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佝僂女變得婷婷玉立

Print
【圓明網】我是東北農村人。從出生時即多種疾病纏身,因先天性心髒病與支氣管哮喘而經常住院。因為醫治達不到效果,父母為了我的小命,求偏方、請巫醫、上寺廟、拜和尚,凡是能想的方法都用盡,病卻還是越來越嚴重,走路困難、氣喘不止,一年365天不能沾冷水,五、六歲時已成了佝僂人,更不用說上學讀書了。十六歲時有幸遇到法輪大法,從此光明來到我的人生。

我的生命從出生那天開始似乎就是絕境,父母親朋都說我是收帳來了,越來越嫌棄我。絕望、孤獨、心酸的淚總也流不完。我七歲那年,生命垂危,連續住院。父親當石匠掙的一點錢不夠我醫病,家里已是負債累累。一天,醫院通知我父親,說我無醫藥可治,叫把我背回去準備後事。父親背著我走在橋上,自言自語說︰“反正是死,干脆把她丟到河里算了。”話說完,心一酸︰“哎!好歹是親骨肉,讓她死在家里吧。”回到家,我卻奇跡般活過來了。

1992年10月,我九歲時,病又發作得很厲害。父母親對我說︰“你干脆自己去死吧!死了可給家里減輕負擔,自己也解脫了。現在都這麼殘廢,長大了更殘廢。”小小年紀的我,知道再也沒有活在這世上的理由,流著淚艱難地走到古井邊,倒身跳了下去。跳下去後,浮在水面上,腳怎麼蹬也沉不下去,就好像有人托起我的雙腳不讓我下沉,被人拉上去後,我抽咽著央求父母︰“讓我活下去吧!別人活一百年,我活四十年好了。”父母百感交加,背過臉去,不吭一聲。

1999年6月1日我16歲時,父母帶我到一個別人介紹的名醫那里治病。來到城里,突然听到有人說到“法輪功”三個字,頓時感覺身心被強烈震撼,一種從未有過的巨大的激動和喜悅激蕩著我的心田。父母和其他人都說我是危重病人,隨時可能死去,煉不得。我央求他們︰“反正我也活不了多久,臨死前我一定要學這個功,能學多少是多少。”

在隨後的煉功過程當中,不知不覺,我的臉變紅潤了;不知不覺,我能夠識字了,能通讀《轉法輪》了;不知不覺,我的背挺直了,所有的疾病完全消失,我變成了一個婷婷玉立的美麗姑娘。我的變化和新生,震驚了我周圍所有的人,所有認識我、听說過我、給我治過病的人都把我的變化作為熱門話題。很多人通過我的變化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

所有對法輪大法心存誤解的人們,我為你們不能親身感受到法輪大法的神奇與美好而偏听偏信江氏集團造謠宣傳而感到遺憾;所有仇恨並參與迫害法輪大法的人們,我用我的生命正告你︰永遠不準你們誹謗大法和我的師尊!你們可知道我的師父曾救度過多少像我這樣絕望的靈魂!給了多少人嶄新的生命!

2000年派出所兩次抓我去毒打,要我放棄法輪大法。我毫不猶豫地正告他們︰我本來已經死過多次了,是大法挽救了我的生命。就算你們打死我我也要一煉到底!

我現在已經沒有任何顧慮,我只想以我的親身受益告訴所有善良的人們︰法輪大法是宇宙的真理,修煉法輪大法只能是有百益而無一害。我也希望善良的人們千萬不要相信邪惡江氏集團的造謠宣傳,它們違背天理誹謗佛法必遭惡報!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