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小道,得真經——一位德國女士的故事

Print

【圓明網】埃娃瑪利在兩天時間內讀完了《轉法輪》。“讀到好幾處我眼淚不停的流,震撼不已,這本書天機盡泄,是一部真正的‘啟示錄’!”此前她萬萬想不到,自己傾盡所有學來的各種靈修方法會在一夜之間變的無足輕重!

那是個在歐洲廣為人知的源于日本的方法,埃娃瑪利(Eva Marie)已經練習了很久,並且還授課于其他人。那天晚上她在靜坐中,一個非常清晰的念頭反映腦中︰“你在做什麼呢?和神的聯結另有其方式。”她震驚不已,直覺中這個信息是真的,她猛然起身,決定馬上放棄這個方法。

驚覺後的放棄

這是一九九七年的一天,大學即將畢業的埃娃瑪利邀來她所有的學生鄭重告知,她不再練習某某方法也不再繼續授課了,因為“這不是一個正法正道”。她當時的唯一收入來源就這樣斷了。

回想起二十年前的這件事,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哪里來的勇氣,她說︰“所有的靈修活動,並與此相關的謀生之路都終止了,並且我還不知道正道在哪里,接下去的路怎麼走。我感到自己仿佛一個人赤條條存在于天地間,一無所有,不知去處。”

信仰如同“面包”

沒有精神追求對埃娃瑪利是個不可思議的事。她出生在德國科隆西南部的一個農莊,在一個非常傳統的天主教家庭中長大,周日去教堂做禮拜,下午去靜心沉思,周六懺悔。信仰如同面包一樣不可或缺。

宗教生活對成年人可以是一種習慣,對孩童則更有可能是一種折磨。

埃娃瑪利說道︰“對我而言,宗教意味著戒律、懲罰、死罪和畏懼,當然也有一點點愛,然而更多的是承受痛苦和強迫性的,不是真的打開人的心,我沒有感受到慈悲。在教堂中,許多事我感到不對勁。布道的時候這樣說,可是實踐的時候是另一種做法。”

雖然年少的心中對宗教的戒律和形式有所反抗、抵觸和距離,但是在心里,她還是相信神的存在。“母親信仰聖母瑪利亞。當人的辦法用盡,沒有出路時,她會點燃一支蠟燭,禱告祈求高層生命的幫助和指路。她讓我感到無論怎樣,最後還是神給我們指出方向,神是存在的,對神的信任這一點是在所有事情上起決定作用的。這給我的影響很大。”

尋找通向神的路

三十二歲那年她決定學習心理學。她非常想弄清楚是什麼驅使人的行為,人自己的行為和其生活狀態之間的關系,包括人如何正面影響自己和他人。不過她知道,大學畢業後心理學只是她的職業,她會開設各種心理咨詢,心理學療法,當然也包括傳授靈修方式,並以此謀生。然而“科學不能解釋所有的事物。心理學是年輕的科學,和其他學科一樣,只能到某一個層面解決我們的問題”。

于是,她一邊在西方科學中尋求“解決部份問題的”答案,同時一門接一門的嘗試各種靈修方式,追尋現代科學無法給予的高層智慧。她說︰“我深信天地之間是有些什麼的,我們有的不僅是這樣一個肉身。靈體是真實存在的,只是我找不到聯系他們的方式。”

三十七歲的她還沒有修完大學課程,囊中羞澀,但是在尋道的路上她毫不吝嗇,多年來買書並參加五花八門的療法學習班,一心找到那個和高層生命接觸的方法,把每一分錢和全部的希望投入在尋找中,包括對神存在的信念和對未來謀生之路的規劃。

而在那個晚上靜坐中傳來的信息如此強烈而真實,使她甘願放棄這一切。

峰回路轉

不久埃娃瑪利大學畢業,開始了一個商務關系和溝通的培訓中心。九八年秋天,她和另一個心理學家結伴去科隆,參加一個進修課程。午休時她發現教室門被從里面鎖上了。一問之下,原來課程主辦方利用午休時間在房內煉法輪功。

“法輪功是什麼?”她追問,于是課程結束後主辦者將全套功法演示給她看,她當下把《轉法輪 》和《法輪功》帶回了家。

照顧三歲的兒子上床睡覺後,她打開書,就再也停不下來了。“讀到好幾處我眼淚不停的流,震撼不已,這本書天機盡泄,是一部真正的‘啟示錄’!”她在兩天時間內讀完了《轉法輪》。書中幾個章節讓她特別感到觸動,比如“附體”,她說︰“我明白了許多所謂的能量是另外空間招來的不好的東西在起作用。”“我理解到,所有以前學的那些東西,是在考驗我能否分清正和邪,真和假。我意識到自己在過去幾生中所有用過的靈修方式,在這生微縮一下,讓我再次經歷,考驗我對修煉正法的本心還在不在,意識到這一點,我不停的哭。”

“我已經放棄了自己所有的一切,人生夢想、規劃及金錢投入。而那時我還沒有找到正法,聚積起所有的勇氣放棄這一切時身心的極度空落(哽咽)……沒想到在那以後不久我就得到了法輪大法,我真的找到了大法大道。”

“讀完這本書後,我心里明白其實師父一直在人生路上引導著我,陪伴我(哽咽)照顧我,鋪設好每一步,包括尋找中每一次的嘗試、放手、再嘗試而沒有陷入進去,就連這些也都是師父安排好的。師父說(在大法書中),他替我們把不好的東西都拿掉了(哽咽),我心里不斷對自己說︰我走在正道上了!原來過往的所有體驗都只是一場考試, 只為今天做準備。”

放棄家產 平衡好家庭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對法輪功開始迫害。埃娃瑪利對中共不知羞恥栽贓陷害的打壓感到憤怒。她和德國法輪功學員一起迅速組織各種活動,向社會各界、人權機構、政府、媒體澄清事實,以正視听,這一做就是十八年。

去年埃娃瑪利的父親八十五歲了,他和兩個小女兒住的遠,埃娃瑪利安排好培訓中心的工作後,每個月都抽時間看望父親一次,替他做飯、洗衣,照顧他的起居,順帶和妹妹噓長問短。法輪功學員反迫害至今十八年,她一直拿出很多時間精力付諸講清法輪功受迫害的真相。父親本來對她離開教會就不太高興,但是看到她活得正直,也沒話可說。兩個妹妹則感到自己長期以來照顧父親多了一些,覺得自己吃虧,心有不平。埃娃瑪利知道這一點,她心里有個主意。

二零一六年的一天,她又帶上兒子去看望父親,在客廳里一家子喝咖啡聊天,氣氛和平時一樣。趁中間靜下去的片刻,埃娃瑪利清了清嗓子,從容說道︰“爸爸打算把我們家積攢的一些財產趁他還在的時候三個女兒平均分。我和我的兒子對此也討論過了。你們都看到法輪大法帶給我的改變。我的生活習慣,生活態度,你們看到真、善、忍帶給我和孩子們帶來的正面影響,他們也潛移默化的受影響,遇事也會按照真、善、忍去做。他們非常支持我去傳播,去講真相。如果我的妹妹覺得家產三個人平分不公平,覺得我對爸爸關心的少了,以至于你們為父親負擔的多了,我放棄我的那一份。這樣你們得到多一些,也不會不平衡。我和孩子商量過了,他也同意。”她轉頭對父親說︰“爸爸,我珍惜你,非常感謝你為我們三姐妹做的一切,供我讀大學,給我買車可以回家看你,那時我是個窮學生。謝謝你呵護我長大。我衷心地希望姐妹可以和睦,有一句話我必須告訴你們︰“要不是大法,我很可能在憤懣和氣惱中窒息而死。”

“我的憤懣和氣惱從孩提時代每次去教堂就開始了,兩個妹妹一次次找心理醫生,因為她們情緒低落,而我,如果後來沒有找到法輪大法,很可能最終在憤懣和氣惱中窒息而亡。”

沒有人說一句話,屋子里鴉雀無聲。埃娃瑪利停頓了一下,繼續道︰“我非常珍視大法修煉這個機緣。我會用我此生所有的一切,揭露對大法的迫害,直到迫害結束。沒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止我。並且我會照顧你,我愛你,會一如既往看望你。我有職業,獨立女性,有能力照顧我的孩子。我會盡力平衡好一切。我會繼續投入到洪揚法輪功和制止迫害中去。你們為父親做了很多,的確應該得到比我多。我放棄我的那份財產。”

大妹打斷她的話,說︰“不要說了,我們三姐妹均分。”沒有人有異議,自此也再沒有人對她參加法輪功活動有微詞了。

回想一生的追尋之路,她慶幸自己沒有因為時間金錢的投入而對小道戀戀不舍。大法師父在《轉法輪》中告訴我們︰“千年不得正法,也不修一日野狐禪”,這句話真是太對了。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