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修煉體會(譯文)
 

瑞典︰修煉體會(譯文)

Print

【圓明網】尊敬的師父,各位同修,

我第一次與法輪大法接觸1999年11月,即我來到了瑞典約一年後。其後,我慢慢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我在一所大學當老師。我們的家庭成員還有我的丈夫和兩個孩子,一個7歲一個5歲半。我是家里的唯一修煉人。

找到平衡的挑戰

當我開始修煉,我很興奮,很高興得到人生意義問題的答案。那時我已經遇到了我未來的丈夫。在我們結婚之前的這段時間,我感到很難處理好我們的關系。我既擔心犯錯誤,又害怕走極端。這種怕心反而使我犯了許多錯誤。在這個過程中,我學到了很多。我非常感謝這段歷程和也很珍惜與家人的緣份。

去年,我期待我們的第三個孩子。懷孕三個多月後,我流產了。這是一個殘酷的經歷。在事件發生後的頭幾個星期,我不能工作,不能開車,也不能照顧孩子。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讀法和煉功。學法煉功使我被慈愛包圍著。這使我明白我不能這樣下去。這也是一個棒喝。

我以為我是個修煉人,這個關可以很容易的過去。我沒注意很多事務性的工作佔去了大部分時間︰如我上班太累和時間過長、每天上班路乘約1小時、照顧和接送孩子、還有參與的各種大法項目、做地區協調人等等,而自我修煉的時間卻越來越少,也很少發正念。我陷在牛角尖里去了。

此事發生後的兩個月,我提醒自己不要走向極端,並重新確定優先次序,重新安排我的時間。我還做了一個重要的決定,降低上班工作時間。時間在這個時候是我們最重要的資源。

現在我把發正念煉功學法放在首位。當地的學員也主動擔起責任並參與更多的項目。這樣對我們每個人的修煉都好。

一個重要的教訓

這些年來,我一直在參與許多大法項目。有些取得了比較好的效果,接觸了很多人。有些項目卻不太理想,且浪費了很多資源。

曾經有一個項目是我一個同修發起的。那時我家里孩子還小,我也很忙。當時覺得該項目的想法是好的,我們都積極參與。然而,我們從能力上,時間上,資源上都不足,所以沒辦法最終完成好。我覺得這就如同“手里拿著書在街上叫有師父保護不怕汽車撞”一樣。但如果我們走極端,師父能幫我們嗎?其結果是該項目沒有一起抬大反響,並且給參與項目的同修造成了很大的經濟損失。

項目結束後不久,我心情沉重。我們沒有很好地配合。我拐其他修煉人走極端。我們之間從此產生間隔,我的心里感到很苦。很長一段時間後的一天,我明白了。我之所感到苦是因為我誤解那個同修故意傷害我。當然我的想法是完全錯誤的。任何一個弟子都永遠不會有意去做任何傷害大法與大法的聲譽的事,只是我們的執著或極端的想法容易導致錯誤。當我意識到這一點,我對這個同修的偏見和我之間的隔閡化解了。我們之間的交流好多了。這使我非常感動。

我想用師父的論語來結束︰“世人能夠符合他就是真正的好人,同時會帶來善報、福壽;作為修煉人,同化他你就是個得道者——神。“。

我對師父和眾生發願,我今後將抓緊時間做好三件事,同化大法。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