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護信仰 十三歲被綁架 十六歲遭勞教

長春法輪功學員孫肖雨遭迫害的經歷
 
Print

【圓明網】孫肖雨,男,一九八六年出生,十二歲時開始跟隨母親煉法輪功,按“真善忍”的標準做人,在家幫助母親照顧古稀之年的姥爺。姥爺腦血栓,生活不能完全自理,他們祖孫三人修煉法輪功生活得很快樂,姥爺過去的腦血栓也好多了,生活上也能自理了。

十三歲被綁架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流氓集團對法輪功進行殘酷迫害,孫肖雨和媽媽于二零零零年三月進北京上訪,為法輪大法鳴冤,兩人沒有說上話,被警察抓了回來。

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五日,孫肖雨放學回到家,見姥爺一個人呆呆的在家里坐著,知道媽媽被警察帶走了。從那天起,他承擔起照看姥爺的責任。媽媽被警察帶走時,那年孫肖雨十四歲,姥爺七十五歲,是腦血栓病,不但要照顧姥爺還要到勞教所看媽媽。媽媽于年底回到家中,沒有放棄她的信仰。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五日下午,九台區營城派出所所長劉樹生帶十多個警察和社區人,到孫肖雨家把大門踹壞,又來抓他媽媽,他上前制止,上來三個警察殘忍的毒打他,家里來的客人(二十多歲的姐姐)也被打的鮮血直流,古稀之年的姥爺也被警察推倒在地上,接著強行把他的媽媽帶走了。

十六歲的他遭受酷刑、非法勞教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三日下午三點多,三十多警察闖進孫肖雨的家,把每一個角落都翻遍了,大法書和真相物品,在院里堆了一堆,他們用小卡車都給拉走了。

警察給十六歲的孫肖雨戴上手銬,押上警車,綁架到營城派出所,警察讓他跪在地上,打他嘴巴子,有一個叫李玉忠(音)的警察,還用鑰匙用力抽他的頭,然後開始追問家里的書是哪里來的,邊問邊打罵。

七點多,他又被帶上警車送往營城分局,這次給他頭上套上了黑色塑料袋,喘不上氣來,他說難受、想吐,警察不理會。派出所和分局路很近,到了分局這次把他的手和腳分別用四個手銬銬在上下鋪的鐵管子上,成“大”字形,警察繼續打他嘴巴子,逼問家里大法書的來源還有真相資料的來源。在這期間因為停電,整個樓全黑,好幾個警察用那種強光電筒烤著他的臉和眼楮,他感到頭昏目眩。還有人給他買了一些吃的,可是一直到第二天八點他一口東西也沒吃到。

晚上十點多,警察說讓他睡覺,他以為自己躺下休息,但卻是讓他坐在椅子上,姿勢就是坐著,兩只手被手銬吊著,腳被手銬銬在椅子上,就這樣過了一晚,躺也躺不下,坐也坐不直。腳被手銬銬著不著地,吃不上力。

第二天的早上八點,被警察繼續頭戴塑料袋,押往九台拘留所。天很熱,他們居然把塑料袋套在他脖子上後,打了個結,使他更是喘不過氣來,幾乎要吐在塑料袋里了。後來下車的時候都已經吐黃水了,人抖作一團,站立行走都吃力,說話也發抖,警察讓緩了一會,便開始對他刑訊逼供,暴力取證,警察把他的兩手交叉(夾)在背後銬著;一只手是從腰到背,另一只手是從脖子到背,把兩手用銬子銬上,按住後背,反方向拉手銬,當時感覺手臂都快斷了,這樣的被折磨下,不得不說,書都是媽媽買的,條幅是自己和媽媽貼的,一直說到他們滿意時,停止了對他手臂的壓拉與酷刑。

逼供完,二十四日星期四下午,被送到九台看守所,關進小號,強行讓他背監規、坐板凳。在這期間不讓他大姨探視他,因為沒有家里給的生活用品,在看守所的條件特別差,他身上大約長滿了疥瘡,苦不堪言,至今身上還有疤痕。五月二十四日到八月二十三日,九十天,就一直被關押。

八月二十三日,警察叫孫肖雨的名字,大家都以為這個孩子被放了。可事實是,十六歲的孫肖雨卻被劫持到九台區飲馬河勞教所,非法勞教兩年半。二零零三年十月二日,他從勞教所出來時,體重才八十斤。因為媽媽還被非法關押,出獄的孫肖雨無家可歸。

至今沒有安身之處

十六歲,本應該在學校接受教育,卻因堅持做好人被非法勞教;十六歲,還是個孩子,就這樣被毀了他溫暖的家,致使他至今沒有安身之處。

他遭受的迫害和酷刑,只是眾多法輪功學員當中的一例,在中共的邪惡體制下這樣的示例還在發生著,但是天理昭昭終有報,善惡到頭終有時,中共體制下的追隨者即將面臨天理報應與人間法律的制裁。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