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認真對待修煉 消除病業(譯文)
 

瑞典︰認真對待修煉 消除病業(譯文)

Print

【圓明網】大家好!

我叫古麗,三十年前攜丈夫和兒子一起來到瑞典。我1999年得法。那時我患有嚴重的偏頭痛和其他疾病。多次煉功後,我的病都消失了,我又高興又感激,決定把這個好功法也傳給其他人,尤其是伊朗人。自此,法輪大法的書籍首次被翻譯成波斯語,在伊朗出版。大法也開始在伊朗傳播。

這些年的修煉中,我經歷了很多心性關,但是我從來沒有對大法和師父,以及修煉產生懷疑。雖然很多次我沒有按照師父的話去做,沒有精進,但我對師父和大法的信念從沒有動搖過。

幾年前,我產生了一個想法,搬到中東的一個我喜歡的國家去工作生活。那個國家很窮,而且有戰爭,生活水平低于一般水準。我全力以赴,一定要成功。其間,我學到了很多東西,但是過了一段時間,困難太大了,我決定搬回瑞典。

當我回到瑞典時,我的健康狀況很糟,因為國外的生活工作很艱苦,生活水平又低。我幾乎不能獨立行走,必須靠著我先生向前。如果沒有支撐,我就會失去平衡摔倒。當我在國外時,我還覺得自己的健康還好,但當我回到瑞典後,感覺完全不一樣。我的頭整天整夜地疼,我的眼楮也又疼又腫。腿疼得使我晚上睡不著。我覺得自己好像要癱瘓了。我的先生對我說,這是糖尿病的癥狀。他測量了一下我的血糖指數,這麼高,他看著我,過了好一陣,最後他說,“血糖這麼高,你怎麼還能活著?”

之後,我先生和兒子都一直勸說我去醫院。我的兒子甚至威脅我說,如果我不去醫院,他就把我告到法輪大法協會或者其他一個相關的國際組織去。我听了他的話很傷心,我對他說︰“如果你先讀《轉法輪》,之後你再給我約看醫生的時間”。他答應了。我給他買了一本《轉法輪》。我希望他看了《轉法輪》後能了解我為什麼不去醫院。我的先生患有糖尿病,臥室里面擺滿了他的藥,但都沒有用,他還是有糖尿病。此後,我的兒子到國外去了一段時間,他也忘了給我約看醫生的事。這段時間里,我回顧了我的一生,回顧了我修煉的歷程。我明白了,我的健康問題是和我在國外的那段時間,和我的家庭狀況有關的,在我的修煉中,還有我沒有認真對待的事情。

認真對待修煉

我決定看看到底是什麼問題。我以為我可以很容易的找到我的根本的缺點和執著,但我什麼都沒有找到。我決定每天去做(大法弟子應做的)三件事,增加練功時間,向內找。我開始每天去Humleg?rden練功。去的路上听轉法輪錄音。當市政廳前的洪法活動開始後,我每天去那里參加活動。在上百中國游人和其他國家游人路過的地方,我們煉功。市政廳成了我修煉和與同修交流的自然場所。我注意到,有的同修在觀察我的健康狀況的發展。

在市政廳,我遇到一個心性關。我覺得一個同修舉止很奇怪。我盡量理解他,看他的長處。每過去一天,我都更加學會了忘記自己和自私。那里還有另外一個學員,他願意幫助我。通過他的幫助,我能夠向內找,去掉更多的私心。我看到舊宇宙是怎樣運轉的,我看到我還沒有像我想象的那樣完全同化大法。其實我內心深處知道這樣點,但好像師父通過他人的口在告訴我。

我們在錢幣廣場和其他地方也有活動。有一個晚上,我們大家學法交流,氣氛十分安寧、祥和。第二天的活動上,我看到,人們很容易走近我們,因為我們展現了神的一面。我覺得大家都注意到了這一點,我看到我們如何能組成一個祥和的大法整體。

按照我的前提

我看到我的很多執著。我做的很多事是按照自己的節奏、基于自我的。我沒有靜下心來看看事情深的層面。我沒有考慮我的家人。我的先生一個人生活了很長時間,當我回來後,家里已經不像從前了。我們好像兩個不相干的人同住在一套公寓里。我明白我在家庭方面沒有修煉好。我開始扮演一個能干的家庭主婦,在家務上花了很多時間。我甚至陪先生一起看他喜歡看的電視節目。但我的心不在那里。我只是扮演一個角色。我的心還是關著的、是硬的。我按照自己的計劃像機器一樣的做事。我長時間地思考這個問題,為什麼?當我學法時,我看到師父的心非常慈悲,我在想自己是什麼地方不對呢?我必須承認我沒有求師父幫助的習慣,因為我不想用我的問題打攪師父。但這一次我開始自然而然地問師父,我怎樣打開我的心扉?什麼是慈悲?慈悲是什麼材料組成的?第二天,當我在市政廳打坐時,一種特殊的感覺或者是能量開始涌向我的心房,之後淚水就流淌下來。這是來自師父的,是師父的能量,師父的慈悲。沒有師父,我就是一個奇怪的游蕩的靈魂。

以前,每當我感到不舒服時,只要多練練功,就好了。但這次我的癥狀很嚴重,盡管我多練功,進展仍很小。我問師父︰“問題在哪里?”很快我腦海里里有了一個答案,我必須修掉那些附在我身體里和精神上的東西。沒有什麼能不勞而獲。我該怎麼辦?我的頭腦里又空又累。再一次,一個聲音在我心中升起︰“給你自己開始寫寫你的一生。”我那天晚上開始提筆。

當我開始寫後,我看到上百個景象瞬間閃過,我來不及把所有的景象都記錄下來。我看到我承擔了來自我家庭的業力。我在童年時受了很多苦。我父親是個酗酒徒,並患有精神分裂癥。我看到舊勢力安排了很長時間的還業歷程,我就是一個被迫去歷經那些事情而又一無所知的生命。在我的一生里,我在肉體和精神上都承受過極其多的痛苦。

提給師父的問題

我對師父發表的經文《關于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動》有很多不清楚的問題。當經文發表後,我不懂師父為什麼寫這篇經文。之後,後來我讀了同修的七篇心得文章,都是關于副元神如何與舊勢力一起破壞我們的生活和修煉,我明白了我經歷的是什麼。

一天,當我在市政廳前打坐煉功時,我忽然醒悟在我的一生中也有類似的安排,並不是總是我的主元神在作出決定。在我的周邊,有其他的生命給我制造了這樣一種生活。當我明白後,我看到真我展現在我面前。我的眼淚流淌下來,帶著歡欣、自由,同時又帶著一絲悲傷,我曾是怎樣被其他的生命所欺騙。

我請求師父原諒我,因為我沒有按照師父的話去溶入師父的世界,而是跟隨了我周圍假的世界。現在我生活在與以往不同的另外一個世界里,我感到安寧和喜悅。我的身體不再有任何疾病的癥狀,我也感到自己年輕了。我可以連續走好幾個小時,睡得也少了。我的家人看到我這麼短時間內奇跡般的變化後,鼓勵我更多地煉功。我的兒子對我說︰“法輪功太好了”他感到自己的媽媽回來了。

我想感謝師父給予我和為我做的一切。但我找不到言語來形容他。我只能靜靜的,無法表達我自己,沒有一句話。師父是一切,我只是一個小顆粒,師父給了我新生。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