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省法制教育所”的罪惡(上)

Print

【圓明網】 “廣東省法制教育所”是廣東省省級強制洗腦班,是法外黑監獄,前身叫“廣東省法制教育學校”,也被稱為“三水洗腦班”(下文統稱為三水洗腦班),由廣東省610直接操控,是廣東省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重要一環。

從橫向說,三水洗腦班和省內監獄、省市勞教所交叉重復迫害法輪功學員,勞教所或監獄期滿釋放的部份學員,直接被送到三水洗腦班繼續迫害。在三水洗腦班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也有部份被送到勞教所迫害。

從縱向迫害鏈條來說,省洗腦班體系垂直鏈條包含四個層級,分別是省級洗腦班(一級),地市洗腦班(二級),區縣洗腦班(三級),和街道鄉鎮洗腦班(四級),三水洗腦班屬于一級洗腦班,全省各地市或區縣洗腦班把當地堅定的法輪功學員送到三水洗腦班加重迫害。

“廣東省法制教育所”作為廣東省一級洗腦班,在迫害資源投入和迫害力度明顯強狠。下文通過明慧網曝光的真相資料,整理出三水洗腦班迫害紀實,由于網絡封鎖,只能展示三水洗腦班實際迫害情況的部份。

一、三水洗腦班迫害綜述

三水洗腦班作為廣東省最高級別洗腦班,由廣東省610直接操控,性質上屬于高級黑監獄,專門迫害廣東省法輪功學員,具備各種極端迫害手段,下面從強力辦班背景,強勁迫害資源,極限迫害手段,密織精神迫害和成熟迫害運作機制等五個方面分述。

(一) 強力辦班背景

二零零零年二月份,江澤民巡視廣東,施壓李長春推動迫害法輪功力度,兼加政治局常委位置誘惑,李長春屈膝于江澤民的大棒加胡蘿卜招術,以勞教胡錦濤同學張孟業為肇端,正式鋪開廣東全方位的深度迫害。迫害開始,經由羅干、李長春直接授意,由廣東省610指揮省直工委、廣東省高教工委、省司法廳共同籌辦三水洗腦班。

三水洗腦班前身是“廣東省法制學校”,于二零零一年五月(即中共炮制誣陷法輪功的“天安門自焚”騙局後三個月)設立,二零零三年四月經省編辦批準,擴大辦校規模,升格為“廣東省法制教育所”,隸屬于省勞動教養工作管理局,勞教所編制,正處級建制。

三水洗腦班初期設在三水勞教所三分所門口,當時也叫三水勞教所洗腦班,主要迫害省直系統和省高教系統法輪功學員,如華南理工大學一次性將十幾名教職員工學員送到三水洗腦班迫害(詳見《華南理工大學惡黨人員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廣東各地經過幾期強制洗腦班後仍然堅定信仰的被送來這里進一步升級迫害,包括有南海、佛山、廣州黃埔及其它地區的法輪功學員。三水洗腦班是廣東省610邀功獻媚的窗口,中央610不定時派人到三水洗腦班蹲點督促,廣東各地市的610機構和三水洗腦班密切聯系,很多迫害密令就是在三水洗腦班醞釀籌劃,推向廣東省各地市。

三水洗腦班二零零三年四月正式獨立掛牌,升格為“廣東省法制教育所”,遷址于三水西南街道同福北路23號(解體前的廣東省女子勞教所位于三水西南街道同福北路28號,和三水洗腦班相鄰,在三水洗腦班樓房可以看到省女子勞教所和荷花世界)。

三水洗腦班原來編制上隸屬省勞動教養工作管理局,二零一三年全國勞教所解體,廣東省三水勞教所同時解體,三水洗腦班因此隸屬廣東省戒毒管理局。二零一五年,廣東省戒毒管理局財政撥款9.7億,由13個戒毒部門接收撥款,其中包括“廣東省法制教育所”,均攤每個部門接收7000萬元的財政撥款。,二零一六年廣東省戒毒管理局財政支出9.6億元。

(二) 強勁迫害資源

(1)強大的資金支持和場所配置

廣東省花大手筆打造高級別黑監獄,在原來廣東省婦教所旁邊修建別墅式黑監獄,如罌粟花外美內毒,更具欺騙性。每年的財政撥款數千萬。

三水洗腦班位于三水西南街道同福北路23號(解體前的廣東省女子勞教所位于三水西南街道同福北路28號)。三水洗腦班所在的地方本身就是療養度假區,環境優美寧靜而又封閉,有幾幢磚紅色別墅建築錯落其中,星級酒店標準裝修,更有一幢浮于湖面,這幢水上建築就是迫害慘案的主要場所。

三水洗腦班在三水荷花世界附近的100畝的人工湖上,與廣東婦女勞教所相鄰。六棟現代化的兩層樓宇建在湖面上,大門前有一條小河,進入大門就是與世隔絕,在這里,淒厲的喊叫也會消沒在荒郊寂靜中。

進到洗腦班的大廳,各大隊惡警單獨押著新來的學員,經過幾段走廊、鐵門,然後關入各個單房。這里首先給人感覺是封閉,陰森,加上底下的水更顯冰涼。

三水洗腦班編制為兩個大隊,在編近百人,這兩個大隊,互相競賽,看誰迫害法輪功學員最賣力、最有效,並給予獎勵。另外在社會上招收的混雜人員(所謂的“幫教”)幾十人。部份專職迫害者是由三水勞教所解體後調過來的警察,夾控人員大多是合同工,洗腦班為其買社保。合同工是通過警察牽線介紹,所謂“政治上”絕對可靠的人。盧金虎就曾把他的大哥,兩個表弟弄進來,說給親人弄點錢花,他老婆又是一大隊的隊長。

三水洗腦班在二零一二年,由駱伯勝、蔡潔芳、張濤、馮柳、張欣組成的招標小組,委托“廣州采陽招標代理有限公司佛山三水分公司”招標編號為GZCY2012FG中標該項目。該保安公司也成為了迫害力量。

三水洗腦班在二零一三年,由李青、唐相國、張欣組成的招標小組,委托“廣州采陽招標代理有限公司佛山三水分公司”招標編號為GZCY2013FT12005的“廣東省法制教育所保安管理項目”,最後,廣東同信物業管理有限公司,中標該項目。該保安公司也成為了迫害力量。(詳見附件四《廣東省法制教育所保安管理項目中標公告》)

(2)四十多年的勞教所整人經驗

三水洗腦班的主要迫害力量就是從三水男子勞教所和三水婦教所抽調過來的,同時把勞教所迫害手段帶到三水洗腦班。三水勞教所原教育科科長王嘉梁,在二零零零年潛入遼寧馬三家勞教所學習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種種罪惡手段,並帶回三水勞教所實施。二零零零年下半年,法輪功學員王樹彬曾被他指使惡警毒打,後又被送去禁閉,身體受到極大的傷害並導致日後身體的虛弱以至精神不正常,導致死亡。王嘉梁後來調入三水洗腦班當主任。

廣東省三水勞教所(亦稱廣東農場),在珠江三角洲腹地佛山市三水區,距廣州市中心城區約40公里,佔地17400多畝(約11.6平方公里)。 三水勞教所始建于一九五五年,是省內成立時間最長、規模最大、關押人數最多的勞教所。三水勞教所從一九五五年開始到二零零零年,積累四十多年的整人經驗,古今中外酷刑俱全。三水勞教所迫害法輪功學員極其殘酷惡劣。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六日到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三日,三水勞教所第一次設立“集中營”,陳瑞雄任酷刑室組長,對關押的二十多名學員升級殘忍折磨。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三日至二零零三年九月十三日在二分所設立第二次集中營,陳瑞雄充當主要打手。按照越壞升官越快的黨內邏輯,陳瑞雄迫害“有功”,在二零零三年六月帶著血腥資本和整人經驗升遷到三水洗腦班,任二大隊大隊長。

廣州某部隊退役兵盧金虎,未老先衰,二十多歲即已禿頂。在三水勞教所第一次設立集中營的過程中,盧金虎是施暴最多、手段最毒辣、下手最狠的惡警。在行凶現場,盧金虎暴飲烈酒狂笑,騎摩托車兜風取樂,有時深夜聞其聲如鬼哭狼嚎。法輪功學員黃柱峰身體上留下很大的傷殘,就是在他與另一名“包管”惡警張武軍等直接指使、實施摧殘下造成的。第一次集中營過後,盧金虎竟對其他人說︰“早知這樣(指直接用暴力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能使法輪功轉化,一開始就用上了,何必等這麼久,又費那麼多口舌。”後來調入三水洗腦班。

從三水勞教所抽調到三水洗腦班的迫害警察還有鐘秋良,劉世滿,鄭姓男警察(警號為4470040),李姓女警察(警號為4470021),謝姓女警察(警號為4470028)等。

強大的財政投入和狠毒的三水勞教迫害經驗的注入,將三水洗腦班打造成外美內毒的迫害示範基地。迫害範圍覆蓋全省,各地市縣洗腦班轉化不了的學員都送到三水洗腦班終極迫害。

同時,三水洗腦班也是作為各地市洗腦班的迫害樞紐中心。

(三)極限迫害手段

三水洗腦班的暴力強制手段,方式眾多,包括強逼學員長時間站立,或蹲或坐一小板凳,錄像放至四、五十分貝且長時間播放,用各種語言恐嚇學員,制造恐怖氣氛,冷天將空調調至最低,讓學員穿單薄衣服冷凍。

還有長時間不讓法輪功學員睡覺,惡警24小時輪流值班,期間或是惡毒語言攻擊,或強逼站立,或一兩天不給飯吃,法輪功學員稍有閉眼就遭灑水、擰胳膊、擰耳朵、扯頭發、敲頭,拉去廁所淋水,說是所內規矩。

對于上面的常規強制手段不奏效,三水洗腦班就無所顧忌露出猙獰面目,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使用極限迫害手段,包括點穴、下毒、刺胃。

點穴︰一般作為武林中人,講究武德,都不會輕易運用點穴手法,因為點穴輕則傷殘,重則死亡。在三水洗腦班,卻隨意用來折磨堅定的法輪功學員。

法輪功學員楊再自述︰“作惡最凶的有姓盧(男)、姓鐘(男)、姓黃(女)的幾個人,他們每次打人除了直接打外,都是用最狠毒的點穴,用手往學員頭部、心髒位置、手的脈門和身體的各大穴位猛點。我被點得失去知覺、暈頭暈腦,身受重傷,那時手、腳、頭全身許多穴位處都是黑痕,全身都腫了,臉腫成了黃黑色,返胃,不能吃東西,一吃就吐。”

下毒︰自古至今,最為人所不齒,極度陰險陰暗的心理才會下毒害人,砒霜就是令人聞之色變的毒藥。在所謂“文明守法”的邀功窗口三水洗腦班,毒藥迫害司空見慣,包括飯菜下毒和注射毒針,甚至,使用慢性毒藥,讓學員出班後毒性發作死亡,殺人的同時撇清責任。

迫害者在法輪功學員的飯菜里放不明藥物,吃後食欲減退、無精打采、頭暈目眩、血壓升高、嚴重消瘦,長期拉肚子。一位廣東南海的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三水洗腦班後身體出現異常,想起吃飯時曾聞到菜里一股藥味兒,懷疑是毒藥作用的結果,他曾質問警察︰為什麼這樣卑鄙地對待無辜的法輪功學員?警察予以否認。

電白學員梁小霞,在三水洗腦班,所謂的“人民警察”把毒藥混在飯里給她吃,當時不知道,回家後不久,藥物發作,導致精神失常、錯亂、精神分裂,把家里家具全部打爛,生活用品、鍋頭、氣灶、電飯煲,電風扇、連飯帶菜全部倒光,全家人唉聲嘆氣,無一天安寧。最後千方百計借錢上醫院住院治療。

刺胃︰就是故意把插管一頭剪尖捅傷喉胃,甚至插管的時候從鼻里帶出肉塊來,冷酷手段更是令人不寒而栗。

湛江鄒雪梅學員,在三水洗腦班遭殘酷迫害,多次絕食,三水洗腦班校長李美英和黃院長和一班惡人,按住鄒雪梅的頭、手腳,黃院長拿長膠管用剪刀把膠管一頭剪得特尖插進鄒雪梅鼻孔里用力不停插,把鄒雪梅鼻孔插破鮮血流在枕頭上,再插進胃里灌食,痛得鄒雪梅大聲哭,李美英恐嚇鄒雪梅說,現在一天灌一次,再不吃飯、“轉化”,一天灌二次三次,灌死不負責。

梅州羅東升被非法關押在三水洗腦班五個多月里,曾前後三次共六、七十天絕食抵制惡警對他的酷刑折磨和迫害。每隔三、四天,惡警就往他的鼻孔“灌食”——用塑料管上下拉、左右轉,每次都把他折磨的大量吐胃酸。一次,惡警們竟然從他的鼻子里拖出一塊肉來,塑料管里外全是血,羅東升全身抽搐,一口一口的鮮血從嘴里冒出來。

(四) 精神迫害

《九評共產黨》蓋棺定論地指出,“不斷變化的立場”是共產黨一貫的手法。三水洗腦班作為廣東省省級洗腦班,使用殘暴迫害必要手段的同時,加上細微如織的精神迫害,硬刀子和軟刀子交替使用。對于從勞教所或者監獄直接送過來三水洗腦班,已經長期與世隔絕的學員,往往采用這種更為隱蔽的迫害手段。

與世隔絕,是一種特殊的迫害,對溫情,信息,聊天,活動等有著特殊的敏感。三水洗腦班利用這個特點,采用這種無聲無息的洗腦方式。警察每天會到學員的房間,聊一聊外面社會上的新聞或詢問學員家人的情況,並熱情叫學員看電視、打牌、下棋等,總是玩這些游戲,以此分散、轉移學員的注意力,好象他們已經忘記了把學員們非法關押在這里的真正目的了。

或者他們會與學員一起散步、閑聊,這時警察會對學員說法輪功搞政治,並且騙學員說︰“把你們關在這里是為你們好,在這里呆著安全,省得你們在外面闖禍。” 當學員反駁時,警察會表示,你已經錯的連他們警察都不願意談這些了,並讓學員“好好想一想”這樣堅持有什麼用,什麼時候想通了什麼時候回家,否則,回去的日子真是遙遙無期、希望渺茫了等等。

有時警察會組織一些邪悟者和學員一起看一些宣揚佛教的東西,邊看邊歪曲大法的原意、大量散布他們邪悟後自認為“高”的東西。還會拿一些造謠的碟片播放,然後再借題發揮,對學員進行毫無道理的指責、詰問,甚至還假惺惺的要求和學員一起去調查、取證,以示他們說的都是真的。

學員會被帶到心理咨詢室接受所謂“心理醫生”的詢問。談話過程中,“醫生”會讓學員閉上眼楮回憶某件事,並不斷的通過暗示的手法讓你覺得自己真有什麼心理問題。“醫生”還很客氣的表示可以對各位警察的工作“提意見”。其實,這樣的“心理咨詢”,真正的目的是要了解學員的心態,好“對癥下藥”。因為“醫生”本身就是另一組參與對學員洗腦的警察。

還有另一種更隱蔽的手段,比如,警察對學員說,“只要你能把我說服了,我就不再煩你。”曾經有位學員因此寫了一篇文章,談他自己在法理上的認識,而且談得很高。然後交給警察,說︰“我已經認識到這種程度,是不會被轉化的,你不要再來了。”警察也答應了他。那位學員相信了警察的承諾,也就經常去活動室玩了,後來就在這種松懈的狀態下被洗腦了。

警察還會主動打電話邀請學員的家屬來幫助“轉化”學員。當家屬來到洗腦班,警察會同時挑撥雙方的感情,並教唆家屬如何哭,如何打、罵學員,以達到“轉化”學員的目的。

準備出班的時候,兩個大隊的學員會被安排在一起參加各種各樣的“文娛活動”、比賽,然後拍攝成錄像。如果有一批學員將在同一時間段被釋放時,洗腦班會搞一個很熱鬧的“歡送晚會”。警察還會很熱情的邀請學員一起跳舞,並表示,不會的可以教。真是“暖風燻得游人醉”。這些過程當然也被拍攝成錄像,用于對外的造假宣傳和所謂的“展示成果”。

三水洗腦班不管采用什麼溫情手法,他們本身都不是很關心,他們只對所謂的“轉化書”欣喜若狂。原形畢露的猥瑣形象就是三水洗腦班毒花本質。

轉化考核書,滿紙荒唐言。法輪功學員一旦違心“轉化”,寫完“五書”,警察們就不停地逼迫其做一大堆謗師、謗法的荒唐可笑的試卷。轉入所謂的“鞏固組”及出洗腦班之前,先後要經洗腦班的一些書記、科長、大隊長、專職洗腦警察和當地610及法輪功學員所在單位領導等等人員的至少三次的迫害性所謂“考核”。已違心“轉化”的人出洗腦班時,被強迫與洗腦班及單位領導、當地“610”簽訂一份有八條內容的“協議”,對出洗腦班的人進行思想鉗制,行動限制。

更重要的是,三水洗腦班對轉化的學員,強制要求說出身邊同修的名單,否則出班無期,然後,三水洗腦班就通知當地的610綁架到三水洗腦班迫害,讓違心轉化的人背上出賣同修的惡名,在精神上更徹底的毀滅其正念。這種手法更是陰險毒辣。同時,強制轉化的人去轉化其他學員。

(五)迫害運作機制

三水洗腦班的迫害運作機制,不斷推動迫害的力度,加碼對法輪功學員的身心殘害。

多管齊下的迫害機制︰

三水洗腦班的多種迫害力量總體來說有四股力量︰夾控、猶大、惡警、社會力量。

“夾控”很多都是年輕人,有的剛從校門出來,根本不了解法輪功真相,還有一些迫害警察推薦的親戚,“政治”上信得過的人員,這些“夾控”招進洗腦班後,由洗腦班專門灌輸毒素,以達到助紂為虐的目的。“夾控”被迫每天跟著學員看攻擊大法和師父的光碟,和學員同食同住,二十四小時記錄所監控學員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每天上交給值班惡警,再由惡警實施迫害方案,“夾控”配合惡警迫害法輪功學員。一個月也就是幾百元。

三水洗腦班的猶大大部份從外省調來,他們采取不同的手段︰用硬的,用軟的;有恫嚇,有討好;有私下談心,有輪番轟炸;有攻心,有體罰;用噪聲干擾,用多人圍攻;有攻擊本人,有丑化家人;有嬉皮笑臉,有凶相畢露,無所不用其極。總之,搞到人心情煩躁,思緒紊亂,以實現他們的邪惡目的。強制違心“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再去“轉化”未“轉化”的法輪功學員。

三水洗腦班警察是勞教所或各地迫害手段惡毒和各地市有轉化經驗的惡警,抽調進來的,這些警察大多數唱紅臉,以偽善的面目出現,具體安排每天的迫害方案,不但監控學員,也監控猶大和夾控,操縱猶大和夾控,間接迫害。通過多種途徑套取學員的家庭情況和弱點,再集中攻擊。軟的不行就用赤裸裸的暴力襲擊和送勞教判刑恐嚇。

社會力量包括心理醫生和法律專家,讓學員在心理咨詢室接受所謂“心理醫生”的詢問。這些心理學專業畢業的本科生、研究生、博士擔任所謂的“心理醫生”,看樣子對宗教心理有研究,利用這些研究反過來迫害法輪功學員,這些所謂“心理醫生”在與法輪功學員談話中尋找學員的弱點,不斷擴展。初期洗腦班還動員一些法律專家、教授去講幾節“法律”課點綴點綴。

這種多管齊下的迫害機制不停運作,時刻觀察每個學員在那一方面的弱點或軟肋,集中攻破。

名利驅動迫害機制

名譽上嘉獎,政績上加分。例如三水洗腦班連續多年被評為“全省教育轉化工作先進單位”;二零零四年“榮立集體二等功”,被中共省直工委評為 2002一2004年度“省直文明單位”;二零零五年被省委、省政府授予“省文明單位”,被團省直工委授予“青年文明號”等等。

金錢獎勵機制,三水洗腦班財政撥款歸屬廣東省戒毒管理局,二零一六年財政撥款9.6億用于13個戒毒單位,三水法制教育所是其中一個部門,平均每個部門是7000萬元。同時,各個市區每送一個學員到三水洗腦班,要交3000到30000元給三水洗腦班,珠海地區每送一個學員到洗腦班,費用要30000多元。雲浮市送一個法輪功學員到洗腦班,要給洗腦班經費3000多元,由所在單位和政府承擔。三水洗腦班對參與迫害者,每“轉化”一個法輪功學員,“賞”十萬元。除獎金外,還請惡警和猶大到酒店吃喝玩樂。

還有競爭機制,三水洗腦班分為兩個大隊,他們互相競賽,看誰迫害法輪功學員最賣力、最有效,並給予獎勵。

三水洗腦班通過上述五方面的綜合運作結果,促成了三水洗腦班成為廣東省高級別的迫害基地,造成的後果相當嚴重,明慧網發布的迫害人數有241人,有5人情況不詳 ,迫害死亡3人以上。(詳見附件五《三水洗腦班迫害學員部份名單(2011年至2017年3月份明慧網曝光)》),由于網絡封鎖,實際迫害人數以千計數,三水洗腦班不但在中國罪惡累累,在國際上也是臭名昭著。下文僅列幾個例子。

(待續)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