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省法制教育所”的罪惡(中)

Print

【圓明網】(接上文)

二、嚴重迫害案例

(一) 四個孩子的媽媽被迫害的奄奄一息

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四日,揭西棉湖派出所綁架溫粉華,將她劫持到三水洗腦班迫害。當時她剛生小孩,還在哺乳期,經丈夫、公婆再三要求,才在第二天放她回家。

二零零五年五月三十日,溫粉華被揭西政法委副書記陳紀華、公安局股長林少鑫、棉湖鎮綜治辦郭樂偉帶領的十幾個便衣綁架,並送往三水洗腦班強制迫害。

半個月後,二零零五年六月十七日晚十點鐘左右,居委來電叫溫粉華丈夫楊映鵬開門,說溫粉華將到家。映鵬開門沒見妻子,林春松說粉華在車上,映鵬上車,見一女人扶著粉華坐著。映鵬嚇了一跳,叫了幾聲粉華,粉華有氣無力的哼了一聲,靠著車壁,癱在那里,一動不動。映鵬蹲下身,林春松叫其他二男一女扶,把粉華背進家。映鵬責問為什麼粉華會變成這副樣子,林春松說是絕食所致,這時粉華還能說一句“我有食”。幾個人扶著她放下,粉華全沒力氣支撐自己的身體。他們放下人就往外走,映鵬趕出去,呼喚鄰居鄉親出來見證,責問那些人為什麼粉華原本好好的現在卻被迫害成這樣,並用手電筒將惡人一個個的照給鄉親們看。鄉親們也說映鵬一家人最正直老實,怎麼被害成這樣。他們什麼也沒說鑽進車開走了。

溫粉華被送回家時癱在那里,一動不動,手背、手腕等多處,有注射留下的針跡、淤青,腿上有多處傷痕,有的還滲著血水。溫粉華回家後大小便完全要別人幫,自己沒力氣翻身,雙目緊閉,叫她只哼一聲。據粉華的狀況分析,很可能被邪惡之徒注射不明毒藥。

半個月的時間,三水洗腦班就把好好的一個人,迫害成奄奄一息的人。溫粉華家中四個孩子,最小的一歲,和七十多歲的老人需要撫養,溫粉華被三水洗腦班迫害致生命垂危,叫人扼腕嘆息,慘絕人寰。

(二)中山大學哲學系教授張豐乾被群起圍攻

中山大學哲學系副教授張豐乾,碩士生導師,著作等身,術界聲譽豐隆。香港道教學院、台灣中華儒道研究協會兼任教授;香港中文大學新亞書院明裕訪問學人,哈佛-燕京訪問學者。

主要著書︰莊子天下篇注疏四種(繹讀經子) 、出土文獻與文子公案、哲學覺解、《詩經》與先秦哲學。講授的課程包括“中國哲學史”、“《論語》導讀”、“《道德經》導讀”、“《周易》導讀”、“中國哲學文獻學” 等,“《周易》與中國文化的變遷”講座(現在土豆網視頻可以看到)。

二零一零年五月,張豐乾學煉法輪功才五個月,就被綁架到三水洗腦班迫害。三水洗腦班二大隊轉化力量幾十人全部上馬,輪番圍攻張教授,包括警察幫教猶大心理醫生。

在三水洗腦班的一年里,當地610與洗腦班軟硬兼施采用各種卑劣手段迫害他。在洗腦班初期張豐乾以絕食反迫害,惡徒多次采用灌食的方式迫害他,致使他神智有些恍惚,于是邪惡對他采用了集中“攻堅”,每天都是多人包夾,他的房間也經常“人來人往”,這些警察、包夾、“幫教”和邪悟者神情緊張、嘀嘀咕咕,商量如何對他進行“轉化”。接著就對張豐乾來“軟”的,企圖“感化”他。此時張豐乾也逐漸清醒理智起來,對企圖轉化他的警察、包夾、“幫教”邪悟者開始講真相。晚上睡覺張豐乾的四肢被綁在床上。張豐乾一直都在講真相,有時警察和幫教從他那里氣呼呼的離開。

一年後,二零一一年六月開始,張豐乾絕食反迫害,三水洗腦班又采用灌食的方式再次迫害他,企圖摧毀他的意志。被關在張豐乾對面的一位同修在拿飯的時候可以接觸到張豐乾,張豐乾和這位同修說過,他是決不配合邪惡寫所謂的“五書”的,他準備把牢底坐穿。

二零一一年五月以來明慧網報道了張豐乾的有關被迫害的消息,受到海內外的關注,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日左右從洗腦班回到家中。張豐乾身體已經很虛弱,精神恍惚。

(三)劉冬娥被迫害視物不清

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八日,梅州學員劉冬娥在家突遭襲擊,一幫人闖進來,二話不說,將她的頭按在地上,用腳踩住,銬上手銬,不讓帶任何日常生活用品,只穿隨身衣服,被劫持到廣東三水洗腦班洗腦迫害,折磨了三個多月,惡警見使盡一切招術都無法使她放棄信仰,且又有生命危險,怕負責任,才叫劉冬娥家屬帶她回去。

在三水洗腦班,劉冬娥絕食抗議迫害。近十個惡警按手按腳按頭壓腿,不顧劉冬娥拼命掙扎,強行灌食。野蠻灌了三次,她仍堅持絕食。“幫教”用鞋跟死命的抽打她的頭、臉和全身,打的她天旋地轉,站立不穩,東倒西歪。後來,惡人又把劉冬娥綁架到精神病院注射不明藥物,造成她頭變的又腫又大,全身又烏又黑,眼楮看不清人。

(四)陳少清被迫害病危

二零零七年三月九日晚上七點左右,湛江市麻章區“610”頭目孫康瓊、姚蘭英帶領一大幫警察、幾輛警車綁架陳少清到湛江市“法制學校”,殘酷迫害導致不能走路,依然轉化不了陳少清,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二日又匆匆把她劫持到三水洗腦班迫害,直到警察見她病情一天比一天嚴重,經佛山人民醫院檢查她得了晚期肝癌,同時通知她家人,她家人問陳軍︰我叫你放她不放,今天叫我去接人,肯定是你又把她迫害死了,那就讓她死在你那里算了。

二零零七年四月三十日,湛江市“610”頭目陳軍帶著兩個洗腦班里的所謂“老師”,只好親自去接人,在路口,陳軍想推卸責任,打電話到當地(麻章區瑞雲派出所),說把陳少清放在派出所,叫她家人去接她,派出所的所長也怕陳少清家人不去接,叫陳軍直接送她到家,到了她家,陳軍把她家人叫醒,等她家人把陳少清背下車後。陳軍看到她家人遲遲才開門,馬上想開車溜走,被她母親走到車頭上攔住了他的車,叫陳軍下車,叫陳軍給錢治她的病,或給她賠本,她家人的正義打動了左鄰右舍,左鄰右舍也站出來一起幫她家人,嚇的陳軍只說一些好話。

(五) 鄭少卿被下毒迫害

二零零三年三月至九月四日,鄭少卿被綁架到廣東三水洗腦班迫害,不法人員利用校領導把她從講台上騙到校門外,然後幾個610人員把她團團圍住,綁架到早已準備好的小車上,並戴上手銬,直接送到三水洗腦班。一下車,三水洗腦班里來了幾個大漢,把她領到了一個屋子里做了身體全面檢查,查完身體後,再帶往經過一條長廊,然後關進一個有編號的房間,開始軟硬兼施的進行迫害。她開始絕食抗議,一個星期後被強行灌食,然後被整天按坐在電視機前洗腦恐嚇。接下來是二十四小時不讓睡覺,在食物里暗下不明藥物,強制她吃下飯菜,她出現下腹疼痛難忍,有如刀割,全身冒汗。長達六個月之久的慘無人道折磨,使她和家人遭受了不可彌補的損失和痛苦。

(六) 非典後集中迫害

二零零三年非典剛過,從婦教所和男子勞教所調過五十幾個惡警,廣東各市、縣的610大批綁架法輪功學員到三水洗腦班,在這個黑窩里,每個大法學員被單獨關押在一個房間里,惡徒每天逼迫大法學員看誹謗大法的資料,時間長達十六小時,如果大法學員不配合,惡警就逼迫把一只腳跪在地上,從上午八點鐘一直到午夜十二點鐘,五、六個惡警輪流對大法學員進行轟炸,還把師父的法像放到房間里逼學員用腳踩。有一名學員(她是一名法醫)剛從非典前線下來,穿著警服,準備參加抗非典先進工作者表彰大會,然而,大會沒來的及參加,卻被惡警綁架送到這個黑窩里,惡警還威脅她,說給她一個月時間 “轉化思想”,如果到時不“轉化”,就要把她送進婦教所勞教三年。

(七)現年五十歲周達瓊被迫害近三個月

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六日晚上七點過,高州610、派出所等一行七、八個人來敲高州學員周達瓊家的門,吵得鄰近不得安寧,鄰居都認為來人像土匪。一幫人一直到晚上十一點過把堅實的門鋸開了,並把周達瓊綁架到高州辦案中心(原高州第二看守所)非法審訊,要求她放棄修煉法輪功和寫所謂“保證”,周達瓊堅決抵制,被非法關押兩天後,于二十八日直接送往三水洗腦班迫害。

周達瓊被綁架到三水洗腦班後,惡人多次強制她看污蔑大法的錄像。她嚴厲指責洗腦班的人員︰“善惡有報是天理,你們不要放那些東西毒害我的身體。”洗腦班人員威脅、恐嚇說︰“這里的關押是沒有期限的,不轉化是出不去的。”周達瓊沒有畏懼,還耐心的給他們講真相。三水洗腦班沒有辦法轉化她,老打電話給高州610去接人,可高州610遲遲不去接人。她的家人為她承受很大的痛苦,被威脅、恐嚇,不敢去高州610那里要人。周達瓊被非法關押在三水洗腦班迫害近三個月,同年十一月二十日才被放回家。

(待續)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