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了真相後 外界反饋幾則

Print
【圓明網】

“我捍衛你們為爭取信仰自由而說話的權利”

不久前向一位兩年未見面的同學講真相,告訴了他三年來大法弟子所受的種種迫害,並講了大法在國外洪傳的盛況。他說︰“我,包括其他同學,一直都很佩服你們這種不屈不撓的精神,我並不知道法輪功書里講的是什麼,但我捍衛你們為爭取信仰自由而說話的權利!”

“XX黨的做法將我推向了它的反面”

我是一名XX黨員。法輪功在中國大陸民眾中間傳播了多年,我對他沒有多少了解。然而,在我看來,我所認識的修煉法輪功的親戚和朋友,都是很好的人。我不明白為什麼XX黨要害怕這些好人,而且要對他們進行全力的鎮壓。這些好人被肆意地毆打、逮捕、關押,被強制參加什麼學習班,被洗腦,還要繳納數千元甚至更多的罰款。我認為這太過份了。這種對人格的肆意踐踏深深地刺傷了我的心。政府的這種做法令我非常反感。

“我很想看看《轉法輪》”

不久前在火車上向幾位大學生講清真相,我以第三者的身份向他們講了“天安門自焚”真相及大法在國外洪傳的盛況,同時講了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對大法弟子的殘酷鎮壓。他們都非常贊同我的觀點,其中一個在長春上學的大學生告訴我,“長春電視插播”事件很多人都看到了,他們老師第二天一上課,就興沖沖地告訴他們︰“昨天晚上電視上播放法輪功真相了。”他還告訴我︰在長春,到處掛的都是“法輪大法好”的橫幅,有時警察把橫幅取下來了,但過一、二天就又掛上了。一位在北京上學的大學生告訴我︰他們宿舍總會接到法輪功學員打來的電話,並說︰“剛開始鎮壓法輪功時,我特別相信電視,但是後來,我越來越反感了。我看電視上播的煉法輪功的人,都是有很高的學歷,他們肯定是很有思想的。政府整天喊,為什麼三年了,還鎮壓不下去?法輪功肯定有他的道理。說真的,我很想看看《轉法輪》,就是找不到。”(後來我告訴了他從網上下載的方法)。

善良的美國老板

我的老板是個很善良的美國人。剛到這個公司不久,我告訴他想和他談話,他答應了,但告訴我說他很忙,只能給我三分鐘時間。在約定時間,我見到他,向他談起法輪功,我告訴他在中國法輪功學員受的種種迫害︰無數人因此而失去工作,許多人被關進監獄,甚至有些人被害得家破人亡,妻離子散。我自己也是這無數人中的一員︰因為煉功,被單位(某重點高校)開除公職,而且還被非法關押。我說在中國,江氏集團不允許我們有信仰自由,我們煉功,只是想做一個好人,我們沒有任何政治訴求,但是現在卻受到如此不公的對待。他听後非常震驚,說︰

“我知道,我們都知道,你們只是想做一個好人。”

“……如果你有朋友因此而失去工作,告訴他們來我這兒,我會讓他們在我這兒工作,我不怕。”

談到江澤民政府的非法關押,他說︰“如果他們找你的麻煩,告訴我,我會把你藏起來;如果你有法輪功的朋友遇到危險,讓他們來找我,我也會把他們藏起來。我不怕江澤民,我不是中國人,他們拿我沒辦法!”

我請他將法輪功受到的迫害告訴他的朋友,他說︰“我會的,我會將這一切告訴我所有的朋友,讓他們知道這一切。”

當談話結束時,我發現時間已經過去半個多小時了。

(注︰他不懂漢語,引號中的話為我根據他講的英文翻譯而來)

江澤民“走到哪兒把災難帶到哪兒”

“鄭州冰雹”後的第二天下午,我去一位朋友家,談起這次災難,她那正上高中的兒子忽然插話說︰“這次‘冰雹’是江澤民帶來的。冰雹前兩天我在同學家看電視,說江澤民到了鄭州,頭天到,第二天回。我同學都說他走到哪兒把災難帶到哪兒。”

“誰相信中央啊?!”

小G是我大學同學,我們已有快六年沒見面了,不久前去看她,向她談起大法真相,我告訴她,千萬不要相信電視上的謊言,全是騙人。她一下笑開了︰“你太單純了!誰相信中央啊?!我從來不看新聞聯播,全是假的。……我有一個朋友每天看新聞聯播,但他從來不看前二十分鐘的國內新聞,只看後面的國際新聞。……我周圍很多人都很煩中央鎮壓法輪功,但是又沒有辦法,他們掌握著國家機器。”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