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情東方文化 意大利小伙修煉法輪功

Print

【圓明網】看著他濃眉下的彎彎黑眼楮,還有唇邊帶著的一抹笑意,就好象感受到了地中海溫暖的陽光。二十二歲的陽光男子大衛(Davide)來自意大利的時尚之都米蘭,他已經在法輪大法修煉的路上走了兩年,一個西方人是如何與東方文化有了交集的?大衛透露了他多年來的心路歷程。

圖︰二十二歲的意大利青年大衛(Davide)修煉法輪功已經兩年了。

從武術到靜坐,再到修煉

大衛現在在米蘭的一所大學學習社會學。早在孩童時期,他就對東方文化感興趣,先是學了十幾年的武術,還學過日本功夫。隨著年齡的增長,那些“動手動腳”的體育運動無法滿足他內心的追求,漸漸的,他對打坐的興趣日漸濃厚。

大衛說︰“我十八歲的時候,就和我們中學里一些志同道合的同學們一起打坐,我們沒有老師,就是自己靜坐,我們也說不清楚為什麼喜歡這樣。”

中學畢業,好友們也各奔東西,但命運卻將其中一個人與大衛重新牽到了一起。這位好友去荷蘭上大學,並在那里接觸到法輪功,成為一名修煉者。

“他當時在尋找著什麼,他知道我也是,于是他就送了我一本書《轉法輪》。一開始我沒有在意,把書放在了一邊,可能是我當時機緣還沒有到吧。”大衛回憶道。

這件事情發生在四年前,大衛得到的是意大利版的《轉法輪》。早在十幾年前,《轉法輪》就已經翻譯成幾十種語言,其中包括意大利文,目前意大利法輪功學員中西人佔了絕大部份,他們得益于法輪功書籍的意大利文版本。

兩年之後,大衛突然想看這本已經被束之高閣兩年的書,是因為他“看到那位朋友有了不小的變化”,大衛笑著說︰“他不再抽煙喝酒,性格也變得溫和了,對生活的態度變得很積極,更努力地在大學里學習,成績也提升了。”

朋友的正面變化觸動了大衛的心,他暗自尋思︰這應該是本很不錯的書吧。于是他開始閱讀《轉法輪》,當時他正在一座農場里,沒有城市的喧囂亂耳,只有大自然的靜謐環繞四周,真是靜下心來讀書的最佳去處。

大衛用了一個星期的時間仔仔細細地讀完了這本書,之後他決定開始修煉。回到米蘭後,他找到了當地的煉功點。他說︰“從那時起,我就非常明確了,我要修煉。”

修心性和反迫害,兩方面齊頭並進

修煉剛剛幾個月,大衛就感受到了自己的變化,他說︰“法輪功改變了我的人生觀。我覺得我整個人開朗了很多,我希望自己成為好人,一個更好的人,我真的很想提高心性。從第一次看《轉法輪》的時候開始,這個念頭就一直很強烈。”

因為法輪功在中國一直遭到迫害,所以大衛的修煉之路一開始就和講真相反迫害緊密地聯系在了一起。他說︰“在米蘭,我們每周六都會在市中心向市民和游客展示法輪功的美好,並揭露迫害,征集反迫害的簽名。我們還去唐人街給那些華人講真相。”

他還利用課余時間去別的國家支援法輪功學員的活動,比如他和同修們一起坐車十個小時,去歐洲議會前呼吁議員們簽署反對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文件等等。

這些事情對于大衛來說,就是天經地義應該做的,“這麼好的功法,我們怎麼可以容忍這種迫害呢?”大衛說。

在反迫害的活動中也融入了大衛的個人修煉,他舉了一個例子︰“前幾個月,在一個講真相的項目中,我負責協調一部份工作,結果和其他修煉人有不同看法,發生了摩擦,這都是給我的提高心性的好機會,都是好事。”

讓身邊的人了解法輪功

二十歲出頭的大衛很想把法輪功介紹給自己的同齡人,他說︰“在大學里有很多可以講真相的機會,在我的大學里還有另外一個煉功人,我們已經給一些老師講過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他們都很支持我們。我們還打算在大學里放映揭露迫害的影片。”

大衛的父母不修煉法輪功,但是他們都支持大衛。大衛在中學期間對精神信仰開始感興趣的時候,就一直在和他的母親交流這方面的事情。現在母親在大衛的建議下也看了《轉法輪》這本書,雖然沒有開始修煉,但是她非常支持兒子修煉,也支持兒子去參加揭露迫害的活動。她還看過好幾次神韻演出,每次都會感動落淚。

一路走來,大衛已經不算是修煉上的新人了,他不斷有更加深入的感受,他說︰“剛剛開始修煉法輪功的時候,我非常興奮,好象被一股力量往前推動著,走得很快,似乎任何人與人之間的矛盾都不是問題,修煉似乎很簡單。”

兩年之後的今天,他感受到了一些艱難,他說︰“和剛開始時不一樣,現在修煉需要更加深入了,不能總是停留在表面。而且一開始的興奮勁兒過去了,現在要堅持下去。我開始在修煉上摔跟頭,我覺得這不是什麼問題,這讓我看到我哪里應該做得更好,如何改變自己。”

對于以後的人生道路,大衛還在考慮畢業後是繼續讀碩士呢還是去工作。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無論做什麼,他都會在修煉的路上一直走下去。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