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被害死 小學教師再次流離失所

Print

【圓明網】河北省淶水縣法輪功學員劉玉敏女士被迫流離失所已近二個月。十八年來,劉玉敏女士屢遭迫害,丈夫吳彥水被迫害致死,她本人也多次被非法綁架、拘留、酷刑、被開除工作等,並多次被迫害的生命垂危。

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日,淶水縣公安局、淶水鎮派出所為了中共十九的所謂“維穩”,先後對劉玉敏實施非法抓捕、非法抄家,搶走大量個人合法財產,至今劉玉敏有家難歸。

劉玉敏,原本是淶水鎮東關小學教師,一九九六年修法輪大法後,一身疾病神奇般的一掃而光,被病魔纏身、長期休病假的她變得身心健康、容光煥發,神采奕奕,重返講台。丈夫吳彥水也因此走上了修煉之路,一雙兒女更是身心受益,小庭院總是歡聲笑語,其樂融融。“真、善、忍”法輪大法使這家人徹底改變了命運。

一九九九年七月後,雖然遭受種種迫害和不公的待遇,劉玉敏女士心懷善良,從不怨恨迫害她的人。她說︰中共和江澤民不僅迫害法輪功和信仰群體,同時也迫害了這些參與迫害的眾多公、檢、法、司和黨、政、軍等人員,欺騙和毒害了全國人民,因此使他們對佛法犯下了大罪。我衷心的希望參與迫害的還有良知的人們看清正法的形勢,主動停止迫害,將功補過,贖回未來。

一、酷刑之下正信不動

二零零四年四月一日,劉玉敏和其他法輪功學員在文化廣場以煉功的方式向世人證實法輪大法好,被非法拘捕。淶水縣黨、政機關、公、檢、法、司部門成立聯合執法隊,在淶水縣黨校辦洗腦也叫轉化班。使用各種酷刑強制轉化法輪功學員,逼迫寫所謂四書(不煉法輪功的悔過書、對法輪功批判的揭批書、不煉法輪功的保證書、與法輪功劃清界限的決裂書)。

在政法委書記孫貴杰的指示下,淶水縣法院副院長崔繼坤等人對劉玉敏行長時間毆打。劉玉敏被打得渾身黑紫,並被七次上繩捆綁折磨。崔插著腰凶狠的問劉玉敏︰你還煉不煉法輪功?劉玉敏回答︰“煉!”他抬手就打了劉一通大嘴巴子,喊道︰“給我拖到樓下,我就不信收拾不了你!”劉玉敏被關一個屋子,公安人員按著她跪在地上,雙臂用繩子纏住上提,從後背向前拉(此酷刑極易使胳膊殘廢),不停的問、不停的踢、打、罵、捆綁。從中午一直折磨到晚上七、八點鐘,劉玉敏始終不妥協,不寫所謂“四書”。被拖到樓上後,劉玉敏滿身灰塵,臉色慘白,嘴唇干裂浸血,雙目緊閉,處于昏迷。縣委副書記孫貴杰下令勒索了2200元錢才放她回家。

幾個月後,劉玉敏的臀部和大腿還有很硬的黑紫塊。

二 、丈夫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九日,劉玉敏的丈夫(法輪功學員)吳彥水被村長吳尚榮和副鎮長王金龍、副書記孟曉春騙到淶水鎮政府,要求交罰款,勒索二千元後將他非法拘留。十二月二十七日被強制捆綁裝上車掛牌子游街。之後又在看守所每天被強迫洗腦和超負荷勞動。

四個多月精神和肉體的雙重摧殘,使身高體闊的吳彥水已面目全非。劉玉敏多次找公安局要求放人,公安局國保大隊長戴春杰說︰“回家?我這就勞教他。”縣委副書記孫貴杰也出言不遜的訓斥。公安局紀檢書記劉耀華要求交罰款,被公安局勒索二千元,最後放人時公安局又勒索五千元。

二零零一年三月三十日,吳彥水從看守所回到家,人不能走路、眼楮看不見、全身浮腫、腿腳麻木、心力衰竭,大小便不能自理。公安、鄉政府和村委人員還不斷來騷擾。吳彥水忍受著痛苦,身體一天天惡化,五月二十日含冤離世。

三、綁架、監控、搶劫、株連子女

丈夫去世後,淶水縣公路擴建,劉玉敏家的房子被鏟平,她領著一雙未成年兒女居無定所。

二零零二年一天深夜,公安局國保大隊戴春杰帶領幾名警察到劉玉敏的出租房處翻牆越院,撬開窗戶跳到屋里,劉玉敏光著腳就被綁架走,警察把她兒子按倒,使小臉緊貼地面出不了氣,又掐住哭喊媽媽的女兒。劉玉敏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才放回家,熟人們見她骨瘦如柴都不認識了。這種綁架,在她丈夫去世後發生過幾次,每次都是生命垂危才放人。

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八日晚十一時左右,在縣政法委、六一零指使下,淶水縣公安局國保大隊數名警察翻牆入院到劉玉敏家中,以莫須有的罪名非法搜查,並將劉玉敏綁架。

二零零三年七月,劉玉敏剛被放回家,就有人監視,她只好離家出走。警察經常來找她,一次他們問她兒子︰你媽哪兒去了?兒子說不知道,警察把她兒子的胳膊擰背後按在地上,不許說話不許動,說要找什麼地下室,犄角旮旯都翻得底朝天,衣物和生活用品扔得滿屋滿院子。警察還經常三更半夜闖到兩個妹妹家搜人,教委、國保大隊還用工作威脅她佷女,脅迫她到親朋好友家去找人,所有親人的電話都被監控。

由于母親長期遭受迫害,兩個孩子承受著不該承受的磨難,都輟學去做童工。淶水縣公安局警察為了找到流離失所的劉玉敏,找到在北京干活的兒子,老板就辭退了他,女兒在理發店也常被他們騷擾。

劉玉敏不敢一個人在家睡覺,怕人敲門,兩個孩子在驚恐中、悲歡離合中艱難的度日。

四、又被迫害的生命垂危

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六日下午一點多,在六一零頭目王福才的指使下,由國保大隊長戴春杰帶領大約二十名警察開兩輛警車闖入劉玉敏家,砸門撬鎖,將劉玉敏家中的放像機、一台家中做買賣用的塑封機、一台筆記本電腦、大法書數本、《九評》書數本、電子書一個、mp3一個、小錄音機一個、訂書機一個、講法錄音帶一套、《九評》帶一套、師父法像全部洗劫一空。

劉玉敏被強行關入拘留所,當時一名警察威脅說要把她的一雙兒女也一起帶走。在拘留所里一個做筆錄的警察對劉玉敏拳打腳踢,在非法關押迫害了十三天,劉玉敏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在家人的強烈要求下,才被釋放回家。在非法關押期間她的兒子、女兒、佷女兒、弟妹多次要求看望都被拒絕。

五、翻牆入院、砸門撬鎖、搶劫財物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一日下午六點多,奧運會召開前夕,河北省淶水縣六一零、公安局、淶水鎮派出所等人到劉玉敏家翻牆越院,砸門撬鎖,非法搜查,企圖綁架劉玉敏,未能得逞。他們在屋里屋外房頂院牆翻了個遍,家中的物品被扔的到處都是,連床都被砸壞搜查,一片狼藉。在家里沒人的情況下,他們搶劫的物品有︰現金5000多元(女兒做服裝剛剛找來的本金,其中包括女兒兩個月的工資)、存折兩個(是劉玉敏妹妹的,讓劉玉敏幫助轉戶而放在她家的)、手機一部、彩電一台,DVD兩台,電視接收器與大鍋、錄音機一台、大法書籍法像,還有一套《九評共產黨》書。劉玉敏因無力償還被淶水公安局、派出所所搶劫的錢,向淶水公安局戴春杰索要,遭到戴春杰的拒絕。這突如其來的災難,逼的孤兒寡母走投無路。

六、光天化日明火執仗的搶劫財產

二零一七年八月三十日下午三點多鐘,兩輛車停在劉玉敏家門口,下來三個便衣闖入她家,到各各個個房間非法照相。當時劉玉敏沒在家,這些人問其兒媳︰劉玉敏哪里去了?兒媳回答不知道。

九月二十日上午十點多鐘,淶水公安局和淶水鎮派出所一行十人左右,非法闖入劉玉敏家,野蠻錄相;抓捕劉玉敏,入室搶劫︰搶走個人合法財產,劉玉敏當時走脫。

下午兩點多,警察又返回來,企圖抓捕劉玉敏,沒找著。警察告訴,一定抓住劉玉敏,如果她不回來,就讓他兒子頂替劉玉敏。他們把她的正房、配房整個家翻了個底朝天,從此家門口被蹲坑,家人手機被監听,家人出入常被公安跟蹤。

現在劉玉敏和她的兒女不敢回家。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