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與死,相距有多遠?

Print

【圓明網】漫長的人生道路,在不同的人生路口,人人都可能面臨抉擇,有時一念之差,也許就是生與死的殊途。讓我們來看兩個故事,故事中的兩個主人公,有相同的社會階層,相似的一段經歷,面臨抉擇時又有相同的誘惑,但由于不同的選擇,她們有了生與死的距離……

面對誘惑,她兩次選擇正義,福報全家

素愛(化名),山東省一個縣級市的普通中國人,善良正直。一九九九年,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大法前夕,她得了乙肝,在市醫院接受治療。就在逐步恢復快出院的時候,市電視台兩個記者找到她,問她單位效益怎麼樣?能不能報銷啊?她說︰單位不景氣,工資都開不出來,報什麼銷,可有病還能不治嗎?那些記者立即悄悄說︰我們給報,但你必須寫個證明說是煉法輪功煉的。素愛雖然沒煉法輪功,但以前從煉法輪功的朋友那兒得知,這是個好功法。便說︰我也沒煉,賴法輪功干嘛?那兩個記者立即灰溜溜的走了。

素愛丈夫的一個姨弟,由于年輕氣盛,在酒桌上和別人說話嗆起來,這個姨弟借著酒勁掏出刀,誤把人給捅死了。家里人急的團團轉,拿錢上公安局疏通關系,想保住孩子的命。辦事人說想活命就說煉法輪功煉的走火入魔,別無他法。家人說︰我們也沒煉法輪功,怎麼說?警察說找親戚弄本法輪功的書就成。這親戚找到素愛的丈夫,素愛的丈夫對素愛說︰你有朋友煉法輪功,你去找本法輪功的書救小弟一命。素愛說︰干這種事是要遭惡報的,還牽扯別人,我不去。其實朋友給她看的大法書籍就在她床鋪下面。

雖然中共邪惡妄圖利用素愛誣陷法輪功的陰謀,由于素愛的正義抵制沒有得逞,但也由此使素愛看清了中共邪黨的丑陋嘴臉,經過再三考慮,她于二零零三年走入法輪大法修煉。從此“一人煉功全家受益” [1],大法的洪恩在她及家人身上不斷展現。

素愛以前有多種疾病︰乙型肝炎、嚴重眩暈癥、坐月子得下的腹痛病等等,修法輪大法後不翼而飛。二零一一年在醫院查體,醫生驚奇的問︰你五十多歲的人怎麼是二十多歲的血液?你以前得過肝病,現在全好了,你怎麼保養的?

素愛的丈夫,二零零三年開出租載客人辦事,在高速公路上,汽車後輪爆胎,車輛扭著麻花快速翻到溝里,丈夫和乘客都摔昏過去。醒來後兩人滿頭滿身都是玻璃碴子,還流著血。打120急救電話被拉到市醫院。挑淨玻璃碴、包扎後,一檢查,僅是皮外傷,兩人都無大礙。在場醫護人員都說這倆人真有福,燒哪爐高香了。

素愛的兒子,曾經頑皮不知學習,連高中都沒考上。她將兒子送到鄉下中學,不知不覺中孩子知道學習了,不僅考上了大學,四年畢業後又考上教師職業資格,現在在一所中學教書,而他的同學現在有的都沒找到正經工作。

知道的人都說好事都叫她家佔全了。而素愛清楚,這一切都是因為她支持法輪功、修煉法輪功,大法師父給予的福報。

為了私利,她陷害無辜,難逃不歸路

李淑賢,黑龍江省哈爾濱市一個普通的農婦。一九九九年七月,她因胃潰瘍住進哈爾濱第四醫院治療。當時她因家庭生活非常貧困,很難交上住院費。

這時醫院院長主動為李淑賢及家屬出主意︰你們說李淑賢是煉法輪功煉的,就能獲得免費治療,並在生活上還能給予照顧。李淑賢及家屬為了這點利益同意了。于是,哈爾濱市《新晚報》記者迅速趕到醫院進行采訪,用編好的台詞教李淑賢丈夫說什麼妻子是煉法輪功把身體煉出了病;因為煉“闢谷”,身體才這麼瘦;現在得了胃潰瘍,害得我們住院都住不起。而實際上,李淑賢根本沒有煉過法輪功,而且法輪功也根本不煉闢谷。

李淑賢的丈夫按記者教的台詞說了一遍,沒能讓記者滿意。記者說︰“你這樣說不行,你得帶著表情,說的象真的一樣,人們才會相信。”于是,李淑賢的丈夫就反復練習台詞,直到記者滿意,才進行了錄像采訪。哈爾濱市《新晚報》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三十日前為此事發表文章,題目胡說什麼“煉法輪功煉出個活骷髏”。

李淑賢雖然配合中共邪黨栽贓法輪功,但她並沒有因此被中共治好病。相反,其病情不斷加重,多次全身抽搐,最後第四醫院卸磨殺驢,強制李淑賢出院。不久後,李死亡。

結語

素愛及李淑賢的親身經歷,再次使我們看清了中共邪黨的丑惡嘴臉,當年為了達到栽贓、誣蔑法輪功的目的,違背人類最基本的良知和道義,不擇手段大量誘騙無辜百姓,以陷害不義。也該讓還在相信謊言的人們清醒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中共對法輪功的一切宣傳都是徹頭徹尾的造假和演戲!千萬不要再上當了!

她們的不同結局,也再次警醒我們︰有時看似微小的事情,也許就是改變命運的轉機。只有守住良心、支持正義,才能得到上天的眷顧,才能獲得生命真正的平安和幸福!

注︰
[1]李洪志師父經文︰《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