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推廣神韻項目中修煉(譯文)

Print

【圓明網】慈悲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好,

在參與神韻這一崇高的項目來救度眾生的過程中,總是會有出乎意料的心性挑戰不斷地推動我的修煉向更深一層邁進。以下僅是我在過去幾個月中經歷的幾次修煉挑戰。

去除情的困擾

我從美國來,現居住英國,我的母親在美國居住。母親讀了大部分的《轉法輪》,同我一起練過功。她說這是一個很好的功法,但不適合她。我曾幾次嘗試著鼓勵她和我一起練功,有時她願意試試,然後覺得太累了,就再也不想練了。

我母親身患癌癥,就在我們神韻小組極其關鍵的一個時期,我的兄弟打電話來告訴我母親住院了,她體內出血且病情急劇惡化。他說我應該訂機票回去,覺得母親可能堅持不了幾天了。

有關母親的念頭不斷涌現在我的腦海,我感到非常難過。作為一個修煉人,我以為我已經修去情了,所以對于自己這麼強烈的感情感到吃驚。對于母親不會成為下一批大法弟子,我感到驚奇,因為她是我們家最能接受大法的人。

我想過訂機票回去,但是沒有做。如果因為母親的狀況我在如此關鍵的時期離去,這不就是干擾嗎?我的理解是,與我們親近的常人如果不能走入修煉,那就是修煉我們來的。所以,我告訴我的兄弟我會等到第二天醫生看過她以後再決定是否搭機回去。這給了我寶貴的時間來修煉自己。很明顯我需要修去情。我真心感謝師父給我提供這個機會又修除去一層。我拿起《轉法輪》不停地背誦著第四講中的一段,開頭是︰

“修煉就得在這魔難中修煉,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執著于那些東西,你就修不出來。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緣關系的。”

我不停的背誦這一整段,翻來覆去。我只想要師父的法在我心里。我堅決要將情去除。最終我感到自己非常平靜地沉浸在法中。第二天醫生看母親時,她的病情已經徹底反轉,身體大有起色,大家都覺得驚奇,我卻不覺得奇怪。

去除疑心和怕心

我從小就對自己充滿懷疑,我知道這是在修煉中應該去除的業力,所以當它出現時我會很努力地清除它。

今年,神韻團隊新組建而且我以前從未跟協調人在一起共事過。我覺得無論自己做什麼或說什麼都不順利。我試著交流我的想法並糾正一些誤解,但是情況並沒有改善。師父在《二零一一年華盛頓特區法會講法》中告訴我們︰

“大家知道有很多大法弟子建立的一些反迫害的項目、講清真相的項目、救人的項目,最主要的是大家要配合好,互相配合好才能把事情做好。”

自2007年起我就參與神韻工作了,因此經歷過成功和失敗。我的理解是,互相配合好對于我們這個整體充分發揮團隊力量突破困境是至關重要的。這是師父帶領下的最寶貴的救人項目,我們應該放下分歧配合好。根據我對法的理解,我需要修好自己。我意識到團隊中的沖突將會持續下去,直到我去掉了自己的不正的因素。向內找,我能看到我的自我懷疑。

我試圖深挖這個“自我懷疑”,我發現它基于害怕。我害怕令師父失望,令對我寄予希望的我的所有眾生失望。看到了這個“自我懷疑”是基于害怕,幫助我理解並去除它。在“去掉最後的執著”中,師父說︰

“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強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達到的。”

只要讀到這段法,我就能感到我的怕心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充滿我心靈的溫暖。

在我撥打重要電話前,我還會讀以下的內容,學習許多遍,這帶我進入一種無為的狀態。

師父在《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中說︰“相由心生還有這層意思,因為你把它擺高了,把自己擺小了。把那事情看的沒什麼了不起的,救人這麼大一件事情,做你們該做的,心里踏實一點,踫到听到什麼不太順心的、不太如意的也別往心里去,堂堂正正做自己該做的事情。不被邪的干擾、不被它帶動,那些不好的因素就不從自己這生,那邪惡就渺小,你們自己就高大,正念就足。真的都是這樣。”

這段法對我產生了巨大的影響。幾個月前,當給重要人士打電話時我會心驚肉跳,而現在我能夠泰然處之,甚至有好幾次我還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變得高聳龐大。

總結︰

我最近做了一個夢,夢中我和其他二十多人來到神韻夏令營進行體驗。這是一個新產品,我們在做推廣前的評估。剛開始的幾天充斥著大量的行政事務、信息和會議,大家都很累,但隨後我們飛往維也納進行舞蹈訓練。令人驚訝的是,師父在那里教我們跳舞。雖然我年紀大了,我的身體基能不是很好,但在夢中,我驚異的看到自己竟然可以如此輕盈、優美的舞動。我們中只有十個人能被選中表演,師父挑選了我,因為我很堅強。

醒來後我悟到是師父在鼓勵我,告訴我我的內心很堅強,要不斷精進向前。師父與我們在一起,為我們講法。法在我心,每一天我都會努力提高自己以履行我的誓約。

最後我將以師父的一段講法來結束,這段講法總是能在生活中指導我。

“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你們的修煉是第一位的,因為如果你修不好,你完成不了你要做的事情;如果你修不好,那救人的力度也就沒有那麼大。如果修的再差一點,那看問題想問題的方式都是用常人的思想、常人的想法,那就更糟了。所以大家千萬不能夠放松、不能掉以輕心。千萬年億萬年的機緣、等待,我們在歷史上所承受的那一切,都是為了今天。”(《二零一一年華盛頓特區法會講法》)

謝謝無比慈悲的師父!謝謝各位!

(2017年歐洲法會投稿)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