紛擾世事中 呼喚“真善忍”

寫在“四o二五”十五周年
 
Print

【圓明網】科技的發展並沒有給世界帶來有序,冷戰的結束更沒有給人類帶來和平。看看本世紀以來,反恐成為潮流,地區沖突不斷,金融動蕩不安,連自然災害似乎也更加頻繁。人們不禁感慨,這個世界到底怎麼了?

怎麼了?更亂了。何以至此?冷戰時期,畢竟是兩大陣營之間的主義之爭,好歹有個原則。冷戰之後,在經濟全球化的名義下,貪婪取代了主義,利益超越了原則。喪失了原則的社會,代之以無盡的貪婪,其後果就是道德底線的崩潰,造成了今天社會的種種亂象。

如果說心中的貪婪就象是裝在瓶子里的魔鬼的話,是誰把瓶蓋打開,放出了魔鬼呢?就是中共。

中共以子孫後代的生存環境為代價,吸引全球資本如同洪水一般涌向中國,截止2013年累計外商直接投資超過1.3萬億美元(也就是說,中共的外匯儲備其實很大一部份是外國人的錢)。反過來,中共以經濟利益把西方緊緊套住,勾出人們心中的貪婪,使得在利益面前,讓原則變得一錢不值。眼看著中共肆無忌憚地侵犯百姓的人權,殘酷無情地打壓信仰、言論自由,西方已發不出強有力的聲音。貪婪更是讓一些西方政客大賈主動迎合討好中共,罔顧中共的惡劣行徑,這一切都更加放縱了中共對中國民眾的人權迫害。可以說,中共不但是在肉體和精神上迫害中國人民,更是把全世界拖向道德深淵。

人們看到了,在這個道德底線崩潰的時代,還有什麼比“真善忍”更是這個世界需要的呢?

沒有了“真”,這個社會就會有誠信危機,所以假冒偽劣、有毒食品才會泛濫成災;沒有了“善”,這個社會就充斥暴力,所以執法犯法、漠視生命才會大行其道;沒有了“忍”,也就等于放棄了“固守良知”的防線,這個社會就太容易在利益和誘惑面前喪失道義底線和做人的原則,所以權錢交易、腐敗奢靡才會成為主旋律,進一步更是導致正邪不分、姑息養奸、助紂為虐。

世界需要“真善忍”,中國更是需要“真善忍”。

十五年前的四月二十五日,一群想做好人的人,到北京上訪,跟政府要求一個做好人的權利,信仰“真善忍”的權利。這就是震驚中外的一九九九年法輪功“四o二五萬人大上訪”。

“四o二五”事件中,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在與信訪辦官員對話時提出了三點要求︰1)釋放兩天前在天津被抓的法輪功學員;2)給法輪功一個公正合法的修煉環境;3)允許法輪功的書籍通過正常渠道公開出版。

這三點基本訴求反映了當時法輪功的處境,雖然可以公開活動,但是自一九九六年以來,從中宣部禁止出版法輪功書籍,《光明日報》刊文攻擊法輪功,到執法人員對煉功場所的騷擾,甚至公安部內定文件羅織罪名等等一系列動作來看,宣傳和公安等職能部門在不斷地升級對法輪功的壓制。天津警察把前去天津教育學院雜志社澄清誣蔑報道的四十多位法輪功學員強行抓走,成為了“四o二五”事件的導火線。

“四o二五”事件當天,時任總理出面責成信訪辦負責人接待了法輪功學員,對于上訪訴求給以了正面回復,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兩辦”)在媒體上發通告說“對各種正常的練功健身活動,各級政府從未禁止過”。法輪功學員去北京上訪,原本出于對政府的信任,希望政府能夠糾正職能部門壓制群眾修心向善、強身健體的作為,但是,當時的中共獨裁者江澤民卻把民眾維權的努力,當成了殘酷鎮壓的借口,在三個月之後,傾舉國之力,全面發動了對法輪功修煉者的鋪天蓋地、持續至今的邪惡迫害。

打擊“真善忍”的手段一定是“假惡暴”,自然會放縱社會的墮落。腐敗分子不是都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但是迫害法輪功的都是腐敗分子,而且是罪大惡極的腐敗分子。薄熙來、李東生、周永康、江澤民一伙,個個如此。這十幾年來道德底線的崩潰,與中共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並非是偶然的巧合。宣揚無神論來打擊正信,沒有了來自信仰的道德約束,是導致道德下滑的根本原因。

法輪功學員不屈不撓、堅持不懈的和平抗爭,無疑是沖破黑暗的電光,不但給受壓迫的中國人民希望,也激勵著國際社會還有正義感的廣大人士,也讓越來越多的政府和機構敢于為法輪功發聲。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是中共迫害法輪功最可怕的一幕,在經歷震驚之後,西方社會開始發出強有力的聲音。歐洲議會在去年底通過了反對中共強制摘取器官的決議案,加拿大在今年三月的聯合國人權會議上正式提出了中共活摘器官的事情,美國議員提出的譴責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281決議案,獲得了國會170多個議員的共同簽署。

法輪功學員十五年來反迫害的努力,是對“真善忍”的實踐,也是“四‧二五”精神的延續。在這個紛亂的時代,表面上看是為了他們自己的信仰自由而抗爭,但是,真正受益的其實是整個世界。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