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信師信法 用正念對待誤解(譯文)
 

瑞典︰信師信法 用正念對待誤解(譯文)

Print

【圓明網】尊敬的師父好!同修們好!

我是1996年春天在中國得法的。在讀《轉法輪》第一遍時,我明白了這就是我在尋找的,然後我就一心修煉起來,別無所求。

2007年我到英國留學並于2010年結婚後隨先生來到瑞典。在我搬來瑞典之前,在英國有人開始懷疑我是特務,並到處傳播。我當時想,哦,師父知道我要離開英國了,因此安排了一個結課考試,看一看我在英國這段時間修煉的怎麼樣。我心里明白,只要師父承認我是大法弟子就夠了,其他人愛說什麼說什麼,都不算數,所以,我對這個謠言並沒有往心里去。

可是這個謠言的傳播範圍卻越來越廣,影響的面兒也越來也大。我很快認識到,這是一個大關來了,因此,我增加了學法煉功時間和發正念的次數。我不停的發正念清理那些舊勢力和邪惡,清理它們對學員整體的干擾和破壞。

在那段時間里,我對待那些謠言和誤解的做法始終是不听、不問、不爭辯。我心里非常清楚,我那時從中國大陸出來時間不長,我的空間場里一定還有很多不好的物質。我理解師父要利用舊勢力制造這種事端的機會來淨化我、把我提高上去。我對師父充滿無限的感激,感激師父給我做這麼好的安排,我當然不能錯過師父給我的提高機會,所以,人中的那些是非爭辯對我根本就沒有意義,我可不想被糾纏在人中,我要跟上師父的正法安排。

然後,在我打坐時,我的身體被靜謐祥和的能量包圍著,頭頂上的功柱呼呼的向上升,速度比火箭還快,不停的長,那種感覺實在是美秒、美好的無法言表。我知道我過關了,師父讓我感知到這種美好是對我的鼓勵。

那些謠言雖然還在那里,但是卻變的好像根本就與我無關一樣。而我則是全身心充滿了喜悅,那是生命被淨化、層次被提高後從心里往外洋溢的喜悅。我真切的感覺到我的心里有一朵花在盛開、怒放、層層花瓣向外翻,我的整個人高興的不得了,整天沉浸在喜悅中,走在馬路上都想蹦起來,就是感覺美好的不得了。

那時,也有多位同修始終信任我。在過關中,同修的信任就是最好的支持。

因為在英國過關消去了很多不好的物質,我來到瑞典後,可以說是事事順心,並很快加入到這里的神韻推廣活動和在景點向華人游客講真相的活動中。

我一到瑞典後我就開始學習瑞典語。在神韻推廣的培訓中,我學會如何用瑞典語簡單介紹神韻。通過考試後,我被安排與瑞典同修搭檔去商場里站櫃台做推廣。我的簡單瑞典語基本上能應付多數情況,應付不了時,瑞典同修搭檔就會馬上接過去。

有一次,我被臨時安排去參加一個展會上的神韻推廣,我自知語言水平達不到參加展會的要求,可是因為人手緊張,我也不能後退了。在參加展會前一天,我把瑞典語神韻特刊通讀了一篇。

展會上來訪者很多。同修們也都去各展位介紹神韻。有時在我們的展位,就我一人看守。我站在那里給過往的參觀人群發神韻傳單。感興趣的人停下來和我交談,談著談著,我忽然發現我能夠出口成章講出很多話來介紹神韻,讓對方听的很滿意。有個人問我到瑞典多少年了,我如實告知他後,他非常驚訝,夸獎我的瑞典語講的好。這樣的例子有好幾個。我心里知道是師父在加持我。我那天真是超水平發揮了。

還有一個人在夸過我的瑞典語後,就告訴我他是誰,並拿出名片給我看。我一看,他是一個有重要地位的政治家,我就告訴他有神韻VIP票,他馬上就非常感興趣並表示要帶家人一起看神韻。

在旅游季節,斯德哥爾摩會有很多中國游客。我和其他華人同修一起到景點給大陸游客發真相報紙、講真相、勸三退。我發現這里是一個非常好的檢驗我們個人修煉和整體配合的地方,只有我們都做好時,那個場才會有很強的慈悲救度的力量。我和同修之間經常互相提醒,發現不對的馬上糾正調整我們自己,不讓大陸游客錯過了解真相的機會。

有一次,我接受了同修給我指出不足,我在修煉上有了一個大的提高。第二天一早剛到景點,就有一隊大陸游客過來了,我把報紙舉給他們看,還沒來得及開口說話呢,就听到游客中有一個人驚呼了一聲︰“是法輪功!”然後他們就把我圍住,從我手里搶報紙。他們一人拿了一份後才滿意的繼續往前走。還有一次,一位老年游客從我和同修面前經過時,忽然舉起胳膊高喊了一聲:“中國的未來全靠你們啦!”

大法的洪大和佛恩浩蕩,無法用人的語言表達。能在大法中修煉實在是一件無比美好、無比幸運的事!作為大法弟子,我能做的只是簡單的信師信法,做好助師正法的事,讓更多世人了解大法的美好,獲得救度。

以上是我的個人修煉體悟,有不足之處請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