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台河市法官急于結案 李葆華家屬要求公正

Print

【圓明網】七台河市法輪功學員李葆華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七日被桃山法院誣判三年六個月,上訴至中級法院。6月13日八點三十分,李葆華辯護律師曾武和他的父母見到二審法官李歡。李歡急于不開庭而結案,在律師有理有據的陳述下,稱匯報“上級”。

李葆華

2017年6月13日,李葆華的二審辯護人曾武律師,與李葆華父母,八點三十分到達七台河市中級法院,本著對法律的信任,曾律電話約定法官李歡,幾分鐘後,李歡到立案大廳的調解室,接待了曾武律師和李葆華家屬。

李歡見面便說︰我九點有庭(只給十分鐘時間),有什麼意見盡快說,並催促律師交辯護詞,聲稱要結案了。

曾律師說︰我們要求開庭審理,沒開庭,辯護詞不能交,家屬先發表意見吧。李葆華父親說︰一審,劉曉艷法官違法開黑庭,第一次違法要求律師安檢,第二次開庭程序違法,未提前三天通知當事人開庭……話未說完,即被李歡打斷。

李歡︰說重點,我只有十分鐘時間。家屬想繼續說,又被打斷。

李歡聲稱︰你說的這些我都知道,據我了解,都是一審律師的過錯。法院安檢,律師配合不就行了。開庭沒有提前三天通知當事人,一審劉曉艷法官也承認了,當庭宣布休庭後,也通知五天後開庭了,之後開庭是律師未到庭,責任在一審律師。並說,他相信他們的法官的職業操守……在這里,李歡把所有的過錯都轉嫁給一審律師,劉曉燕違法開黑庭,他都相信她的“職業操守”。

家屬繼續說︰王律師先接到其他法院的開庭通知,當庭也提出了,依法需要更改開庭日期,家屬要參加庭審也未讓進……家屬話未說完,又被李歡打斷。李歡武斷的說︰律師辯護詞交上來,二審不開庭了,要結案了,不交,就視為沒有辯護意見了。

曾武律師說︰首先,家屬說的有道理,請你認真听。之前家屬郵寄的控告信,相信你也收到了,我也看了,我認為家屬的控告有理有據,並不是無理取鬧,其中一審的違法事實說得很清楚,法律依據也很充足,希望李法官引起重視。不是一審律師的過錯,而是一審法院違法。

其次,我們要求二審開庭審理,不開庭就發回重審,您也沒必要為一審的違法行為承擔責任。辯護詞只是一種形式,你需要可以交給你,但是沒有開庭審理,你要辯護詞就是走程序結案,我們是不會同意的。

再次,本案雖是二審,可以不開庭,但是二審開庭是原則,不開庭是例外。本案一審程序重大違法,上訴狀和家屬控告書說的很清楚,李法官您也看到了,我就不重復了,一審開黑庭只有十幾分鐘就結束了,怎麼說來都是不合理的。二審是新聘請的律師,需要開庭發表意見,同時偵查人員和證人需要出庭作證,律師也申請作為證據的材料也需要隨案移送,經過辨認才能認定,否則依法都需要作為非法證據予以排除。如此沒有證據證明,怎麼給李葆華定罪呢?如果您不開庭改判無罪釋放,我沒意見,要麼發回重審,一審違法行為,一審法院予以糾正,以免李法官承擔未來終身錯案追究責任。

法官李歡見律師說的有理有據,只好說︰這樣吧,我再向領導匯報,再通知你們,辯護詞你還是要交,筆錄你看下簽字吧(法官李歡把他和律師的對話做了筆錄)。

曾律師問︰可以拍照嗎?李歡說︰不可以。不允許拍照,當然律師和家屬都拒絕簽字。

對于李歡法官的“二審不開庭審理,快結案了”,家屬態度堅決地正告李歡︰希望李法官保持公正的立場,如果你也像劉曉燕一樣違法裁判,我們會連你一起控告的。

民眾都清醒︰不開庭就是想暗箱操作嘛

談話期間,進來一位上訪的老爺爺,當听到李歡法官說二審不開庭時,便脫口而出︰不開庭就是想暗箱操作嘛。連旁听民眾都听出來了,他們就是官官相護,就是想暗箱操作。家屬听後有同感,並且告訴李歡法官︰你作為人民的法官得講良心……你說說到底是權大還是法大?如果權大,我們就不控告了,我們是信任法律才上訴到中院的。

李歡說︰我會遵守作為法官的職業操守,但還是催促律師交辯護詞,並下了最後通牒︰如果本月16號之前不交辯護詞,就按律師沒有意見處理,13日距離16日只有三天時間(他還是在袒護劉曉燕,想維護一審法院的錯誤判決,草草結案)。家屬對李歡的話持懷疑態度,若真能依照法律,為何不安排開庭呢?為什麼著急結案呢?

因李歡法官急需“要開庭”,匆匆結束談話,九點一十五分,家屬和律師離開了法院。從李歡法官見面就給十分鐘時間,到結束談話共40分鐘,連旁听的老爺爺都听明白了!法官李歡能听不明白嗎?也許李歡真的是有職業操守的法官,但是他所請示的“領導”是誰?這位“領導”他會依法公平處理此案嗎?

李葆華不承認一審的非法判刑

九點一十五分,李葆華的律師和家屬走出中級法院,便匆匆打車去了看守所,會見到了李葆華,李葆華的態度非常明確,他不會承認一審法院的違法判決,他會堅決要求二審公開開庭審理,假如中院一意孤行非法維持原判,他會繼續申訴到底的。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