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遷安市七旬代淑雲遭五次綁架迫害

Print

【圓明網】河北遷安市建昌營鎮七十多歲的老太太代淑雲一九九八年臘月修煉法輪大法後,多年難治的疾病全好了,渾身有勁,下地除草也不用跪著了,騎自行車上坡也不費勁了,同時也為家庭節省了大量的醫藥費。

代淑雲女士曾在二十四歲那年,突然昏迷了七天七夜,家人送到醫院,身體做了全面檢查,在醫院住了一段時間,花了不少治療費,也不見好轉,最後也無法確診,為了減少家里的負擔,就到姥舅家住著去醫院扎針,也沒有效果,就只好回家了;經過中醫的治療,吃了很多草藥,使病情得到了緩解。二十七歲那年訂婚後,到部隊去相親,在半路的北京火車站坐電梯時又突然昏迷,病又反復,好心人在大衣兜里找到信封,才與家人聯系上,家人與好心人把我送到北京醫院,醫生對她未婚夫說︰她這病治不了,這樣的人也過不了日子。

代淑雲老人修煉法輪大法後,獲得了健康。然而,江澤民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發動了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代淑雲老人堅持修煉,遭五次綁架迫害,多次被迫害致昏迷。

第一次被綁架迫害

二零零一年的一天上午,代淑雲在家的大門外放小豬,村的張國強帶著建昌營鎮派出所的兩人到她家後,在櫃上抄走了一本大法經文,還把孩子的書也拿走了,把代淑雲綁架到鍵昌營鎮派出所,到派出所馬所長威脅說︰這本大法經文是誰給你的,說出來就讓你回家,不說就給你送上邊去。代淑雲沒說,被關在派出所一天一夜,于次日綁架到看守所。

過了幾天,公安局國保大隊的人找代淑雲問話,有個人在她坐的鐵椅子後面拿著電棍發出“啪啪”的響。在看守所,代淑雲三、四天還能吃點飯,後來就出現了吃不了飯的狀態,連水都不喝,身體沒勁。呆了二十天,他們又把代淑雲綁架到洗腦班,洗腦班的人看她的樣子,就往外推,還說︰這樣的大風都刮倒了的我們這可不要。後來就讓家人把她接回家了,家人被勒索了二十天的飯費。

第二次被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

二零零三年農歷四月十六日上午,遷安市公安局國保大隊的警察哈福龍帶著十個左右的警察,把正在地里種黃豆的代淑雲綁架到遷安市公安局政保科審訊逼供,代淑雲不吱聲,一不知名的政保科人員就用繩子在她的脖子上繞了兩圈,一不知名的人拿著繩子的兩頭勒她的脖子,哈福龍就用大電棍電她的大腿,電的代淑雲直蹦、昏過去了。

當代淑雲醒來時,哈福龍就讓她念一下他寫的審訊問話錄,代淑雲說不認字,他就自己念,代淑雲听後,回答說︰我可沒說這些話。哈福龍揪著代淑雲的頭發,往床頭上撞、又昏死了。然後哈福龍見她醒後,說︰電你已經四個多小時了,我妻子正在坐月子,沒時間再審問你了。代淑雲被綁架到劉季莊洗腦班非法關押,已不會吃飯了,由打掃衛生的法輪功學員張麗芹、劉玉華喂一些稀飯,一直呼吸困難。

十天後,又把代淑雲劫持到唐山市開平勞教所,因身體檢查不合格被拒收,他們還不讓她回家,又非法關進洗腦班,三十九天後,才讓建昌營鎮派出所一姓黃的司機把半死不活的代淑雲送回家。

從那以後, 不法人員經常不管白天黑夜的到代淑雲家敲門騷擾,搞得全家不得安寧。代淑雲的身體也不見好轉,半年後生活才能自理。

第三次被綁架、勞教所拒收

二零零四年冬天,當地地區下了一場中雪,哈福龍又開著一輛警車帶兩個警察把代淑雲從家中綁架到唐山市開平勞教所,一听說她五十九歲了,身體狀況又不好,沒用檢查身體就拒收了,他們沒辦法只好把代淑雲送回家。

第四次、第五次被綁架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八日晚上九點多,遷安市國保大隊郭志強,哈福龍伙同建昌營鎮派出所警察張朋等十人左右闖入代淑雲家中,強行搶走衛星天線大鍋一個,《轉法輪》書籍一本,真相光盤一個。

當時代淑雲已經脫衣服睡下,他們讓她跟他們去,她不去,他們還想綁架代淑雲,這時代淑雲出現了休克狀態,結果,他們用被單把不省人事的代淑雲抬上車,關到祺福大街老種子公司院內的四樓洗腦班中。二、三個月後,家屬被勒索5700元錢,丈夫把錢交到村支書湯雲福手中,由他交給了國保大隊的人,也沒給開收據。

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七日,代淑雲和別的學員去徐崖找老太太袁鳳蘭,剛到她家很短的時間,被她的家人舉報、威逼、恫嚇,還對袁鳳蘭老人又推又搡,心疼被公安局勒索的金錢,想讓我們賠償這筆錢。原來,袁鳳蘭老人因修煉法輪功,二零一一年二月被遷安國保大隊警察綁架,警察勒索她的三個兒子每人一萬元錢,共三萬元,才放回老人。這是江澤民煽動仇恨、株連迫害的惡果。 國保大隊的警察來到後,把代淑雲綁架到公安局,搜走她身上的200多元錢,身體再次出現無知覺的狀態,這才放回家。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