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二五上訪︰爭取做好人的權利

Print

【圓明網】十五年前的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逾萬名法輪功學員赴北京國務院信訪辦,為爭取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權利而和平上訪。這震驚中外、被國際社會稱為“中國上訪史上規模最大、最理性平和、最圓滿的上訪”,不僅給事件的親歷者、見證者帶來人生的轉折,也給很多旁觀者產生了深遠的影響,其開啟的已持續十五年的法輪功和平反迫害、對“真善忍”信仰的堅守更帶給世界以希望。

不是“四‧二五”導致迫害,而是中共邪惡本質導致迫害

旅居德國的著名學者、自由作家仲維光先生也是從“四‧二五上訪”事件開始了解、研究法輪功。在離開北京的十年後,他在德國報紙上看到了“四‧二五”事件的報道。經歷了各種殘酷政治運動,尤其八九年的血腥鎮壓再次以恐怖刷新中國人的記憶,在一個對強權噤若寒蟬的社會,上萬民眾竟然走出了明哲保身,走出了恐懼,出現在中南海和平請願,真令他難以置信︰

“因為我深刻感到,幾十年的統治,共產黨不但把中國傳統徹底粉碎了,而且還象耕地似的,反復把地翻過多次,非常徹底。這時,法輪功突然地出現了!我當時是既震撼、驚喜,又百思不得其解,很多海外的人也都不知道這麼強的一股力量來自哪里。那時我還不知道法輪功有那麼強的真、善、忍的價值核心。我後來清楚地看到,如果這信仰不是植于修煉者的靈魂的話,這是不可能做到的。”

秩序井然的上訪民眾

“按理講,法輪功對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沒有訴求,也不過問政治,什麼樣的社會形態他不關心,可中共為什麼就要鎮壓呢?”

仲維光先生也對中共將法輪功當作“頭號敵人”並不驚訝,“這是因為中共靠謊言和暴力存在,而法輪功卻講真、善、忍,一定要說真話,生活在真實中,善與忍是跟暴力背道而馳的,這在徹底否定、粉碎了中共存在的兩個支柱。這麼多年法輪功就是朝一個真正的道德方向努力,自然就背離共產黨了,它怎麼容得下呢?”

無悔、不變的選擇

現居紐約、當年北京中國科學院博士研究生石采東先生,是被總理朱基帶進中南海反映情況的三位法輪功學員之一。“歸納起來,我們當時反映的情況主要有三點︰一是希望天津盡快釋放法輪功學員;二是允許《轉法輪》公開出版發行;三是希望能有合法的修煉環境。“

如果說當年無畏無懼地走進中南海時,還不諳中共的邪惡,在經歷了十幾年連宵風雨之後,見證了這場血腥迫害,經歷了與親人的長期分離和人生軌跡的巨變,對如果時光倒流將如何選擇,石采東平靜地說︰

“當一個人真正知道了真理,能辨別對與錯,善與惡,他的選擇就不應因為壓力和利益而改變。如果讓我重新選擇,我還會站出來維護真理,為所有人爭取一個做好人的權利。”

當時中科院中關村大操場上,每天有上千人集體煉功,很多德高望重的研究員、博導等老一輩科學家,年輕一代的德才兼備的博士後、博士、碩士和科研骨干都在煉,附近清華、北大煉功點也有成百上千的師生煉功,法輪功在北京知識界很普及。

石采東認為大法吸引眾多高知階層人士堅定修煉的原因,除了人善良本性對“真善忍”的向往,和大法對人心靈升華以及祛病健身的有目共睹的奇效外,還在于大法揭示了宇宙的真理︰“我本人生性喜歡琢磨,總想搞清事情之所然和之所以然,可很多問題還是百思不得其解。學了法輪大法令我豁然開朗,他解開了我很多關于人生和宇宙的疑惑。在看到真理後,我內心感到寧靜祥和、踏實愉悅。”

“當真理受到詆毀的時候,其實都沒意識到有什麼選擇,那樣的情況,那樣的境界,自然就會那樣去做,去上訪是自覺、自願、自然而然的。”

重大的人生轉折

前天津市園林學校優秀教師吳艷霞女士雖並未親歷 “四‧二五”上訪,但周圍同修的經歷令她對事件有了較深的了解,其人生態度和道路也因之而發生了巨大改變。

“盡管我當時也已修煉兩年多了,但我有二十六年的所謂‘黨齡’,受黨‘教育’多年,明知迫害法輪功是錯的,可‘與黨保持一致’的黨性還死死的拽著自己。共產黨竊政後的歷次政治運動,這麼多年誰能反抗?怕株連九族,一看大勢不妙都往後退。但這次,那麼多人為維護真理而不畏生死地站了出來。”

其中天津塘沽有位叫金秀蘭的大姐,上訪前,她兒子剛拿到分到的準備結婚用的新房子的鑰匙。金大姐是各次整人運動的過來人,知道這一去可能是回不來的,就跟兒子說︰“咱也別鎖門啦,要回不來可能要抄家啊,別把這新房子的門給人弄壞了,咱把鑰匙放屋外吧。”因擔心被未修煉的未婚妻阻攔,兒子和媽媽悄悄離家去了北京……

“雖然我沒能參加四‧二五大上訪,但法輪功學員們無私無我的可歌可泣的事跡帶給我諸多啟示,把我從共產黨的精神桎梏中解放出來,我從此堂堂正正的走出來維護‘真善忍’的真理。當時很多旁觀者,包括警察,包括在海外的很多人,也受到很大的震撼,有的因此走入大法,有的對大法有了正確認識。”

一個來“轉化”她的大隊長發自內心地對她說︰“四‧二五時,你們象天兵天將一樣地來,然後說散就散,就是調動軍隊也沒你們快,紀律也沒你們好,這些我們都知道,你們的好,我們也見到了。當歷史翻過這一頁的時候,我也會修煉的。四‧二五會在人類歷史上留下光輝的一頁。”

生命的覺醒與升華

“四‧二五”發生時,露西身在加拿大首都渥太華,她與丈夫從清華大學畢業後出國深造,當時都在著名高科技公司工作。听聞國內法輪功學員為天津被抓的學員到北京上訪的消息,他們當即寫了請願信,向中國駐加使館表達心聲。從那時起,他們和平澄清真相、制止迫害的努力一天也未停止。

露西是因厭倦國內復雜的人際關系而出國深造。“九二年,一場車禍令原本一帆風順的我失去了健康,也失去了人生的樂趣。嚴重的後遺癥令我連活著都很痛苦。九六年幸遇大法,我重獲新生,解決了我人生的所有問題,大法無償給予我的太多太多!我無法想象放棄修煉,重回以前那種不明人生真諦、昏昏噩噩的生活。”

她從沒想到過自己會因修煉真、善、忍被中共打到政府的對立面,就感到當時的空氣里都彌漫著沉重的無形壓力,“可我覺得人應該活得有原則,社會還得有個公義。如果人人為私利貪生怕死,放棄原則,這社會不可怕嗎?在四‧二五的人生選擇中,我們都經歷了一個生命境界的升華,從先前那種為私、以趨利避害為行為取向的生命,脫胎換骨成一個為他、不計個人得失的無私生命,這是怎樣偉大的一種升華!”

回首走過的路,露西感慨生命因修煉法輪大法而非凡。“經過十幾年的理性思考後,如果現在有機會讓大家重新選擇要不要參加當年的上訪,我想每個真修者都會選擇站出來。”

擇善固執 法輪功如中流砥柱

有人認為︰真、善、忍只是一句美麗的口號,在利益與壓力面前,人往往都選擇對原則的妥協,世風日下的現實令人絕望。

對此,前教師、新聞工作者、當時已從北京移居加拿大的法輪功學員王先生表示︰“四‧二五發生時,我心里還直遺憾,自己怎麼就不在北京!心里想著在海外能為法輪功做點什麼。多倫多沒有信訪辦、沒有天安門,我們就開始到中領館——這個中共的窗口去反映心聲,表達訴求。無論迫害多殘暴,付出的犧牲多大,法輪功學員從未以暴制暴,始終和平理性反迫害,‘四‧二五’的擇善固執、不向邪惡勢力妥協的精神始終沒變。真、善、忍是大法弟子在風雨中堅持不懈地實踐。”

仲維光先生指出︰“‘真善忍’是法輪功學員堅守的核心價值,通過對他們的長期接觸和了解,我認為,這對于法輪功學員絕非只是一個美麗的口號。這個訴求堅持之久,當時沒有被鎮壓下去,而且一直延續至今,還在不斷發展深化。我越來越深地體會到這信仰對個人和社會的積極作用,他從根本上在改變著人。”

“近代中國人喪失了根基,尤其是最近半個世紀以來,道德和人心江河日下,整個國家、民族在敗壞。而法輪功就象中流砥柱一樣,在直接對抗、扭轉著世風。在殘酷的鎮壓下,在充斥著中共謊言的世界,面對歪曲和誤解,法輪功不但沒倒,還在穩定發展中弘傳世界,並且在迫害結束前就在多國以反人類罪將迫害元凶訴諸法律,《九評共產黨》和其後的退黨更是一個史無前例的讓人從精神上認清中共的邪惡,瓦解邪惡的創舉,樹立了一個正義的典範。”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