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 輕松修煉

Print

【圓明網】我于一九九八年八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剛得法時,帶著歡喜心去洪法,很有熱情,也注重修心性,後來走入正法修煉,摔的跟頭把式的,每次都是師父把我托起,我才清醒,學會真正修煉。
一、放下嚴重的自我

我從事教育工作多年,一直在第一線教書,好為人師的習慣帶到修煉中來,還有家庭生活中從小就愛張羅事,買東西都是我幫家長買,妹妹小時候被小朋友欺負,我就幫著她,這種責任心從小就很強。在我們地區,當年得法的人中,年輕有文化的人很少,我是其中一個,所以就主動承擔起責任,自己主動拿錄音機組織煉功點,教功、請書、洪法、參加法會,大小事都主動張羅。

個人修煉轉入正法修煉後,我們地區沒有師父的新經文,都是從外地取,也有同修送來的,我還是經常出面聯系傳遞,當然,有些事情也自然的找到我,讓我幫助辦,請大法書或者裝師父講法錄音,買播放器等,我都無條件的滿足同修們的要求。

這種幫助,時間一長,對自我的執著逐漸嚴重起來,就象領導一樣,誰都不能質疑,我說咋樣就咋樣,同修們都不敢當面對我說出我的不足,在學法小組就和同修發生爭執,隨意說同修邪悟,給同修帶來負面影響,甚至安排學法小組學法時間,學什麼內容,得看我的安排。有一次,我自己在家學習師父的一本講法,覺的有啟發,非常好,就到學法小組強迫同修馬上就學這個講法。現在覺的幼稚好笑,當時真的就那樣,沒覺的是自以為是、執著自我。

師父看我不悟,就讓同修來幫我。有一外地同修回來過年,見到我對我說,同修們都對我有意見,我當時受到很大震動,真是棒喝一樣,該同修又耐心的跟我交流,我逐步認識到自己的缺點,給當地同修帶來的影響和傷害。還有一次,一位同修要搬家了,到外省居住,對我不放心,用慈悲祥和的口氣,商量著跟我說了很多,指出我的不足。

第二天,我打開電腦學習師父《對澳洲學員講法》錄像,看了半小時,就都明白了,這時,我能認真反思自己了,對自我的執著太嚴重了,簡直太可怕了,我就發正念,決心去掉執著自我的人心,自以為是、好大喜功、高高在上、自命不凡的人心等。後來夢見師父給我清理很多髒東西出去。我逐漸的能心態祥和的跟同修商量事情,交流體會了,不再命令似的和同修說話了,我向被我搶白的同修道歉,他們都原諒我了。

我們地區形成了整體,互相配合,救人效果越來越好,我經常警醒自己,千萬不要高高在上,有事和同修商量,同修們都有很多優點。

二、都有師父在管

現在,我能面對同修的各種表現了,以前如果看見有不在法上的同修,就要找他交流一番,說服同修要如何如何才對,有時還拿出師父的法來佐證自己的觀點,經常交流的主題就是改變別人,說誰有什麼不足,誰學法犯困,誰發正念倒掌,誰的親情重,誰的利益心重,等等。

後來學法,師父點化,知道這些表現都是正常的,都是人在修煉,有不足是正常的,都有師父在管,都在師父的有序安排中修煉,讓我看見同修的不足,也許是讓我和同修交流一下,不去執意的改變同修,也許是讓我去掉對自我的執著,包容寬容同修。

還有在講真相中,對自我也要放下。以前同修講的時候,我听著覺的不如我講的好,應該這麼講或者應該那麼才好,也忘記發正念配合了。還有一次,我和同修到遠郊講真相,給一位割草的農婦講,當時那位農婦答應退少先隊,後來我就按照自己的想法象演講一樣說很多,講邪黨歷次運動整人等,覺的很全面,很好,結果這人不退了,很反感我們。我很長時間才悟明白,我太自以為是了,沒顧及別人的感受,沒站在對方的角度考慮,她沒文化,沒收入,不明白歷史、政治,只是想要好好生活罷了。我講的沒有針對她的心結,所以不愛听了。所以講真相救人,有太多的修煉因素、提高的機會在里邊。

後來我再和同修搭檔出去講真相,不管同修怎麼講,我想都是救人,都是能救人的,都是正念加持,發正念,或者有時需要也配合講幾句,無條件配合,是無條件的,不能挑剔同修,都是在摸索經驗中救人,沒有經驗,面對的眾生各異,只要我們心在法上,一心救人 ,師父就會給我們智慧,就會出現奇跡。這樣的奇跡很多,在這里就不一一詳述了。

我現在很輕松了,心不再累了,不再是事無巨細的大包大攬,同修們都走出自己的路了,好多事情都能自己解決,我也不什麼都張羅了,都得有修煉成熟的機會,我不能打亂師父給安排的修煉機會。

我現在能放下自己,輕松修煉,加強多學法向內找了,努力去掉看不上同修的心及各種人心,及時發現解體自己思想中的邪黨文化思維方式,多看同修們的好處,盡快提高多救人,一切都在師父的有序安排中。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