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伊春市杜文良和孟繁明被非法庭審

Print

【圓明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七日上午八點半,伊春市翠巒區法院非法庭審法輪功學員杜文良和孟繁明。兩位法輪功學員被銬著手銬腳鐐,身體虛弱無力、顫抖,面色蒼白,說話聲音極小。孟繁明走路需要人攙扶,不知經歷過怎樣的迫害。

庭審一個多小時,公訴人違法濫訴,違法建議對杜文良判三年以上七年以下,對孟繁明判三年以下。

孟繁明妻子劉艷紅在庭審結束時,暈厥休克。警察不讓家人進庭,庭長喊警察︰人都啥樣了還不讓進來?才讓劉艷紅兩個哥哥給接出來。

庭審在開始宣讀參加法庭法官名字時,沒有讀完整的名字,只讀王法官或什麼法官或什麼庭長。旁听座位也是指定好的人,庭內座位都坐滿了,都是他們安排的。只允許法輪功學員每家一人進入,不能帶任何物品,不允許說話,否則驅除庭外。

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四日上午九點半,伊春市烏馬河區法輪功學員杜文良開車回家,在自家樓下被伊春市翠巒區警察綁架,其中有個分局副局長參與。杜文良抵制迫害,喊“法輪大法好”。很多路人圍觀,有人罵這些參與綁架的警察,世人都非常憎恨這種暴行。

警察們強行將杜文良塞進警車帶走。綁架的同時實施了非法抄家,並全程錄像,劫走杜文良家中全部法輪大法經書,還有打印機電腦,自家的車也被開走。

同時被綁架的還有烏馬河翠嶺林場的法輪功學員孟繁明和他的妻子劉艷紅。孟繁明家養木耳近四萬袋,正是搭架安置擺放的緊張時刻。還有租種的二十多晌土地待種,這一切都擱置了。家里十幾歲的孩子正在上學,現在無依無靠。

十五日劉艷紅被放回家,面對丈夫遭迫害,那麼多的土地待種,木耳袋急需搭架擺放,哪里都需要人手、需要錢,自己又不會開農機耕種,更不懂木耳技術,急得整天團團轉。劉艷紅三哥每天晚八點在伊春工地下班直接去翠嶺陪妹妹,三點前後起來干活,五點騎摩托車回伊春上班。

更讓劉艷紅揪心難過的是,孩子在學校里老師同學都問是怎麼回事,孩子承受的壓力極大,心里還惦記爸爸,害怕爸爸被打死或被判刑,孩子提出不上學念書了。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