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一切機會講真相(譯文)

Print

【圓明網】尊敬的師父好!親愛的同修們好!

2004年我開始在俄羅斯修煉法輪大法。我現在居住在歐洲。我想交流一下我走出來向政府官員講真相的體會。

住在俄羅斯的期間,當我踫到跟法輪功有關的困難的情況時,我就試圖參與集體講真相活動。我參加了一些給公眾舉辦的活動。並拜訪政府官員,政治家和警察。對我來說這並不簡單。因為我從小就習慣于自給自足而不與他人溝通。小時候在家給客人念一首詩可以讓我幾乎暈倒。我只跟書本做朋友,而不是和我的小朋友們。

自2004年得法後開始學法,我開始明白了我的恐懼心和不願跟別人溝通的心也是某種執著心。2006年,我去給一位在莫斯科的高級警官講法輪功的真相時我的雙腿發軟,口干舌燥。 當時我對我的講真相效果抱懷疑態度。但這確實是我向前邁了一大步。它讓我把自我放到了第二位。它也讓我邁出了常人的框框。

在那些年中我記得一件發生在我身上的事件。 由于中共外交官的謊言,俄羅斯官員開始對法輪功有關事件采取負面的決策。他們不讓我們舉辦公開的活動。強迫中國學員離開俄羅斯。並命令警察跟我們做對。

我們意識到了我們要給外交部的主要部門和國際事務部門講真相。然而要接受高級官員的接待是極其困難的。他們也不願和人民溝通。並且通過他們的秘書和保安人員制造了不少障礙。他們也不接我們的電話。

有一次我正走在莫斯科的市中心。我帶著去見政府官員的幾套法輪功的文件和圖片。當我走過市長辦公室的時侯,我決定去拜訪一個國際事務部門。乍眼看這好像不太可能。但我還是決定試一下。當時我沒有任何怕心。否則我可能會等待,或者改打電話或取消此行。在我的頭腦中我只有一個念頭——我是大法弟子。我來這是給這里的官員一個做出正確選擇的機會。

“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轉法輪》)

就在安檢那兒我給秘書打了電話並要求拜訪一個國際性部門。 我在等待的同時也發著正念。奇跡發生了!也許秘書把我當成另外一個人了,或者……我被邀去拜訪國際事務部的負責人。會談進行的不錯。那位主管很認真地听我說。盡管他還是沒有搞清我是怎麼見到他的。他對在中國發生的針對法輪功罪行的事實非常震驚。他答應會把真相資料轉給管中國問題的專家。

在這之後,我悟到了是師父在幫我們!我們要做的只是從常人這兒向覺者邁出一步。只要我們有強大的正念邪惡就不能擋住我們履行我們的使命。

根據我對師父講法的理解,我們周圍的一切都是為我們的提高和實施我們的誓言而開創的。這可不是一件小事。盡管它有時看上去不重要。這可是給眾生一個能留在新宇宙的機會。

“你們雖然在救度眾生,在承擔這個歷史使命,同時自己也在修,有的時候踫到一些具體問題也會處理不好、協調不好。我說這個歷史的舞台就是給大法弟子留下來證實法、救度眾生的。”(《在新唐人電視討論會上的講法》,二零零九年六月六日)

面對在我一生中出現的不少艱難的局面,我悟到我們不能錯過任何師父給我們的講真相的機緣。我常常感受到在物質的表層,有一種反平衡物質干擾著我講真相。它還控制著我還存在的安逸心,遇到矛盾後的怕心,懶惰心。 我看到能摧毀這種反平衡的就是學法。深度的學法可以幫我找到抵抗我的那些還沒有修去的人心的力量。

2007年我有一個很不錯的經歷。當時有幾個中國學員被強行趕出俄羅斯。國家的移民辦公室沒有認識到法輪功在中國被迫害的事實。俄羅斯的學員試圖向這些部門講真相。然而要見到政府官員確是很難的。

我當時決定要買一輛二手車。我從一家報紙的廣告上找到了一輛合適的。我們達成了協議。我開始跟前車主聊上了天。我想告訴他法輪功和在中國的迫害。結果發現他對法輪功很了解。他在一家移民辦公室上班並負責收集有關法輪功的信息。我就把我手頭有的資料送給他看。我對師父給我們機會向那些平時無法見到的官員講真相真是太有感觸了。

我還踫到了另外一個情況。最近我用了我一個月的假期時間來走訪俄羅斯。我住在鄉下,同時我和我的家庭和鄰居保持聯絡。當和我妻子同修一塊住在俄羅斯的時侯,我們理所當然的向很多當地人講法輪功的真相。只有一個除外,就是當地的頭。

我清楚我必須要給他事實。但是在那5年中,我都沒有找到一個機會。兩年前,當我們抵達的數天內,我們的村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天災——以前從來沒有過的颶風襲擊了我們這個地區。很多大樹被連根拔起。房頂倒塌,電線都撕毀了。我們家的房子也受到颶風的影響。房頂有幾處被損壞。牆籬笆也被傍邊大樹的樹叉給砸了。

我們當時並不明白發生的原因。很明顯事出有因。而且與我們的到來有關。我們開始向內找我們的漏。我想到我們在這里居住了5年。而我卻沒能向我們這個地區的負責人講真相。也許現在是時侯了。作為居民想要見他的話你就只能得有個難題才行。于是我們找到了求見他的理由。但是他每個月只接待一次訪客,而且必須有預約記錄。我查了一下,發現沒有幾天就是他的接待日了。現在一切都變得清晰了。這是個給重要人物講真相的機緣。

我們來到了訪問處。秘書們試圖將我們送到那些不太重要的官員處。但我們堅持要見地區的負責人。我們的理由很充分——我們的房子受到颶風的破壞。我們來咨詢可否將村里的那些危及村里生命和財產的老樹鋸掉。這個地區的負責人接見了我們並討論了樹的問題。我們也設法開始了我們的主題——講法輪功和迫害的真相。

我們知道這是一位老官員,在職有近30年了。他也有親共的想法。在城里,還有共產黨領導人的紀念碑和有共產黨名字的街道。然而在整個交談過程中他急于要了解中國發生的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情況。我們還談到了中共邪黨的邪惡角色的問題。

我盡量的用我的心來說話。我試圖告訴他中共迫害法輪功的荒謬性和殘酷性。我感到他放下了他的大官頭餃而用他的靈魂來應答我。我們熱情的分了手。一年後當我們再次回來時,我們發現這位老官員升職了。考慮到他在一個地方當官30年後升了職。我們估計他了解了法輪功真相。我們希望他今後會站在正確的一邊。

如今我們住在東歐的一個地區。我和我妻子踫到了一個類似的情況。我們遇到了一個問題,只有去見當地的負責人才有可能解決。由于情況和俄羅斯的相似,我們決定去拜訪他。這個問題也觸及到我們的鄰居。于是我決定先跟他們,尤其是那些沒听我們講過法輪功的談談。

“哪塊踫到困難了不能躲著走,哪有問題哪就需要你們去解決、就需要你們去講真相了,你們一定要記住這一點!哪一旦出現問題,就是需要你們去講真相了。你們不要躲開它,哪怕它表現的再邪惡。”(《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日)

知道了師父告訴了我們去問題出現的地方講真相,我便同那些在沖突中起主要角色的人開始交談。我跟他們講了法輪功的真相和我一生一直試圖追隨的法輪大法的法理——“真,善,忍”。我給他們翻看了一本漂亮的有關大法的雜志並告訴了他們在中國的迫害。之後我們間的問題好像消失了。我們的心靜了下來以為問題解決了。

然而不久矛盾又出現了,比以前更激烈了。我開始找我的漏。我悟到,我有找到我居住地主要負責人的機會但我沒有利用。于是我就打電話預約。我們將在不久的日子見面。我悟到在這段時間內對所有發生在我們身邊的事件我們都要用來提高我們的心性同時去講真相。慈悲的師父會把機會給我們。我也會盡全力把機會留給所有的眾生。

感謝尊敬的師尊給予我們一條敞開的返本歸真之路。感謝師尊的慈悲!

以上所寫的都局限于今天我對法的有限的領悟。如有偏離法的內容請同修們指正。

(2017年歐洲法會投稿)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