們而輝煌。當烏雲散盡,真善忍的光芒普照乾坤時,我們所有的人都會因為他們而感到慶幸。

法輪功學員已付出了太多太多,他們傾盡自己的所有在制止著邪惡勢力對真善忍的迫害,在清除著邪惡勢力散布的謊言。所有善心猶存的人們都應該加入到他們中間,和他們一切捍衛真善忍的根本價值,共同結束已歷時三年的這場對真善忍的迫害。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