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史中關于中醫的記載(3)

Print

【圓明網】中華文化博大精深,而作為神傳文化之一的中醫也是玄妙精微。特別是其治病的神跡以及名醫的事跡在正史中都有記載,而這些正是中醫的精華。現代科學的局限性無法對這些現象進行合理的解釋,特別是以無神論的觀點更是難窺中醫的真貌。而正史中的這些記載我們平時很少接觸或听說,就是有所聞也是在批判的學習中听到的。下面我們摘取正史中的部分記載,窺其一斑。

(接上文)

八、《宋史》沙門洪蘊

《宋史》記載︰沙門僧人洪蘊,本姓藍,是潭州長沙人。父母當初沒有孩子,因此專心念誦佛經,既而有妊娠,于是生了洪蘊。洪蘊年十三,拜見開福寺沙門智巴,請求出家,習學方技之書,後來游京師,因為醫術高明而知名。宋太祖召見,賜紫方袍,號廣利大師。太平興國中,皇帝詔購醫方,洪蘊錄古方數十以獻。宋真宗在蜀邸,洪蘊曾經以方藥拜見真宗。洪蘊尤其擅長診切,常常多年前預測人的生死,沒有不應驗的。洪蘊湯劑精致,貴戚大臣有得病的人,多詔遣診療。景德元年洪蘊去世,年六十八。

九、《元史》李杲善醫眼目

《元史》記載︰李杲,字明之,是真定人,世代為鄉里富戶。李杲小時候就好醫藥,當時的異人張元素因為醫術高明聞名于河北,李杲捐千金跟隨張元素學醫,過了幾年,盡得張元素之傳。李杲家里富厚,不需要從醫,把醫學當作一門愛好,人們不敢稱他為醫生。士大夫們或許有礙于李杲資性清高正直,少所降屈,因而不是危急之病,不敢拜請他。李杲學習了傷寒、癰疽,尤其以治眼病為專長。

北京人王善甫,為京兆酒官,因為小便不利,眼楮凸出,腹脹象鼓,膝蓋以上堅硬欲裂,飲食不下,甘淡滲泄之藥都不見效。李杲對眾醫生說︰“病又重了。《黃帝內經》有記載︰膀胱是津液之府,必氣化才能出來。現在用滲泄之藥劑而病更重的原因,是氣不化。啟玄子說︰‘沒有陽則陰無以生,沒有陰則陽無以化。’甘淡滲泄都是陽藥,獨陽無陰,想讓他氣化可能嗎?”第二天,以眾多陰性的藥配方服用,一副藥就痊愈了。……李杲的治病方法多類此。當時之人,都以神醫看待他。他寫的書現在很多流傳于世。

十、《明史》葛干孫療病奇中

《明史》記載︰葛干孫,字可久,長洲人。父親葛應雷,以醫術高明而聞名。……葛干孫體貌魁梧碩大,愛好擊刺戰陣法。後來折節讀書,兼通陰陽、律歷、星命之術。屢次參加科舉不中,于是承傳父業。然而不輕易為人治病,偶爾治病,則有奇效,與金華朱丹溪齊名。有一名富家女得病,四肢不能動,目瞪不能吃飯,眾多醫生治療無效。葛干孫告訴把房中香奩、流甦之類的都拿走,在地下挖了個坑,將病女放在里面。過了一段時間,女孩的手腳都能動了,能出聲。葛干孫投藥一丸,第二天女孩從土坑中出來了。大概是女孩嗜好香氣,脾為香氣所蝕,所以得了這個病。葛干孫療病奇效竟如此神奇。

十一、《明史》周漢卿神針治蠱

《明史》記載︰周漢卿是松陽人。醫術兼內外科,針尤其神。……馬氏婦人有妊娠,十四月不生產,又瘦又黑。周漢卿說︰“這是中了蠱,不是妊娠。”用針下之,有東西象金魚,而婦人病好了。……長山姓徐的老婦得癲癇,手足顫抖,裸體而走,或歌或笑。周漢卿刺其十指端,出血而病好了。……義烏的陳氏子小腹有硬塊,摸起來象罌。周漢卿說︰“這是腸子堵了。”用大針灼燒而刺之,進入三寸,膿隨針迸出有聲,病就好了。諸暨的黃姓年輕人後輩彎曲,必須拄拐杖行走。別的醫都是當中風治療,周漢卿曰︰“血澀也。”刺兩腳的昆侖穴,頃刻之間就扔掉拐杖。其捷效如此。

上面是正史中關于中醫的部分記載,而在其他的古籍中,這樣的記載更多,如《朝野僉載》記載︰“郝公景在泰山采藥,回來時經過集市。有一個能看見鬼的人,奇怪群鬼看見郝公景全都逃離而去。于是這個人向郝公景討來草藥,制成殺鬼丸,有患邪病的人,服用後就好。”這說明中醫確實是超常的,是超越現代科學的神傳文化。

又如《朝野僉載》的另一個記載︰“洛州有位讀書人患了應答之病,每次說話,喉嚨中就應答一聲,這位讀書人去問懂醫術的張文仲。張文仲經過一夜的考慮,想出一個辦法︰拿《本草》一書讓患者讀。所讀的,喉嚨中全都有應答之聲。讀到它害怕的藥名時就沒有應聲了,于是文仲就把那味藥先抄錄下來,然後配制成丸劑,讓患者服用,應聲當時就止住了。”這也說明產生病的原因確實不止于表面的空間。

贊曰︰中華醫學,博大精深,神傳文化,近于修真,共產邪黨,無神惡論,禍亂華夏,戕害子孫,聖人出世,扭轉乾坤,復興文化,萬象更新。

(全文完)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