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取中”

Print

【圓明網】師父講︰“大家看到了,宗教在當人類道德走向沒落的時候,在社會上起到的作用是什麼。它度不了人還敗壞著人的正信。作為一個神職人員哪、出家人哪、修煉人來講,常人是把他們對神的寄托、信仰、他們的希望都寄托在這些人身上。而這些人做不好,就不只是他個人做不好;修煉團體、宗教走不正,就不是它本身走不正的問題,它會使整個社會敗壞的,會使很大的人群發生問題。同時,他們的不信神,對眾生,對信神的眾生來講,那是最可憐的,也是最可悲的。所以未來很可能是沒有這種宗教形式的。人類將來學的課本可能就貫穿著法的因素在里邊。在社會活動中能夠做的好的、能夠做的更好的,那可能就是在修煉了。大法弟子今天你們所做的這一切,你們回想起來,何嘗不是這樣?大法在世間就沒有那個有形的這種東西成為一種社會政治。”(《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三年加拿大溫哥華法會講法)

由此我理解到,作為大法弟子在修煉中、證實法中、日常生活中,能夠“取中”是非常重要的。剛得法時,覺得大法太好了,常人的一切都不重要了,全心全意的投入修煉,但是有一點,只要干擾學法、干擾修煉,甚至是在常人中應該承擔的工作與家庭責任而耽誤的時間都不願意了,理由是佔用了修煉的時間、讓同修們听起來自己是把修煉放在了十分重要的位置,其實細挖一下思想深處的根,是骨子里的“私”沒有去掉。

這麼多年修煉與證實法體會到,很多魔難都是不能“取中”造成的,換句話說,就是不能正確理解師父講的法、骨子里的“私”沒有去掉造成的。剛得法時,我正一邊工作一邊修了一門廣告學的大專學歷,得法後,覺得修煉唯此為大,學歷也不修了。當時認為自己對法真是堅定,同修們也認為我放棄了人的東西,現在想起來,是自己不能正確理解法,導致修煉的路不能走正,未來人修煉不能都不上學、不工作了,所以當時的做法走的就不是師父安排的路,那走的肯定是舊勢力安排的路,魔難因此而加大。

九九年七二零後,很多同修走出來上訪、證實法,留下了可歌可泣的衛法護法的壯舉,有的同修講︰法正不過來就不離開北京,還有的同修把房子賣掉住在北京,等法正過來才回去。當時的這些認識,我們不能說同修認識的不對,但是,我們冷靜下來好好學學法、好好挖挖根、去去執著,我們會發現,我們的路可以走的更正。

師父多次講過要我們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狀態修煉的法理,在經文《去掉最後的執著》中師父是這樣講的︰“我在法中告訴你們要最大限度符合常人修煉,從未說要符合什麼常人。和常人一樣那還是修煉的人了嗎?”(《精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在修煉中,怎樣做才算是“最大限度符合常人修煉”、又沒有符合常人呢?我們又該如何正悟師父講的這句法呢?

比如︰有的老年大法弟子被子女的一些事情拖累,有的整天忙于常人事務,為子女帶孩子、給子女做飯、家務也全部大包大攬,一天忙的沒有一點時間學法和救人,最後身體出現嚴重病業,住了醫院;更甚者被拖走了肉身。

針對這些情況,不同修煉狀態的同修都有不同的理解。有的認為,我們修煉人處處應該體現出好人的風範,子女的這些事必須幫忙做;有的說,這是舊勢力的干擾,修煉和救人的時間這麼緊張,根本不應該管這些事,人各有命,子女的這些事讓他(她)們自己解決。最後,爭論不下,都認為自己在法上。

這些都是修煉中遇到的具體事兒,我們應該如何真正在法上認識這些問題呢?我個人認為,既然大法開在常人社會中,法中要求弟子最大限度符合常人修煉,那麼,從形式上我們和常人沒有什麼兩樣。落到具體問題上,子女遇到困難了,我們應不應該幫呢?其實不在幫與不幫的本身,關鍵是,我們絕不能把自己完全陷入常人中,因此而放松了修煉。師父在《紐約法會講法》講︰“修煉的事情是宇宙中最大的一件事情”。如果我們時刻把修煉與救人作為最大的事,精的意志就不會減,幫與不幫,我們修煉的路都能走正。

我理解,遇到這些事,走兩個極端都是不對的。有的同修覺得我們處處要做一個好人,對子女的事情就應該大包大攬,最後忙的沒有一點時間學法和做證實法的工作。我們修煉是從做好人做起,但我們決不僅僅是為了做一個好人,指導我們升華的是大法、決不是做好人的道理。子女遇到困難了,做父母的,又有時間和精力,力所能及的幫助一下,沒有錯。但不要大包大攬,該是子女應該承擔的,一定要讓他(她)們自己去承擔,更不要成為子女的奴隸、被“情”左右的分不清輕重。

有的是出于私心,怕幫助子女佔用了自己的學法時間,把這些事全部歸為干擾,這兩方面的認識都是在走極端,都是對法的認識不足,都容易被邪惡鑽空子。

我們是家庭中的一員就要扮演好自己的家庭角色、但心必須在法上;我們是單位中的一員,就必須做好我們的工作,但心同樣要在法上;我們是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就應該做好自己該做的一切。說來說去,還是修煉中的事,自己修好了,常人的事、大法的事也都做好了;自己修不好,常人的事和大法的事也都不可能做好。

修煉中在任何事上都不能走極端。“我們是大法弟子在走最後圓滿的路,走正自己的路也是證實法的一個方面。”(明慧編輯部《法理與人情》)大法弟子要給未來留一條最正的路。我們腳下的路很窄,舊勢力的殘留因素也在虎視眈眈,不允許我們有一步走偏。

讓我們真正學好法,走好最後的正法之路,最後用師父的一句法與同修共勉︰ “我告訴了你們法的莊嚴、神聖,目地是抹去你們對法的迷惑、誤解。”(《精要旨》-道法)

一點淺悟,不當之處,望同修慈悲指正。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