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同修離世的反思

Print

【圓明網】一個多月前,我地區一個五十多歲、結束七年冤獄回家剛一年多的鄉村女同修,以病業的形式離世了。在迫害最嚴酷的形勢和環境下,她都能憑著對大法的堅定信念頑強的走了過來,然而出獄後,在相對環境較寬松的情況下,她卻被舊勢力利用病魔的形式奪走了肉身,對此,我們感到很痛心和惋惜。
同修離世後,我和周圍的幾個同修針對此事行了交流切磋,從以下幾個方面有所認識,寫出來和同修交流,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望同修指正。

一、安逸心不去,真能毀人

這位離世的同修生前曾多次被非法抓捕,被拘留十幾次,被迫流離失所達九年之長,後被非法判刑七年,關入濟南女子監獄迫害。在這個人間魔窟,她為堅持對大法的信仰,抵制邪惡對她的洗腦“轉化”,她身心承受了極大的痛苦,艱難的渡過了漫長的冤獄生活回到了家中。

回家後時間不長,她就出現了渾身無力象感冒的癥狀,而且越來越嚴重。我們得知情況後,找她交流了幾次,在發正念破除舊勢力安排迫害的同時,通過一起學法向內找,她認識到了自己產生了比較嚴重的安逸心、懶惰等。在感到身體不正常的情況下,沒能主動去破除,而是一味的符合這種狀態,不願煉功學法,也不想做救人的事情,把自己當成了病人一樣,只願躺著舒服一些。她想吃什麼,快八十歲的老母親想到她這麼多年承受的巨大痛苦,所以盡量的滿足她的要求。也經常從法上提醒她,但有時對母親的提醒,她表現的很是煩躁。

我們和她切磋,鼓勵她全盤否定舊勢力強加的一切形式的迫害,就走師父給安排的路,當時她好像是明白了,馬上也變的精神起來了,臉色也由黃變成了紅色,腰也能直起來了,真象換了個人似的,並表示回家後再不把自己當成病人了,一定堅持學法煉功,從思想和行為上徹底否定舊勢力的迫害。

回家一段時間後,她的病情急劇惡化,當我們得知消息趕到她住所時,發現她瘦的已皮包骨頭,喘氣困難,奄奄一息的樣子,完全不能主宰自己了,多名同修輪番圍著她發了三天的正念,最終還是被奪走了肉身。

事後,听她老母親講,同修回家後變化不大,被安逸心帶動著還是不煉功學法,追求常人所謂的舒服,給了邪惡因素繼續迫害她的機會。

修煉到今天,我們發現安逸心在很多同修身上不同程度的都存在,表現形式各種各樣,但不少人沒有引起重視,覺的安逸心比起師尊在《轉法輪》中提出的“色欲心、妒嫉心、歡喜心、爭斗心、顯示心”等要輕的多,所以不注意修去安逸心,還在不自覺的滋養著這個嚴重阻礙自己精的心。

安逸心在同修身上表現比較明顯的有幾個方面,如︰有的執著于看常人的電視,幾乎每天定點的看,造成了學法、煉功、發正念心不靜溜號,當同修善意的指出時,表現的很不以為然,所以這種不正確的狀態長期不能歸正;有的執著穿戴打扮、趕時尚,許多寶貴的時間都浪費在了逛商場購物場上;有的執著食欲,講究吃營養食品,甚至每天花大量的時間排隊去坐保健器械,花高價買保健食品,導致長期處于病業狀態;有的不願吃苦,盤腿怕疼,至今打坐仍然不能雙盤;有的五套功法不能一步到位,挑著煉,甚至三天打魚,兩天曬網;有的貪睡,夜間鬧鐘響了,隨手關上繼續睡覺,長期不發十二點的正念,種種表現等等,此心不去,會越來越重,慢慢的就會使人意志消沉,松懈修煉,象溫水煮青蛙一樣被毀掉。

二、整體配合不好,做事適得其反

當听到同修病危的消息後,城區多名同修主動放下手中的事情,急速的趕往同修的住所參與營救工作。同修的願望都是好的,由于事情來得突然,沒有做好協調工作,所以現場表現的有些雜亂︰有同修主張發正念、學法、交流切磋交替行;有的主張要長時間的發正念,不用在現場學法;有的不發正念破除舊勢力對同修的迫害,而是把自己所在層次看到同修的身體狀況,毫不考慮同修的現狀和接受能力不假思索的告訴同修,並一味的叫同修趕快找自己的執著心,弄得同修不知如何是好。

在集體發正念時,本來由一個同修統一念了一下發正念的一些具體內容,大家集中意念默默的發正念就可以了。可當我們剛發了一會兒的功夫,就又一個同修加上了幾句,這樣的情況重復了三、四次,顯得很不協調,搞得大家無法靜心發正念。有的倒掌現象嚴重,有的身體前屈後仰;有的迷糊打盹。由于我們做事心性不符合法的要求,不能默默的配合,證實自我的心很強,結果直接給魔難中的同修造成了極大的壓力,沒能幫上同修。

三、幫助同修的過程就是修自己的過程

第三天發正念時,有近二十個同修參與,身邊的同修讓我念口訣,其他人配合。我剛念完後,有一個同修馬上提出異議,要糾正口訣內容,我答應大家可以補充。結果一會又有三個同修把自己需要加的內容念了一遍,我听著內容大體相同,有些是重復的,當時我覺的臉紅發熱,雖然嘴上沒有說什麼,但心里有些不舒服,不平衡,認為她們嗆了我的面子,讓我下不了台,由于心不淨,所有發正念過程中心不靜,效果打折扣,沒能發揮正念的作用。

由于沒能及時的向內找,事情過後,心里老憋著一股氣,想把這事通過明慧交流一下,以此證明自己沒錯,完全陷于了常人的事情對錯之中了,忘記了自己是修煉人了。後來我一邊學法,一邊對照法找自己的執著,我找到了自己的爭斗心、證實自我的心、愛面子的心、愛听好話的心、做事考慮不周、粗心、安逸心、懈怠麻木的心、對同修漠不關心等等多個還沒有修去的人心。我抓住這些執著心重視發正念清除。

隨著不斷的向內找。我越發現自身存在很多的問題,不斷的清除,覺的心的容量在不斷的擴大,心性也在不斷的升華,我從心里感謝幫我提高心性的同修們。同時我也認識到了這次營救同修的不成功,在具體做法上,一個主要方面是組織準備工作不充分,在人員的多少上,發正念的具體做法上沒有提前達成共識,使發正念的現場忙亂無序。

四、後記

營救嚴重病魔中同修應注意幾點︰

1、現場發正念的同修不宜過多,最好是本人比較熟悉、相信的、法理清晰、正念較強的幾位同修即可。

2、對臨終同修的幫助要多加鼓勵,首先要全盤否定舊勢力強加的無理迫害,不要一味的逼迫其向內找,那樣會導致她信心受挫,對營救同修不利。

3、即便用天目能看到同修的一些情況也好,盡量不要當同修的面直接去說,避免引起她恐慌和誤解,對營救適得其反(況且看的也不一定是真相)。

4、集體發正念時,最好能騰出時間突擊幾天,晝夜不間斷,不給邪惡喘息的機會。

5、對被迫害後離開監獄的同修要及時的經常的多關心多交流,以便及時發現問題,及時得到解決。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