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消極、人心 助師正法 救度眾生

Print

【圓明網】
一、在景點講真相察覺自己的執著心

某一天在景點,我舉著“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展板,站在幾位游客面前,有位中國游客就咆哮起來,他大聲吆喝讓我走開。我說︰大哥,我就是希望你們對法輪功有個正面的了解。可是他根本不听,一句話都不讓我說。

我轉過身去把展板給其他人看,在他們通往旅行巴士的路上,我一邊隨游客走,一邊開始播放“鄭重宣告”的錄音,這使那位咆哮的游客轉身命令我關閉錄音,並且使勁用手指戳我的前額,然後挽胳膊擼袖就要打我,他發狂的舉動嚇了我一跳,因為畢竟在日本動手打人的不多,而且在日本,不管多有道理,只要打人就會被治罪。我掏出電話說,你動手我就報警。他們的旅行團上車以後,我回頭,看到路邊賣紅薯和一群東南亞不知道哪個國家的游客站在那里傻呆呆的望著,中國人這粗暴的行為,大概他們也很少見到。見到我回身,他們不約而同豎起大拇指說︰“我們支持你!”但是他們不懂普通話,將就著會說幾句。他們問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那個人差點要打你啊!

面對這幾位善良的游客,我心里有些委屈,眼淚在眼里打轉兒,差點流下來,但是忍住了,並且很快歸正了自己,我向內找自己,為什麼被鑽了空子,致使邪惡乘虛而入?一定是自己的空間場不純淨,又忽視了發正念,才導致他們被邪惡因素操縱。他們畢竟是可憐的眾生,被邪惡因素毒害著,操縱著。但願他們還能有得救的機會!雖然我不恨他們,可我這委屈的心畢竟也是常人之心,我需要做到博大的寬容,“忍!”不是含淚而忍,是根本就不計不報,不放在心上。師尊說︰“什麼佛,什麼道,什麼神,什麼魔,都別想動了我的心,這樣一定會成功有望的。”[1]

我覺得還是沒修好自己,因為動心了,如果我不動心,真的做到位、修到位,這一幕也許就會改變了。我把中共活摘器官的事情說給東南亞國家的游客听,他們很震驚說︰他們回去會幫忙宣傳這件事情。這一正一邪的場面,不過幾分鐘,但是很觸目,每位眾生都在擺放自己的位置,一走一過間,大概就選擇了自己的未來。而大法弟子能做到的,就是改變他們的惡念,讓他們明白真相,被大法的洪恩救度。

二、在魔難中堅持做好講真相的事

那天同修說我自以為是,自大,我無話可說,我看到自己總是按照自己的方式想法去做事情,講真相也好,個人生活也好,活在自私的天地里,而沒有更多的去體會到別人或者日本大法弟子這個整體。

舉個例子說,這段時間,東京一直在一個區域一個區域給議員講真相,我出去發了一次關于中共活摘器官的資料,接的人很少,就再也不想去,覺得太浪費時間,不如我去景點,不管怎樣,還能勸退幾個、十幾個、二十幾個人,多有成就感!但是這是個整體,大家都不配合,做不到齊心協力,甚至不重視,講真相的效果和力度就不夠。

那天看到協調人苦口婆心的在網絡上用各種方式動員同修出去發關于中共活摘器官的真相資料,心里想,唉,不管怎樣,我不能漠視啊,要出去!要出去!就這樣,兩個多小時,發了很多傳單,效果遠遠超出我的想象。雖然有些人可能沒去參加揭露中共活摘器官的放映會,但是他們知道了在中國大陸活摘器官的存在,對這件事情表示了自己正面的態度,不也是在救度他們嗎?

發完傳單回來的晚上,我心里很慚愧,過去因為自己的想法、觀念,而障礙了師尊要救的人,要打開的正念之場,因為很多事情,表面是我們在做,背後是神的旨意,神的指引啊!

記得自己曾經做個夢,在夢中,一個隊伍在走,而我走在隊伍的旁邊,一會兒走在前面,一會兒掉隊。我很想精,卻如何也跟不上隊伍的度。我醒來,意識到這是舊勢力的干擾和安排,絕對不能承認的!之所以我被干擾,是因為我有些東西沒有意識到,或者意識到了也不想改,所以才造成這樣。這其中有我要修的東西,我要把自大的心,自以為是的心,我行我素不能配合整體的心放下,把自我放下,用純淨的心態面對正法中一切需要我配合的事情,這才是師尊要的。而大法修煉出來的覺者,要做到的就是放下自我,做到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法正覺。

申請難民,我的難民資格被拒絕,因此差一點被遣送回中國。雖然日本所承認的難民很少,但是到如此不堪的地步,對于我來說,真的如一個生死關。同修說我要向內找,這段時間疲于工作,被牽扯的精力常常跟不上修煉,可是,根據自身條件,能做多少做多少,一直堅持在做。我給自己找理由說,我真的不能時時刻刻都在精中啊!可是,時間就是生命,多做,就多救一個,少做,就有該得救的生命會面臨淘汰,背後的天體也會隨之解體,不能見死不救啊!

就這樣,雖然消極了好些日子,還是一點點甦醒了過來,想起了師尊《洪吟》中的《苦其心志》。我想在各種各樣的處境下,人心的打擊干擾中,能不能堅持修煉,能不能兌現自己的誓約,能不能繼續把救度眾生放在第一位。師尊告訴我們︰“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2]

我想就是多學法,多學法,多學法。在學法的過程中,消極和不好的物質就在解體。雖然這是我最困難的階段,可是,感謝師尊讓我感受到大法的威力,這也是我一生最幸福的時光,是因為能夠修煉,能夠和眾生在一起,把真相講給他們,看著他們慢慢明白過來,從而選擇得救。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二》〈排除干擾〉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