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人遇到的任何矛盾真得找自己

Print

【圓明網】最近在工作中遇到一個矛盾,就是突然听到有人說我強迫兩個下屬做了不應該做的事情,但實際情況是,我看到他們工作中的一些不理想狀況,詢問一下原因,並且和他們探討如何改。但不知怎麼回事,幾個回合傳下來,就變成了我強迫他們做什麼。
矛盾一開始出現的時候,我一下子就陷入到事情本身里去了,立刻想到的就是找他們,把事情問清楚,怎麼能這樣扭曲事實呢?但是,在澄清事實的過程當中,我發現越想澄清越澄清不了,甚至發覺同事中還流傳著另外兩個人以前也被我強迫過的情況。而真實的情況是︰那兩個人當時是因為沒有按照單位規定操作,我讓他們修改違規的地方。

那幾天我心里有點不舒服,覺的現在人怎麼這麼不真呢?怎麼隨便就扭曲事實呢?以後工作中不管那麼多了,大家都嘻嘻哈哈的不是挺好嗎?當然也知道自己這樣想不對,工作不認真對待是不行的,當然我也要注意方式方法的改。可是,作為修煉人,這件事的發生肯定還有別的原因。踫巧的是,那幾天明慧網上幾乎每天都有關于如何向內找的修煉心得,比如“看到對方想到自己,修自己”,“他人表現是鏡子,反觀自己找執著”,同修發脾氣時要反觀自己等等,對我幫助很大。

我知道,不管別人如何,我一定要反過來看自己、找自己。一位同修說︰在和常人或修煉人接觸時,都會遇到各種各樣的事,有很多時候,我們往往陷在事情當中,去看誰對誰錯,其實不是對方的對與錯,是你有要修去的心。如果沒有你要修的,那麼也就不會出現那樣的事了,我們在修煉的路上不會出現偶然的事。

其實這些道理師父早就講過,在自己沒遇到這種矛盾的時候,好像覺的自己都明白,到時應該都能做到。可是當真正考驗來的時候,如果自己有這個人心、執著,就不那麼容易清醒了,就會不由自主的陷入到事情的對錯當中去,忘了找自己要修的心。

我和另一個同修(也是同事)交流這個問題,問他怎麼看待這件事情,幫我找找有什麼我需要修的心。他說他也經常遇到這樣的事情,平白無故被人冤枉,他就把自己當作是那個替人收養孩子背黑鍋的老和尚(中國傳統文化中的一個故事,神韻晚會曾經演過),修自己的忍辱負重。可是我自己感覺了一下,覺的我要修的不是這個問題。那種被人冤枉修忍辱負重的考驗我以前有過,所以這次不覺的自己怎麼為這一點動心,自己動心的地方是︰他們為什麼會扭曲事實自己還不以為然!

過幾天又在閱讀明慧網文章時,看到同修說︰說話夸大其詞,夸張或縮水,都能改變事物本來面目,也都失真或不真。我好像一下子明白了自己在這個矛盾中對應的執著,那就是我的“不真”。回想以前做過的一些事情,我會經常根據自己對一件事情的判斷和自己當時的情緒,對這件事情不自覺的用自己的理解來表述,其中難免有夸張或縮水的時候,其實也就是扭曲了事實,也是修煉人不修口的表現。這次遇到的這個矛盾不正是同樣的問題嗎?我不是也對自己的這種行為不以為然嗎?我動心的這個地方恰恰也就是我自己要修的這個問題!

那些同事的表現其實就是對著我的“不真”和不修口來的,演出來的這場戲是為了讓我意識到“不真”和不修口會給他人和環境帶來怎樣的傷害,讓我明白宇宙特性中的“真”是多麼重要,而不是讓我費力去澄清這件事情中所謂的“事實真相”。就像師父說的︰“他們怎麼樣能把看到的對方如何如何,反過來看自己就好了。”[1]

找到了修煉中要修的地方,感覺心里象放下了一個很大的負擔,再想起那些同事的表現,就覺的他們都很無辜,為我的提高而辛苦了,也更加明白了為什麼師父說要感謝給你制造矛盾的人。想到自己在過關時的那種不平衡的心態,還發現了自己尚未去干淨的妒嫉心和怨恨心。想起師父講︰“可是如果你要注重常人表面的東西,那你就是執著、你就是人心。”[2]我真是深感慚愧!修煉已二十年,還有那麼多的人心和執著,真的不能再這樣在實修中懈怠了!

修煉中的人心、執著,真是害人害己,特別是在這個特殊的歷史時期會被舊勢力利用來搞破壞,制造不和諧因素,影響大法弟子救人的力度,所以修煉人要特別小心,不要給舊勢力提供被利用的借口。寫出這個過關的體會,希望與同修共同精。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和時間的對話〉
[2] 李洪志師父經文︰《再精》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