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住正念 再大的魔難也會消除

Print

【圓明網】在二十多年的修煉中,我越來越體會師父的偉大、佛恩浩蕩。大法超常而神奇、博大而精深,真的讓小小的我時時感動的淚流滿面,師恩浩蕩啊。也深深的體悟到了學法的重要,體悟到了大法的嚴肅。
下面談一下自己在面對魔難時的體悟和認識,與同修共勉。不符合法的地方,敬請同修指正。

十年以前,我在母親家與幾個同修一起學法,學完之後,其他同修走了,只有一個同修在,母親突然就大汗淋灕的把衣服、頭發都濕透了,站那要嘔吐,極為難受的樣子,看起來就像常人的心髒病一樣。我和同修坐那就發正念,可是看到母親越來越嚴重。同修走了,母親要躺下,我剛要動念“躺下就不好了”,一下意識到不應該這樣想,然後就扶著母親同修躺下了,父親看到母親的樣子就哭了。

這一切都發生的很突然,我那時感到了另外空間有很多生命在看著我,看我內心在想什麼。我忽然意識到了,邪惡在利用我母親身體出現的不正確狀態同時在考驗我。我想,不承認你們的什麼考驗,就是不動心,不害怕。母親是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大法的,我對著躺在床上的母親說︰我們修大法了,師父早已經給我們淨化了身體,對我們是不是都一樣啊?她點點頭。但是我感到母親把身體出現的現象和以前自己得過的心髒病在聯系,在困惑。所以就和她說了一些修煉和常人身體的關系,啟發她的正念,當時還說了些什麼記不太清了。我和她說了也就是不到五分鐘的時候,母親突然就坐起來了,說我好了。我就給她換衣服,衣服濕的象水洗一樣,頭發也濕的都打綹了。父親高興的,只听他說︰“哎呀!哎呀……”都不知說什麼好了。我們三個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超常。十幾年了,母親再也沒有出現過這個狀態。

師父講到︰“我們作為一個真正的煉功人,應該在很高層次上看問題,不能用常人的觀點去看問題。你認為是有病的時候,那可能說不定就導致有病了。因為你一認為它有病的時候,你的心性就跟常人一般高了。煉功和真正修煉的,特別是這種狀態,它不會導致有病的。大家知道真正得病的,是七分精神三分病。往往是人的精神先垮了,先不行了,負擔很重,就使病情急劇的變化,往往都是這樣的。”[1]

師父的這段講法讓我豁然明白了,站在什麼基點看待大法弟子修煉中遇到的事情,這是關鍵。對身體出現不正確狀態的時候,心態很主要。特別是遇到身體出現象常人的“病態”時,如果內心平靜的理智的在法上認識這個問題,轉變觀念,把看起來是個壞事當成好事,魔難就會向好的方向發展。如果首先把它當成了很重的負擔,陷在其中不能自拔,就會使魔難加重,甚至變成無法逾越的大難。我理解“負擔”也就是擔心,擔心不就是怕嗎?相由心生、隨心而化,就使問題更為嚴重。其實,從修煉人的角度來看,特別是正法修煉,舊勢力會以此對所有大法弟子行邪惡的“考驗”。所有的魔難就是對大法弟子信師信法,走出人來的真實檢驗。無論其這麼表現那麼表演,反映出來的現象都不是真實的,都是針對此時的人心而來。

大法修煉,“生老病死”早已遠離了我們,師父已經把我們都從地獄除名了,我們怎麼還能用人的理來衡量自己的修煉呢?你要看重表面的現象,就會被帶到常人認識問題的復雜里面去了,而人在世間養成的習慣就是當遇到問題時總是找一些人的辦法來解決,腦子胡思亂想。大法弟子面對復雜的各種問題時,哪怕是自我感覺絕望了,沒有一點點希望了,你都不能被感覺帶動,只要守住正念,就是另一番景象,“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魔難在不知不覺中消失的無影無蹤;得到的是心性的提高、層次的提高,走在師父安排的神路上。

九九年迫害開始後,我身體上也有過三次魔難,但走過來的方式都不一樣︰

二零零六年左右,我的腰部突然疼痛難忍,不能直起來,只能躺著了,同修知道後給我發正念,結果,快要到一周了,我卻躺在床上一動不能動了,開始時還能翻身,後來不能翻身了,更嚴重了。看到我丈夫和兒子積極的做家務,我忽然悟到︰都把我當成了病人了,我不能躺在這里,修煉人怎麼能跟病人一樣呢。我就在想︰做什麼能讓腰更疼呢?洗衣服。這時家里沒有別人,我就決定去洗衣服,我都不知道本來連翻身都不能的我怎麼起來後走到衛生間的,把大盆放滿了水,用搓板猛的用力搓洗衣服,當時腰怎麼疼的都不在意了,我就要讓它更疼,看它能疼到什麼樣,我就這樣讓腰部用力使勁搓洗衣服,結果,不一會的時間,我的腰就好了,邪惡對我的迫害消失了,至今已經十幾年了。

第二次是在二零一二年的年底,我被監獄迫害出來以後,回家看到丈夫得了腦梗、糖尿病綜合癥,人黑瘦的,全身無力,天天吃藥,家里到處都很髒,地面、床單等等盡是污垢。丈夫為了治病還招了附體,屋里供的大櫃子滿是狐黃白柳,真是不知他和孩子這四年多是怎麼過的。而且我的父親剛剛去世十二天,我沒能見到最疼愛我的父親最後一面。我看到眼前的一切一切心都被帶動的真是欲哭無淚啊。

兩個月後,我突然尿血,曾經在醫院化驗報告單上紅細胞計數,正常值是0-30.7,而我卻高達14339.20;白細胞計數,正常參考值︰0-39,而我是883.6 ,把醫生都嚇的說你這也太高了,我這不能看了,你轉科吧。這與獄警給我吃的菜里拌了不明藥物有關系。這次尿血疼痛的很,一分鐘就去排尿幾次,我想,這個不是病,修煉人沒有病,我就相信師父相信大法,把一切都交給師父,放下一切。然而,還時時的看看效果,我覺的自己沒有真正的相信師父,嘴說把一切交給師父,實際並非如此。這時我就問自己︰你真的相信剛才說的“把一切交給師父”這句話了嗎?查找自己,果然自己沒有真正的發自內心的相信師父,還在顧慮重重、瞻前顧後,怕這怕那的,希望馬上有個轉機。當時有個念頭意思是我這幾天收拾房間,坐在地上又涼又潮造成的。丈夫和孩子讓我上醫院看看,我就堅持不去醫院。邪惡的目地就是在鑽我生活的艱難、親情干擾,再加上身體出現問題的空子,企圖摧垮我的意志,毀掉我的修煉。邪惡什麼都不是,我有師父看護,我再次堅定正念,信師信法,不再想這個事情了,該干啥干啥,兩個小時左右,尿血的癥狀消失了。家人也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

第三次,二零一六年下半年,一天我突然渾身像虛脫了似的,頭暈、發燒、想吐、渾身難受、起不來、從未有過的那種難受、思想中感到無能為力的。當時我丈夫去世不到一年,孩子剛剛工作,早晨四點多就上班去了,家里就我一人。我知道這是邪惡對我的迫害和干擾,怎麼辦?我想到師父說過的︰“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2]所以,除了整點發正念,我就背法,時時的背法,想到哪里就背,不停的背,心里就想法,其它什麼都不想。當負面的念頭出來,我就是背法,幾乎沒有吃什麼東西,整整三天,我就恢復了正常狀態。期間,也有干擾,就是讓我灰心,讓我感到怎麼都沒用,甚至是越來越重,沒有一點希望好起來。當時的每分每秒都要無法堅持了。可我就是堅定自己的一念,背法,調整心態,不把它們當回事,不去放大負面的東西,不被感覺帶動,就是不停的背法。我體會到了,就是沒把它們當成負擔,不害怕。堅定的意志不可動搖,師父就會幫我們走過魔難,如果思想一動搖,邪惡負面的思想就會起干擾作用,甚至加大魔難。

後來認識到,這些魔難都是自己有沒修去的執著被邪惡鑽空子迫害。在修煉中,忙于做事,學法少,看不上同修,證實自己,面對問題繞開走,失去了提高的機會。放不下親情,遇事愛走極端,忽視了家庭和社會環境也是我們不可脫離的實修環境。執著對孩子的情,當他受到委屈的時候,心里隨著孩子的情緒動,讓他過好日子,怕他受傷害,因此對別人產生怨恨,造成與常人之間的矛盾,造成了家人對修煉人的不理解,沒有真正的實修自己。

學法中我認識到,魔難中沒過好的,往往還有這方面的原因,就是缺乏堅定的意志和敢于吃苦的恆心,守不住正念,負擔重、害怕,把難看大了,又怕吃苦;總想感受身體的變化,思想也隨著動。那不是動心了嗎?心性提高不上來,邪惡也會抓住把柄迫害,魔難就會長期不能消除。師父不會幫助一個常人單單除去病業的,人就是有生老病死,人有人的生存的路,人做什麼都要自己去償還,這是天理,只有修煉師父才能管的。

一個多月前,我去看一位剛剛從醫院輸半個月血回來的同修,她告訴我,自己身體不好,肚子都滿了,意思是有兩種情況,她才知道醫院說是癌癥。住院前,她已經很長時間這個狀態了,肚子有些鼓鼓的,小便失禁,渾身一踫就疼,很怕冷,就用小被把肚子圍起來。我悄聲問她︰你是怎麼去的醫院?她說︰我都迷糊了,這能跟師父回家嗎?我去醫院,好點我再好好的修煉,跟師父回家。她說到這里時,我似乎明白了什麼叫一手抓著人,一手抓著神了,思想中的細微變化,很難分的清是神念還是人念,其實也很容易分的清的。我壓低聲音說︰當時你迷糊了,要是直接求師父救你多好啊?她沒有說什麼,很迷茫的樣子,不知如何回答我。她也說過自己悟性不好,不會悟啊。我感覺她還是法學的少,分不清人神之念,用人的辦法解決修煉中的問題,沒有把自己身上發生的事情當成修煉人來解決,卻把身體出現的不正確狀態當成了“病”去治,結果到了醫院就比在家時嚴重,下不了地了,翻身都很困難,大小便也在床上行了。她還對我說,我有計劃,過幾天每天晚上讓兒子兒媳扶我起來坐會,一天一天的,慢慢就會好的,還告訴他們,我好了你們也減輕了負擔。看到她無可奈何、稍有些麻木的樣子,深深的感到了學法、實修是何等的重要啊,每一關每一難,都體現在“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後來有同修主動出來牽頭,身邊的同修去她家和她一起學法,交流,慢慢的她能坐起來學法、發正念了,過程中同修們也付出了很多,也很重要。熟悉的同修怎樣把握也很重要。

怕心,不僅僅體現在邪惡操控警察在綁架大法弟子,利用毫無人性的警察迫害大法弟子,同時也體現在,邪惡利用另外空間的亂七八糟的變異的、敗壞的生命,直接對大法弟子的修煉、身體、一思一念行干擾和迫害。這時,沒開天目的我們看不見另外空間,看不見邪惡的生命在干壞事。那麼就需要我們站在大法的基點上,站在正法修煉的角度去堅定正念,信師信法,認清邪惡,清理邪惡,全盤否定邪惡的一些安排。

個人所悟,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請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二》〈排除干擾〉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