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民眾︰迫害應該早日結束(圖)

Print

【圓明網】參觀了在德國西部城市烏波塔爾市(Wuppertal)城市大廳舉辦的真善忍美展的德國民眾,無不感受到了法輪功的美好,和中共迫害的殘酷。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三日和十四日兩天的畫展,人們在看完展覽後也都紛紛譴責迫害,從醫生到作家,從建築工程師到政治家,人們都覺得這樣殘酷的迫害應該早日結束。
德國烏波塔爾市舉辦真善忍美展
德國烏波塔爾市舉辦真善忍美展
德國作家︰希望更多的人學法輪功

德國作家德特勒夫?阿爾斯巴赫和油畫《孤兒淚》
德國作家德特勒夫‧阿爾斯巴赫和油畫《孤兒淚》
德國偵探小說作家德特勒夫‧阿爾斯巴赫(Detlef.Alsbach)來到看美展,他曾歷時兩年撰寫了寫過一本小說《被追尋迫害的心髒》,該書以追蹤犯罪破案小說的形式記述了在中國發生的器官買賣。他說︰“在我看來,現在社會上道德和有價值的生活越來越少,在這里有人給您指出並展示出了一條美好的路。這個展覽給我帶來最重要的一點是,看過畫之後,我感到有回家的感覺,希望更多的人學法輪功。我最喜歡的畫是《小城春天的早晨》,還有一幅《孤兒淚》,一個小女孩手里捧著她父母的骨灰盒,她的父母被謀殺,那是她經歷的一切,這觸動我的心,一個非常使人難過的一幅畫。”

八十歲的建築工程師 法輪功是冤枉的

八十歲的艾烏斯卡亞女士和油畫《學法》
八十歲的艾烏斯卡亞女士和油畫《學法》
索菲亞‧艾烏斯卡亞(Sofia.Revutskaja)今年快八十歲了,來自俄羅斯的,是一名建築工程師,近八十歲了, 昨天她哥哥看了展覽後,她听說後和妹妹一起來了。她說︰“能看這個展覽我感到真太幸運了,我看到和听到的將會給我的生活帶來變化。我認為,在我這麼長的生活中,我丟掉了對共產黨的信仰,但是現在我看到,在這個地球上有還有一種信仰(法輪功)很強大,人們可以那樣的生活。”對于那些迫害法輪功的人,艾烏斯卡亞女士說︰“我想說,不能這樣干,這太可怕了,人要自由地活著,共產黨對這麼好、這麼聖潔的一群人做了什麼?他們是冤枉的。

德國政治家比阿拉斯先生和油畫《無家可歸》
德國政治家比阿拉斯先生和油畫《無家可歸》
比阿拉斯先生(Bialas)是一名政治家,他說︰“在這個展覽上,人們看到的是承受苦難的人,人們在想制造者這些苦難的人,人們還在問自己,這個世界上,人究竟應該生活在什麼樣的制度下?”比阿拉斯先生最喜歡的畫叫做《無家可歸》,他告訴了我們為什麼喜歡這幅畫。他說︰“表面上這幅畫展示了一個失去家的小孩,因為他的家被封了,他的父母可能被關在監獄或者教養院,這個小孩一個人回來,很悲傷。從另外一面展示的是對未來的提問。如果一個自由的思想和自我判斷的能力被禁止,那對下一代意味著什麼?”

政府工作人員︰這種迫害必須立刻結束

科澤布英克(Kiesebrink.)女士在杜塞爾多夫區政府工作,她說︰“太令人難過了,一個年輕的女士坐在丈夫身邊,丈夫被強制洗腦而去世,我必須真誠地說,這個女士經歷了這麼慘烈的遭遇,我們卻可以從她身上感受到一種力量,這種力量是那麼的強大,這讓我覺得非常完美。還有就是活體沒有任何麻醉的摘取器官,還有那幅畫,小女孩失去了父母,她的爸爸媽媽都是因為信仰而被謀殺,這些都深深地震撼了我。另外,我要說的是,毫無疑問,這種迫害必須立刻結束”。

阿奈特‧施韋伯斯女士(Annette Schwebs)是劇院畫家,她說展覽給她帶來從未有過的感動。作為畫家本身,她不僅看到了畫家高超的技藝,同時還體會了每幅畫的內涵,她激動地說︰“當我看完每一幅畫之後,我深深地體會到了這些畫的背景,包括畫家表達的意境。隱藏在油畫背後的殘酷的一面令我印象很深。畫家們都很優秀,每幅畫都融入了他們許多的感受,當向畫的深層去看的時候,會發現殘酷的另一面,比如器官移植,這種表達方式是我最感動的地方。”

德國醫生︰我無法相信人竟然能這樣殘忍

斯萊西特(Schlechter)先生是一名醫生,看了展覽後,他感嘆地說,吸引他的不僅是美麗的油畫,更讓他感到震驚的是每個圖片背後的故事。他說︰“引起我注意的不只是藝術,我看到了存在這個世上的殘酷。這簡直不可思議,活摘人體器官並牟取暴利。如果是一個國家政權指使的,那是國家謀殺行為。尤其我是個醫生,對我來說太恐怖了,這簡直是無法想象的,竟然有這種人干這種事,甚至是由一個政府操縱的。我無法相信人竟然能這樣殘忍。一幅畫中上一位婦女被反吊著,脖子上還吊著一堆磚頭。這簡直無法想象人怎麼忍受這樣的折磨!而且是在一個想被看作是文明的國家。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政府!?簡直不是人,是殘忍的動物。我想問一下(動用酷刑的人),你對你妻子也這麼做嗎?還有對你的孩子?對你的朋友也這樣做嗎?還是你覺得,別人也應該這樣對你?”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