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信師父 正念正行

Print

【圓明網】我是一九九八年四月得法的女大法弟子,今年六十八歲。第一次煉功後,師父就幫我清理身體,滿身長出許多大疙瘩,其癢無比,我知道是師父在幫我淨化身體,我就只當沒事似的,過了幾天就全好了。
我沒有上過一天學,但我能懂得師父的講法。不管是听師父講法錄音,還是听同修讀法,我都能听得懂。集體學法時,我自己也跟著慢慢的讀,有不認識的字就問同修,時間長了,我就都能讀下來了。只要下工夫,用心學法,師父就無條件的幫我。現在師父的全部著作四十多本大法書,我都能通讀。我的身體健康到挑一百多斤重的水不在乎,這是不煉功的人永遠體悟不到的。

剛得法一年多,邪黨就開始對法輪功行瘋狂的迫害。當時我真是不知所措,不理解為什麼這麼好的功法不讓煉了。後來聯系到兩個同修,交流後,覺的我們應該出來證實法,講真相。于是我們商量好,白天他們就在我家用手寫真相標語,晚上我們三人就用漿糊把這些標語貼出去。剛開始人們看到這些標語都感到非常震驚,同時也驚動了那些邪惡(這是第一次發現這些粘貼)。公安局派出所的人一邊派人撕,一邊調查是誰貼的。折騰了好長時間也沒有結果,後來就不了了之了。從那以後,走出來講真相貼粘貼的人就越來越多了。

正念正行 有驚無險

在這十幾年的救度眾生中,我心里時時都這樣想︰做救度眾生的事是最神聖最偉大的,最正的。不允許任何邪惡干擾我。在二零零三年的一天夜晚,我一個人出去發真相資料,發著發著,不知不覺走了一條死胡同,這時突然來了一個人,我無法避開,身上還有那麼多資料,心想不能讓那人發現我,這時我看見屋旁邊有一個裝菜的空筐,我就連忙跑過去蹲在地上,將那個筐蓋在頭上,但還是有一條腿拿不來,我就發正念請師父加持,不讓這個人看見我,那人就真的沒看見,很自然的從我的腿上跨過去了。我心里充滿了對師父的無限感恩!起身繼續發資料,之後安全返回。

還有一次,也是晚上出去發資料。因為看不清,又走了一條死胡同,這時來了一個人,我想讓這個人走過去之後再發,沒想到他就是這家的主人。我趕緊請師父幫忙加持弟子,讓這人去做點別的事,讓我好出去,我就這樣一想,只見那人到車那邊提水給車加水去了,我趁機安全脫身。

還有一次發資料,發到一家門口,看見他家的燈還亮著,我就到他家對面的住戶去發。一會兒,我發現那家的燈關了,我就返回來發這家。沒想到他熄燈後就站在門外觀察,晚上看不清,我剛伸手給他家放真相資料,突然一只手牢牢地抓住了我的胳膊,他說旁邊就是國保大隊,他要把我送到那里去,接著就把我往那邊拖。我想不能讓他干壞事,我就給他講真相,我說我們都是好人,法輪功是被冤枉的,我是來給你們送資料,讓你們能明白真相得福報……我講了很多,那人听後,終于松開了手。感謝師父的加持,讓我不驚不怕,智慧的向這位世人講了真相,不但沒讓他干壞事,反而讓他得了救。

有一段時間,我給女兒帶孩子。我想帶孩子也不能耽誤我救度眾生的事。我經常是帶著真相資料抱著小孫子到各個小區去發放,有些是要用門卡開門才能的新區,我就請保安給我開門,因為抱著孩子,保安也不懷疑,開門後我都是把所有的資料都發完了才順利回家。

這麼多年來,為了揭穿謊言救度眾生,我四處奔波。很多時候都是和同修們到外地通宵發放。那時夜間經常有巡邏車到處轉,我們一邊發資料一邊發正念,讓巡邏車上的人看不到我們,正念一出他們真的就看不到我們。我們中年齡最大的七十多歲,最小的六十多歲,一直發到天亮,沒有一個人喊累的。有一次因為看不清,我重重的摔了一跤,我忍住痛,堅持發完後坐的士回家。下車後我就站不起來了,腿腫得很粗,歇了好一會兒,我才慢慢的爬家里去。

二零一四年九月的一天,我們到一個大集鎮去發真相資料和神韻光盤。我已經發完了,同修手里還有兩份待發,突然一輛警車停在我們面前,下來兩個警察對我們說,有人舉報你們發法輪功的東西,說著就把我們往警車里拖,之後把我們送到鎮上的派出所。我們給他們講真相,他們不但不听,還惡狠狠的罵我們,說你們還敢到老子的地盤上來發法輪功的東西,看我怎麼收拾你們。一邊說一邊用腳狠狠的踢了我幾腳,接著又打了幾個耳光,打的我滿口鮮血直流。我理直氣壯的對他說,我是快七十歲的人了,那你打死人了你是要負責任的。這時他才住了手。我們听師父的話,想到他們才是真正的受害者,我們對他們無怨無恨,所以凡是找我們談話的人,都對他們講真相勸三退。有的人不接受,但有一個領導當時就作了三退,我們從心里為這個人選擇了美好的未來而高興,早忘了自己手上和臉上的血還沒有擦呢。那次我們被送到看守所關了六天才放回。

邪不壓正

兒子在接我回家前已安排好了,讓在外地上班的女兒請假回家,我家周圍住的都是兄弟姐妹,約好了都到我家來開家庭會。兒女們說我關看守所丟了他們的臉,兄弟姐妹說我是傻瓜,說別人都不出去,就你到處跑,不顧家(其實家里的活都是我包了)。他們大吵大鬧的搞了一通,並說從今以後再不許我出去。

我一身正氣的回答︰我發真相資料是在救度被謊言蒙蔽了的人,是大善之舉。我是法輪功的受益者,法輪功受了這麼多的冤枉,我不站出來告訴人們真相,我還是什麼人呢?

一番話說的大家都不作聲了,一個個悄悄的回到自己家里去了。邪惡妄想利用我的家人阻擋我救度眾生,萬萬不可能。我照樣每天做著我該做的三件事。在這正法接近尾聲的有限時間里,我會更加抓緊時間多學法,多救人,兌現自己的誓約。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