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心找自己 破除魔難

Print

【圓明網】這幾年自己在修煉的這條路上,總是無法保持一顆精和實修的心,但是師尊依然在看護著、珍惜著弟子,時時點化。反過來自己不但沒有珍惜時間、珍惜師尊給的一切,反而在救度眾生中用人心在做事,當時沒有認識到,最後走了彎路,這才知佛法的嚴肅,實在愧對師尊、愧對眾生。
二零一七年六月份的一天上午七點多鐘,我來到了大集貿市場。川流不息的趕集人都過來了,我當時站在東邊的路口給眾生講真相。講了幾個他們都說︰我們都明真相,也退出了。另一個人說我還控告江澤民了。回過頭我又往西走,時間不長我就勸退了十幾個人。打算待一會兒就往回走,經過轉彎處我在給另一個人講真相時,回頭一看,三個警察圍了上來,他們問我在干什麼?我說︰告訴他們保平安。他們說︰不對吧,你在撒謊。接下來就把我帶到了派出所。

警察把我包里的真相資料和護身符翻出來,其中一個警察說︰你今天拿這個資料是來給我們看的嗎?我心里想你們都看看吧,明真相才是得救的希望。這時,從外面來一位警察拿起資料就看,看完才出去。里面這位在玩手機,我對他說做好人還犯法嗎?他不接我的話。我就繼續發正念︰誰也不配來迫害我,只有師父說了算。

我發了很長時間的正念,也沒人來。快到十二點了,警察才來,我說什麼時候放我走?他們說快了,一會兒就放你走。隨後他們開車到我家,非法抄家,當天下午把我送到拘留所。在拘留所我正念不停,他們讓我做任何事就是不配合。後來把我送到監室。

我靜下心來找自己,忽然間想起在講真相的過程中生了“歡喜心”,才被邪惡鑽了空子,心想︰即使我有漏也不允許邪惡迫害,否定它。回想前一段時間同修之間在配合上表現自我、急躁心、看不上別人的心,看上去是在為整體著想,實際上是在用人心做事,沒有從法中真正歸正自己,你就是做的再多再好有什麼用。師父,弟子錯了。但即使弟子錯了也決不允許任何邪惡生命和舊勢力來迫害我。不知不覺中到早上四點了,離起床的時間還有兩個小時,剛閉上眼楮,天目看到了三個小包袱,又看到了蓮花。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鼓勵我,讓我放下人的東西。

到了白天,我看見監室里有兩個攝像頭,心想我還能煉功和發正念嗎?請師父給下個罩吧,讓誰也看不見我。但是心里還是有點怕,但又一想︰既然來了就得去面對它,這里的人也需要我去救度,不能錯過機會。所以我就利用上午和下午買東西、打電話的時間先給不去的人講真相,有的走了,有的來了,我都不錯過每一次機會,到走的前一天心想,今天再來幾個,下午真的來四個人,其中三個人做了三退,另一個也明白了真相。在這里,一共勸退二十七人。

這里面還有一段小插曲,我剛來的那天晚上,有個妹妹拿水給我喝,當時我很感動,對她的印象很好。她心里話也願意跟我講。她說她是因為吸毒來的,已經來好幾次了。她說︰這次判了兩年,過一段時間就要送到戒毒所,可到了戒毒所你就是拿錢也難辦了。可我和丈夫離了婚,家里還有一個十二歲的兒子上小學,這些年吸毒把父母留給我的房子也賣了,現在身上分文沒有,兒子還小誰來照顧他,你說我該怎麼辦啊,都是我造的孽呀。我告訴她說︰你後悔也沒用,听大姐的,你每天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也許會出現奇跡。

因為這幾年她接觸了很多大法弟子,對大法半信半疑。我說念念看,只有好處,沒有壞處,她答應了。有一天來一位京告狀被遣送回來的老姐姐。妹妹在說話間,無意中提起她以前有個相好的,他們在一起相處了六年才分手,現在落難了也不知人家能不能幫她呢。當時大姐問她那人叫什麼名字,住在哪。當妹妹告訴她後,大姐笑了,說他是我村的,現在可是能人了。妹妹說這麼多年他早把我給忘了。大姐說回去幫你辦。走的那天,妹妹把寫好的信叫大姐帶給他。第二天電話就打過來,獄警喊︰某某某你的電話。等她回來後樂的嘴都閉不上了。我說有什麼好事兒。她說她那個相好的願意拿三萬元錢把她保釋出來,過幾天還來看她。

最後我憑著對師父的堅信,在同修正念加持下,我十五天走出拘留所。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