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整體配合帶好新學員

Print

【圓明網】正法已接近尾聲,同修們都在抓緊時間發揮自己的特長,用不同的方式救度眾生,每個人也都得走出自己證實法的路。
我得法前曾患雙側股骨頭壞死、腦梗、腰間盤突出、動脈硬化、心髒病等十多種疾病,癱瘓在床。通過修煉大法只四天就好了。去過多次大醫院,確診還是股骨頭壞死,但我卻完全和正常人一樣。包括後來在勞教所被迫害成乳腺癌,教養一年,怕我死在那里,八個月就保外就醫放回,整個乳房爛空,只煉功十多天完全康復。後來又長出新的乳房,生個女兒正常吃奶。

這麼多年來我周圍不斷的有新學員走來修煉,但多數都是因病走來的,而且都是各種疑難病癥走來的。很多人都出現奇跡,通過修煉大法得到康復。

我們看到一個病人、重病人、身患絕癥的人通過修煉大法出現奇跡康復後,他周圍的人,他的親朋好友因是親眼所見,就都不得不佩服大法神奇,發自內心的認同大法好,而且還會洪法,去跟別人說他所看到的事實,甚至原來反對的人、信主的人也都開始走入大法修煉了。這樣的事例很多,而且證實法的力度也大,能使更多的人得救。

我是一九九九年三月份得法修煉的,邪黨迫害大法後,全村就剩我一個人,二零零零年又有一同修A走入修煉,她當時沒有病,只是看到我修煉好了,深感大法神奇,她說我現在沒病誰能保證以後沒病呢,等有病再煉,不如現在就煉,有個好身體,省得將來有病。這名同修對法非常堅定,我們一起配合,後來不斷的有新學員走來。漸漸的新學員也都成了老學員。當然也有沒走過來的,我們不斷的找原因和不足,吸取經驗,提高上來,下次做好,我悟到要想身體超常首先得思想超常。

手把手教煉功

剛開始時,我身邊的好友的母親患腦梗、偏癱、小腦萎縮、心髒病、肺氣腫很嚴重。上不來氣,年齡又大又不識字,那幾天病重了,家人一看不想上醫院,因為都去好幾次醫院了,錢沒少花,回來還是那樣,就想煉功,可家人怎麼拽也不能走,就找我去她家教功。我到那一看,她胳膊腿也不好使,還糊涂,胡言亂語,我覺的實在是不知咋教,就把師父講法拿去叫她自己听。四天後,她家人生氣了,怪我不教。我向內找,還是自己沒做好,只管去做好,不求結果,我想也是師尊點悟,就去她家把著她的手做煉功動作。沒想到一天比一天好,第三天她就能走到我家來煉功了,第四天全好了,喘氣正常了,不好使抬不起來的右胳膊也能舉過頭頂了。

用手把著煉功,其實是再簡單不過的了,只是我們有一個觀念障礙,一個人要病到這種程度的時候,把著手煉功能好使嗎?很多人因此就障礙住了,不知道怎麼教,到這種地步就不敢再教了,我悟到這是教煉功的人本身對法就沒信心了。通過這件事我更加堅信大法真的是無所不能,也知道再遇到這樣的重病人怎麼教煉功了。都是師父在做。所以後來又不斷地有這樣的人走來通過煉功都好了。

危重病人出奇跡

我大伯嫂的外甥(小二)患惡性腦瘤,腦膠質瘤,長在腦干上。手術後面癱嘴歪眼斜不能說話,不能看書、不能自理,醫生說最多活三五個月,家里把房子、地、車都賣了,搬到我村在大嫂家的廠子打工,想等兒子死後兩位老人在大嫂家的廠子打工維持生活。大嫂知道我的事就和他的四妹妹找我教她外甥煉功,說不求好,只希望多活幾天,才二十九歲。

我到那一看,完全都是家人照顧,連飯都不能吃,要人喂。一只眼楮幾乎陷眼眶里了,不能看書,嘴歪到臉蛋子上,也不會說話,每天吃六十塊錢的藥。我知道大法無所不能,但是法是有標準的,只要修者能達到法的標準就能出奇跡。我從不看想煉功的人本身的病有多重,就是看他能不能真修,哪怕他只剩一口氣,只要真修就一定能好。這一點我深有體會。

我把身邊的兩個同修找來,形成整體,這樣力量就更大。我雖然知道怎麼教他煉功,但是他的生命已快到盡頭,那麼重的病,法對他的要求也一定是高的。他必須在短時間內身體有大的變化,家人才能讓他繼續煉下去,他本人也會越煉越有信心;時間拖長了,家人或他本人沒信心就會半途而廢,這樣就得幫他在短時間內達到法的標準。可他不能看書用什麼法理來過這生死大關呢?我想這時可能是師尊點悟,我一下子就想到用我在大法中修煉十年悟道的法理直接告訴他怎麼做,我自身遇到這種情況怎麼做就叫他怎麼做,他的耳朵能听到。同時給他放師尊的講法听。同修也說小二是危重病人,萬一不行能不能影響法?我說我本人修煉時就是危重病人,我不是也好了嗎?關鍵是他想煉就是有緣,有一線生機我們就教。他為了今天得法,可能等了千萬年了,師尊講過“朝聞道,夕可死”[1]的法理,我們珍惜每一個得法的人,只管去做。都是師父在管。就看我們能不能達到法的標準,從今後我們誰的思想里都不能有萬一。只加正念,只要該同修真修就一定能好。

小二隨時有生命危險。我們主要是“看住他的思想”。只要他的思想在法上,就不會出現問題。一、告訴他心里徹底不再想病的事,想病就是求病,思想里老是偷著琢磨自己的病,雖然別人看不見,但師父看得見,雖然表面上煉功學法,不達到法的標準身體就不會發生變化。想病就等于思想里抓住病不放,師父想清都清不出去。一般初學者師父都給機會,時間長還不悟,師父也沒辦法,怎麼難受都與病沒有關系,所以消業時就不能吃藥,那樣會把業力留在體內出不去。二、跟他切磋,在法上提高心性怎樣達到法的標準。必須發自內心修煉,堅信到底,誰說啥也不能動搖修煉的心,這樣一門心性就能達到很高標準,身體變化就快,魔也就無法干擾。三、不能生氣。因為修煉了身體要好時,就會踫到一些提高心性、轉化業力的事情。那時是好事,千萬要把握住,也就是身體要好了,那也是自身的業力轉化成了另一種形式出來了,承受過去業就消去了,其實就是還債了,身體也就好了,但我們還的很少,絕大部份都是師父替我們承受了。所以我們更應該敬師敬法。而且一旦身體見好,就盡量告訴別人自己是煉法輪功好的,證實法自己提高會更快。

小二煉功後身體一天一個變化,煉功第五天我就叫他停藥了。他叔叔、大爺和他媽吵架,百般阻攔非讓他吃藥不可,他妻子也逼著他吃藥。加上他身體出現各種消業狀態,他媽每次都哭著跑來找我,叫我讓他吃藥。我不動心,知道另外空間的邪惡不會輕易放過他的,師父已經給消去很多了,剩下的就得自己闖。我和同修交流,邪惡千方百計的干擾想不叫他修煉,那我們就盡全力幫他破除邪惡。每次他過關時,我都在小二的耳邊鼓勵他︰你現在是不是心里害怕了,對法懷疑了,又開始在心里想病的事了?有師父在,你沒事,也別怕,就是不修煉的話,藥已經治不了了,你怕不也沒用嗎?只有師父能救你,我不就是這樣好的嗎。這樣他心性提高上來後,對法堅定了,一般消業都是兩、三天就過去了。煉功十幾天的時候一次他全身浮腫五天也沒過去,我在法中幫他找各種原因,也听法了,也煉功了,也沒生氣,思想中也沒想病的事,可全身浮腫為什麼不下去呢?法是絕對沒問題的,還是自身存在問題,消業才會拖長。後來可能是師父點悟,我猜到他偷著吃藥了。結果一問真是他妻子逼著他偷著吃藥的。我知道他吃藥不是不行,但一邊吃藥一邊煉功,達不到法的標準,不能堅定專心煉功,身體變化就慢。時間一長,他說煉功不好使,沒信心就會放棄而半途而廢。我說︰小二你既然吃藥、你難受就問藥吧,別問我。

我心想我頂著這樣大的壓力不讓他吃藥,我家人都不讓我管了,我自身沒有一絲的私心,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不該發生的絕不會發生。他自己卻不爭氣,我不想管他了。但一想到師父,那樣就真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他修煉就是師父的弟子呀。況且小二自己都不知道他真修身體一定會好。我第二天告訴他立即把藥停了,結果他心性一提高,浮腫馬上就下去了。他也從此以後再沒吃過藥。

再後來我和同修幾乎一年半的時間每天都去他家和他學法、煉功、交流。尤其重視一直看著他不叫他生氣。不斷的在法上和他交流,鼓勵他。後來他妻子走了,為此他幾年都在和他媽在矛盾中過心性關,不知為何他從骨子里恨他媽,我悟這種恨來源于另外空間的生命對小二的恨,只是他初學不明白,把它當成自己了。每次他們吵架,不管小二做的怎麼不對,他媽哭著找到我,我都是去安慰小二,鼓勵他,一句責怪的話都不能說,因為我知道他心性已經承受到極限了,得想辦法消他心里的氣。我悟如果他生幾次氣,過不去心性關,業力得不到轉化,難積攢大了,就會從身體里壓出來,他就過不去了,甚至成死關。就安慰他︰你的悟性多好啊,緣份也大,要不你看你都修煉了,你媽也沒修煉,是個常人,所以你不能把自己擺到常人那去呀,就這樣在法理上和他交流安慰他。和他媽也說他病那麼重,難也大,魔不輕易放過他,所以你也得替他承受一些委屈,不然的話將來後悔也來不及了。他媽心里也深知這一點。與此同時小二的媽媽不斷的向別人洪法。

小二現在恢復健康近十年了,雖然不能像正常人那樣干活,但身體也不難受了,嘴歪眼斜都正過來了,說話也都正常了。而且做飯洗衣、收拾屋子全都能干,證實法的效果可想而知。我身邊的同修付出也很大。他們全家人都無限的感激師尊的慈悲救度,並不斷的把大法在小二身上出現的奇跡告訴別人。所有的親屬也都知道了大法的神奇,當初百般阻撓的叔叔、大爺也都走入修煉好幾年了。小二這麼重的病煉功都好了,教他的難度真的太大了,但我們無論怎麼做,都只是做表面,真正做的是師父。雖是教他,但我們也嚴格要求自己,一思一念都得符合法。遇到干擾,就坐在一起在法上找什麼原因,怎麼破除它。我們也再次看到了師尊的洪大慈悲與大法的無所不能。以後再教別人就更有信心了。無論怎麼重的病人只要他有一口氣想修煉,我們就教,堅信他只要真修就一定能好。

糖尿病患者煉功二十天完全恢復

今年小二他四姨患糖尿病,打胰島素,啥都不敢吃,所以特別消瘦。還有腦梗偏癱、而且發呆、發傻、說話也特別慢,干張嘴說不出來。血壓高達一百八,天天得吃降壓藥。萬般無奈時,想到小二那麼重的病都好了,自己主動要煉功,就由他兒子從外地開車送來煉功。

我們這有集體修煉的環境,每天有固定時間煉功、集體學法。小二的四姨念書特慢,她說得病後所有的字都忘了,就像剛開始識字一樣。她剛來的第一天我們就切磋讓她把胰島素和所有的藥都停了。她因為完全了解小二的情況,所以內心對法堅信不疑。身體變化一天一個樣︰原來冰冷麻木的胳膊和手,開始發熱、疼、沒幾天就完全和正常人一樣了;原本不好使的手能包餃子了,把她樂的不行,馬上打電話告訴她丈夫和親姐妹。在不打胰島素的情況下,她什麼都敢吃了。她通過煉功後看到自身的變化,她親身體會到了大法的神奇,糖餅也敢吃了,不再把自己當病人。說話也正常了,胳膊、腿走路都正常了,人也不發傻了,精神起來了。煉功短短二十天完全恢復成了一個正常人。

小二的四姨把停藥二十天、身體完全好了的情況告訴了兒子和丈夫,她丈夫急了,不相信,馬上開車來看,一看她精神狀態真的變了個人,而且她姐那天又給她量了一下血壓是一百四,她的血糖是五~六,完全正常了。她丈夫到這一看,連說︰真好了,真的是好了。當時就讓她別忘了把大法書帶回去,回家他也要煉功。

新學員倆倆而來 要對他們負責

和小二四姨同時得法的還有兩個遠處的外村人。B和C兩位新學員,住在一個村子里。B五十五歲了,也是患腦梗、偏癱。是同修講真相的時候遇到的。本來他們沒有多大的信心,難度也很大,白天不能去,兩家都不方便(都是單身),怕別人看見。因他們那沒有煉法輪大法的,他自己沒扎根,先不叫別人知道,就少一些干擾。他們讓我們晚上八點多鐘去,那麼遠,我那幾天在女兒那幫著照顧孩子。想一想一個人得法多麼不易,我不能被干擾住。于是我叫十歲的女兒和我一起去。第二次找同修的車把人接來。後來我們就花錢打車把人接出來。

我們這人多場好。我們對新學員也特別熱情和關心,給他們做吃的,給他們拿路費。用車送他們,他們也看我們的一言一行,說我們真的做到位了。就越來越有信心,尤其親眼看到小二他四姨的變化,加上他們自身的變化,就更有信心。經常兩個人從那麼遠的路走到我們村這里來。修煉快一個月時,偏癱基本上好了,他們整個變了個人。尤其到了二零一六年九月十四日這天,我們十多個人集體煉功前,B用原本不好使的左腿給大家表演又蹲又抬的,一會這麼走,一會那麼走,正著走、倒著走,都好使了。還用原本不好使的左胳膊舉那麼高給我們看,他簡直高興壞了。B同修剛修煉時,因為是孤身一人,有病還沒人照顧,又特別貧窮沒錢,覺的自己活得一點希望都沒有,精神壓力特別大,心里很苦。我們也不斷鼓勵他,現在他幾乎全好了,我們也都為他高興,真是無法用語言表達對師尊的感恩。

比較神奇的還有外村的一個人。她二十三年的瘺變成了骨髓炎,在大腿根處深到骨髓,無藥可治。想服百草枯劇毒自殺。結果煉功一個多月就好了。現在六、七年了,每年種四十多畝地,並且啥活都能干了。

還有黑龍江哈爾濱的一個姐姐,患雙側股骨頭壞死八年,我教她煉功後只一個晚上,第二天雙拐就扔掉能走路了。而她妹妹多年的風濕也只煉一天就好了。這種神奇的例子都是真實發生在我們身邊的。

我們珍惜每一個要學法煉功的人,盡量不錯過一個人,只要人家想煉,不管多麼難,都盡快去教。不能耽擱不能拖,一拖魔會干擾叫他煉不成。我會騎摩托車,所以有外地要煉功的我就騎車上門去尋找。因為我每次都先和新學員在心性上交流,新學員一上來達到法的標準高,身體變化就快。很快就出奇跡有了信心,能夠堅定的修煉下去。同時我們告訴新學員受益後要去洪法,力所能及的告訴別人自己是煉功好的,自己也會提高的更快。

邪惡迫害以來,我們村一直是公開煉功,我們一直是集體學法、集體煉功,而且要對新學員負責。尤其是A同修,對新學員特別負責,只要有煉功的她幾乎一天不落的帶著學法煉功,無論春夏秋冬,她對法堅定不移,這麼多年來我們一直在一起配合,幫助不少因病走來的新學員,又有經驗。盡管她沒有文化,自己寫體會很困難,但她做到了。

我們明白一個理,教別人煉功的過程,也是自己提高的過程。我們悟這也是師父給我們安排證實法的路。所以這麼多年來,每隔一段時間就有新學員主動來找要修煉。尤其是得腦梗、偏癱、小腦萎縮、糖尿病、半身不遂、痴呆、語言不清、走路挎框劃圈、心髒病、類風濕的,通過修煉都好了。有幾個都是醫院判了死刑的,回家準備後事的。A同修憑著對法的堅信和使命感,把臥病在床的重病人拽起來教煉功,都一點一點的好了。

主要是教的過程中,如果沒有對法的堅信根本做不了。過程中還要有經驗,不只教煉功學法,還要幫著過心性關。一般都是在矛盾方面或家人百般阻撓,不讓煉,而且給同修臉色看,不讓再去教煉功。我們這時就一起在法上切磋看是什麼原因,得怎樣去破除魔的干擾不能上魔的當。也不讓魔利用其家人把新學員干擾下去。我們真是放下了面子心仍然不放棄堅持教下去,為了不讓得法學員的家人反感,不斷的提高自己的心性。方方面面都得做好,與她們家人一起分擔照顧。因為偏癱行動不便,拉尿的都得照顧,不嫌髒,真是既教煉功又當保姆。一時的誰都能做到,但是一般這樣的人還有些痴呆,每天都得把著手煉功,因為病的太重往往有的人幾個月了甚至半年都不能自己煉功。要沒有對法的堅信,一般人真的是很難做到。

每當同修的心性承受到極限時,心煩、鬧心覺的干教不見好、沒有信心時,我們就在一起交流。覺的這也是我們助師正法的一部份。而且煩心也是自己應該修去的人心,自身也得加強學法,做好三件事,提高上來。

出現病業迫害的原因

我們還認識到有些老學員出現病業迫害,我覺的可以從兩方面找原因︰一個是修心性,一個是做三件事。

我看到有的同修重視學法煉功,心性也挺好,但不怎麼講真相。我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必須講真相救人。可以根據自己的條件用適合自己的方式講真相,用心去做。還要重視發正念,用心發。我發正念自身有感覺,體會到每一次發正念都能清除很多邪惡的因素。而有的同修三件事做的很多,但忽視修自身,愛听好話不讓人說,尤其是不重視小事,不重視與家人及身邊的同修發生的小事。怎麼修自己的脾氣性格頑固的觀念不願改,就是自己的花崗岩不讓踫。尤其是生氣。堆積時間長了,不是被邪惡迫害,就是出現病業,有的甚至失去生命,給法帶來損失。我悟到,最大的善就是講真相。所有的業力結都系在我們心上。解開系在心上的所有結,不生這世上任何人的氣。每當我們怨別人,生別人的氣,不原諒別人的時候,就有一個生命一模一樣的這樣對我們。所以原諒別人就是原諒自己。沒有什麼人心在法中去不了的。能不能去掉人心,也體現出自己信師信法的成度。一般病業重都是因為什麼事發生矛盾過不去生氣了,時間長不修自己從身體里壓出來。思想和身體是對應的,無論身體怎麼難受,自己都得有正念,別怕,別把難看大,身體不舒服時,邪惡也在往思想上攻,動搖你的正念。越不穩,怕自己身體嚴重怕得什麼病,甚至怕死,這都是邪惡加重迫害的借口。有師父在,有法在,放下生死,把命交給師父。心性符合法時,邪惡自滅,師父也會幫助清理。但自己今後必須實修自己,做好三件事,多救人。

由于文化和層次有限以上是自己所在層次的認識,有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溶于法中〉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