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中向內找 修去黨文化的習慣

Print

【圓明網】最近我感覺修煉狀態不好,心里苦悶孤獨,身體也出現嚴重病業的干擾。一條腿腫的像大象的腿一樣,腫脹的難受,走路都感到費勁,晚上睡覺經常被痛醒,學法煉功發正念迷迷糊糊。
師尊開示︰“有些學員哪,長期存在著執著,自己意識不到,甚至于也許忙于講真相、大法的事情,沒用心想自己,沒有仔仔細細想過自己,等到這個問題嚴重的時候、舊勢力不放過的時候,就表現出來了,所以這些事情你們千萬注意。不管那個邪惡怎麼瘋狂,你如果沒有毛病它不敢踫你。”[1]

師尊的這段話敲響了我的警鐘。師尊在法中明確的指出了我在修煉中存在的問題。是由于人的執著心,長期自己沒有意識到人心,被舊勢力抓住了把柄。造成了被舊勢力干擾,身體出現了病業的假相。

遵照師父講的法向內找。那麼最影響自己的人心是什麼呢?長期黨文化的灌輸和洗腦。從小到大,無時無刻,無處不在的無神論、化論、斗爭哲學、階級斗爭、暴力革命那一套洗腦和灌輸,使得自己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已經形成自然了,以為那就是自己的思想,遇事向外看,向外找,老是看到人家的缺點和不足,看不到人家的長處和優點。看到別人比自己差,就看不起人家。看到別人比自己好,心里就不服氣。說話語氣高調強勢,以我為中心,證實自我,顯示自我,突出自我。文革時期人整人、人斗人、反傳統、反文化、戰天斗地這些負面因素在頭腦里根深蒂固記憶猶新。

我從二零零七年開始背法,自認為自己背法背的多,法理清晰,平時老想與同修交流,看到同修在法理上說不出什麼來,就想幫助同修在法上悟,在學法小組里,經常是我一人在夸夸其談,一說就停不下來,別人還不能打斷。有同修很反感,對我說你少說點,學法要落實在行動上,這麼多年,大法都很熟悉了,你老是滔滔不絕說什麼呢。

人家不愛听,我就覺得委屈。我以為,老年同修大部份不上網,同修的交流文章看的少;看到他們用人的心去對待邪惡的迫害和常人中的事,心里急,我就帶著黨文化的一言堂思維方式,盛氣凌人,用自己悟到的去教訓別人。帶著強烈的爭斗心,不但沒有起到幫助到同修的作用,可能還把同修推了一把,起到了反作用,走了極端。

有位剛剛從監獄出來不久的同修到學法小組來學法。這位同修在我地大法弟子中有一定的影響,對大法的事非常熱心,做三件事也很精。我地情況很需要這位同修出來,協調大家,形成整體。我很期待和歡迎這位同修來學法,可是由于自己的妒嫉心,堅持己見,認為這位同修不要急于做事,不要大包大攬,先學好法,再向內找。這位同修曾兩次被判刑監獄迫害,前後達七年之久,我讓他找一找自己為什麼多次被迫害。我用的是激烈的、不善的語氣與他說了這番話,使得這位同修當時很下不來台,以後再沒有來學法。不久,這位同修被舊勢力拖走了肉身。給當地正法形勢帶來很大的損失。

經過這麼多年的修煉,我感覺自己並沒有修出慈悲心。對宇宙真善忍的特性的認識,只停留人的表面理解。思維方式還是黨文化觀念,強勢,盛氣凌人,順我心的話就愛听,不順我心的話就爭辯,發火,造成有同修說不願和我接觸。在同修之間造成了間隔,影響了修煉的整體。

聯想到同修給我提出的一些意見,遵照大法向內找,認識到共產邪靈灌輸的黨文化是後天觀念,不是真正的自己,這些負面因素不是我要的。我要的是回歸正道,修去人的各種執著心和後天觀念;返本歸真,返回自己的先天的本性上去。

通過學法向內找,我認識到;修煉是極其嚴肅的。雖然自己在修煉的路上走的跌跌撞撞,但是修煉還沒有結束,一定不能給舊勢力鑽空子。我是師父的大法弟子,一切由師父說了算,修煉中摔跟頭爬起來再修。有師在,有法在,信師信法,什麼魔難也擋不住我回家的路。

在向內找的過程中,自己的腿也在消腫。在此感謝師尊的慈悲保護。謝謝同修的無私幫助。合十。

注︰
[1] 李洪志師父經文︰《大法洪傳二十五周年紐約法會講法》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