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社會再度關注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圖)

Print

【圓明網】二零一七年二月七日至八日,梵蒂岡教宗科學院(PAS)舉辦的“器官販賣及移植旅游峰會”,中共前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和中國人體器官分配與共用系統負責人王海波的參會及發言,引起醫學界、政界及媒體再次聚焦中共活摘罪行。

圖1︰意大利參議院健康委員會副主席毛里齊奧‧羅姆尼 (Maurizio Romani)二月七日在醫生反對強摘器官組織(DAFOH)舉辦的新聞發布會上

意大利參議院健康委員會副主席毛里齊奧‧羅姆尼(Maurizio Romani)二月七日在醫生反對強摘器官組織(DAFOH)舉辦的新聞發布會上表示︰“梵蒂岡邀請這樣的人來參會是一個失誤,是不好的事,但我們可以把這件不好的事變成好事,這是一次機會,我們可以通過這件事情讓人們了解中共的活摘罪行”他說︰“黃潔夫試圖掩蓋在中國過去發生的、現在仍然進行的罪惡。但是事實真相已經被揭露,這個多年存在的罪惡已經被曝光,試圖掩蓋活摘的罪行,就像試圖說納粹主義不存在一樣。”

作為一名外科醫生毛里齊奧‧羅姆尼參議員是意大利在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三日,通過禁止非法買賣人體器官的法律(No. 2937)的主要發起人之一。他向大家介紹關于推動此項立法的背景時說︰“當我听說關于活摘的事時,一開始不相信,後來各種各樣的資料證明這是真實存在的,當我知道這事是真實存在,就不能不管了,我有責任做一些事。上帝創造了生命,我們要珍惜生命。像這樣的有關人權的事,政府和民眾是比較關心的,盡管我們目前還不能完全制止,但我們可以以立法的機制來限制它,經我們的努力減少需求。”他為意大利議會通過這項法律感到欣慰,他說︰“當我們走過這段歷史時我可以說我曾經做了些什麼!”

圖2︰德國國會議員、人權委員會成員帕策爾特(Martin Patzelt)(網絡圖片)

德國國會議員、人權委員會成員帕策爾特(Martin Patzelt)發表聲明,指出梵蒂岡峰會提供了制止中共非法移植器官的契機。

他在聲明中說︰“歐洲議會已經對這種強摘器官進行了譴責。我們應該效仿意大利,針對器官交易實行更加嚴格的立法。這正是對我們--德國國會人權和人道主義援助委員會的議員們提出的要求,現在到了我們人權活動家捫心自問的時候了。”

意大利《新羅盤報》在二月八日以“北京利用梵蒂岡掩蓋自己的器官走私”為題寫道︰“黃潔夫受到教皇科學院邀請,出席了反對販賣器官的會議。事實上,二十年來中國一直是這種罪行的世界中心,不是一些犯罪團伙進行的,而是中共政府使之成為一個獲利豐厚的賺錢行業。‘政治犯’死囚的生命和尊嚴受到剝奪,甚至他們的器官也被摘取。”報道還指出︰“在中國被摘取器官的重要受害者是因信仰而獲罪的法輪功修煉者,他們因此遭受了可怕的大屠殺。販賣人體器官是中共犯下的另一項恐怖罪行。對于中共政府系統性地摘取器官進行移植,有詳細記錄和充分的說明。”

對于黃潔夫在會上聲稱中共已停止使用死刑犯的器官並打擊非法器官移植,英國醫學雜志(British Medical Journal MBJ)引用了澳大利亞麥考瑞大學的醫學倫理專家,中國器官盜竊咨詢委員會主任溫迪‧羅杰斯(Wendy Rogers)的話︰“沒有證據表明這種做法(活摘器官)在中國已經停止。相反,有證據表明它還在繼續。”

MBJ在黃潔夫發言前二小時發表了以色列移植協會會長,特拉維夫示巴醫療中心(Sheba Medical Center)心髒移植部主任雅各‧拉維(Jacob Lavee)教授就中國的器官移植問題撰寫的一篇社論。社論指出︰“鑒于他的個人記錄和他仍然不承認使用良心犯器官的事實,他不應該被邀請。”

此後拉維(Jacob Lavee)教授在會上針對黃的發言提出質疑︰“如果沒有完全的透明度,就不可能核查中共所指稱的改革,即要求停止使用死刑犯的器官。現在,並沒有新的法律或法律禁止使用死刑犯器官。”拉維教授進一步說︰“許多獨立研究發現,大多數的器官是來自沒有經過正當程序就被殺害的良心犯。但是,這種器官的來源問題卻被排除在與中共官員的討論之外。”他還說︰“只要沒有誠信,沒有對按需殺害無辜人的問責制的落實,就不能保證有真正涉及倫理的改革。”拉維教授提出︰“我們需要一個合適的國際機構獨立審查中國的器官移植,有權進行不定期的突襲性的訪問,並能夠訪問器官捐獻者的家屬。”他認為︰“有關中共新的司法改革,我們需要看到證據,包括廢除中共一九八四年允許使用囚犯器官的規定,而且必須懲處犯罪者或強摘器官同謀者。”

大赦國際東亞區域主任尼古拉斯‧貝克林(Nicholas Bequelin)在接受英國《衛報》(The Guardian)采訪時指出︰“他們(中共)沒有停止這種做法,不會停止。他們需要的器官移植遠遠超過器官的可用性。”貝克林先生進一步說明︰“中國絕大多數器官移植來自被判死刑的囚犯,專家們對黃先生聲稱中國取締了這種做法表示懷疑,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該國尚未制定一個國家的捐助者方案。”對于中共活體摘取良心犯的器官,貝克林表示擔憂,他說︰“中國沒有遵守世界衛生組織關于醫生如何確定某人是否合法死亡的建議。在某些情況下,在囚犯被國際標準視為醫療上死亡之前,已經取走了器官。”

醫生反對強摘器官組織(DAFOH)的執行主任托斯坦‧特瑞 (Torsten Trey)博士表示︰“中共強摘器官的惡行已被多方證實。由于缺乏獨立的、自由的監察,中國所謂的移植器官改革是否真正實施,外界一無所知。不透明就不可能檢驗(中共所謂的器官)改革,(中共)過去濫用器官移植的責任不能忽視。沒有問責制,就沒有理由相信中國政府聲稱的、強摘囚犯器官的行為已經結束。數以十萬計的法輪功學員在中國被(作為供體)體檢並被害死。”

對于涉嫌參與活摘的中國醫生,世界醫學界也作出了相應的制裁。國際肝病研究協會(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Study of the Liver)的官方期刊,《國際肝雜志》(Liver International)日前發表聲明,撤銷中國浙江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鄭樹森和嚴盛兩人的論文,並終身禁止兩人投稿。原因是擔心“其肝移植安全性數據研究所涉及的器官來自中國死囚”。《國際肝雜志》雜志社曾通知作者提供可信證據證明器官來源,該雜志主編、意大利帕維亞大學的傳染病教授馬里奧‧尤‧蒙德里(Mario U Mondelli)先生表示,兩個作者試圖通過郵件說服他相信,“所有的器官都來自從心源性死亡後的(器官)捐贈供體,並非來自死囚。”在《國際肝雜志》要求作者提供器官來源的進一步證據,並要求作者的所在機構提供官方文件。但在今年二月三日的期限過後,沒有得到答復。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