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益不忘中國人的德國青年(圖)

Print

【圓明網】“以前師父就讓我們要多對中國大陸人講真相,也講了中國人的珍貴。”蒙丁著急又難過地說︰“可惜我會的中文太少了。”

嚴斯.蒙丁在舊金山花園角公園

這是來自德國的法輪功學員嚴斯.蒙丁(Jens Mending),在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七日,于美國舊金山唐人街花園角看到許多在場的華人,看到法輪功學員在那里集體煉功時,有的表情麻木,他苦于自己只會說幾句簡單中文,而無法進一步詳細地跟那些華人講法輪功的真相。

花園角坐落在舊金山中國城,是當地華人聚集聊天、游玩之地。當天,蒙丁和其他法輪功學員一起來到這里集體煉功,並擺滿了法輪功真相的展板,播放關于法輪功的真相廣播。學員們希望能讓那里的華人了解法輪功受中共迫害的真相。

蒙丁表示,師父一直要我們救度可貴的中國人。他在花園角能遇到這麼多中國人,這個機會很難得。他說︰“他們(中國人)全在這里。”

“我希望這些中國人能理解,我們是希望他們好。如果他們對法輪功有誤會,或還不能接受我,說明我們還沒有做好,還要繼續努力。”

說話時,蒙丁焦慮,眼淚幾乎流了出來,他說︰“他們明白的一面正在渴望傾听真相,渴望被救度。我們也許看不見這些。這些人別看他坐在這里打牌和聊天,表面上好像沒有听到什麼,實際上很多不好的物質被去掉了,也許回到家,他就會思考廣播里說的和他們所看到的。”

渴望做好人 修煉法輪功徹底改變自己

蒙丁于二零零七年開始學煉法輪功,開始時他只是讀《轉法輪》,“到了第三年,我開始讀師父在各地的講法,自己也加緊了修煉。開始時,我對法有一些部份的內容還不太能夠理解,這個階段有點長。”

他說自己過去曾經吸過毒、沉迷于游戲機和追求錢財,後來意識到不能再沉醉于這些,他希望通過尋找到一種精神層面的方法,“能讓我通過打坐、靜修,放棄不好的習慣,我想做個好人。”他尋找過各種方法,也想出家當和尚、修道士等,但都沒什麼結果,因為他沒能找到能真正教給他想要的。

有一天,他來到德國科隆大教堂前,看到法輪功學員的真相展位,有一幅法輪功學員打坐的畫面吸引了他……他回憶道︰他以為是圖畫,誰知走進一看,“天哪,他真的在打坐。”

經過跟法輪功學員交談,他了解到法輪功修煉“真、善、忍”。他說︰“是法輪功的原則‘真、善、忍’吸引了我,他能讓我放棄那些不好的習慣。”

他繼續說,“師父講的是宇宙大法,都是真實的。為什麼要來修煉,是因為我想認識這些煉功的好人。我覺得在這里能學到真正的東西。”

通過修煉他感到身體很好,通過專注的閱讀法輪功書籍,他感到內心的平靜,身體充滿了能量。“哪怕我只專心地讀了二十分鐘,也能感到自己變得安靜下來。”

談到修煉後的改變,除了放棄了陋習,他還講述了一段自己難忘的經歷︰“我曾經跟鄰居長期鬧矛盾,後來修煉了就想自己是個修煉人,不能跟常人爭斗,要忍。”他說自己其實也沒有做什麼,突然有一天,鄰居非常熱情地跟他打招呼,說︰“噢,你變成了一個好人,你真是個好小伙。”然後對他父親說,“你有個好兒子。”當下,蒙丁感到非常驚奇,“我只是按照《轉法輪》中師父的要求去做了,並沒有專門針對那位鄰居做什麼,鄰居自己就高興起來了。”

積極參與當地活動 傳播法輪功真相

這些年來,無論在德國、舊金山、或是紐約,當各地舉辦大型講真相活動時,常常能看到蒙丁的身影。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一日,蒙丁在弗萊堡舉辦的信息日上跟民眾講真相。

在德國,蒙丁經常在路上跟遇到的中國人講真相,或用中文簡短的跟對方交談,或遞上一張真相傳單。在當地的講真相活動中,如果遇到中國人,他就先用幾句中文把他們留住,然後再讓當地華人學員繼續跟他們講真相。

蒙丁希望自己能夠多學點中文,這樣能讓更多的中國人退出中共黨、團、隊,他會用中文說︰“你好,我是德國人,我是大法弟子。”“退黨保平安”,“退出中共黨、團、隊”。如果中國人能接過他的傳單,他就為他們高興,“因為我知道他們選擇了一個美好的未來。”他也曾幫兩位中國留學生辦理了三退手續。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