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什麼可以阻擋我踐行自己的使命(譯文)

Print

【圓明網】師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想和大家交流一下自己的經歷。去年10月份,我在騎自己摩托車時發生了一次事故。

從路對面來的另一輛摩托車離我非常近,車子鐵架的一處重重地撞到了我的腳。我感受到了撞擊,並且立即想到了沒事兒,我的腿沒有事兒。但是幾秒鐘之後我能夠感覺到疼痛,不能再繼續騎了,然後停到了路的一側來檢測我的腳部。情況不是很好,傷處有些腫脹,並且越來越疼。

由于當時我正在軍隊服役,因此我要電話聯系我的長官,告訴他都發生了什麼。幾分鐘以後一輛警車和救護車來的了現場,把我帶到了醫院。醫生檢查了一下我的腳部說我真是非常幸運,像那樣的撞擊可能會輕易導致我失去那條腿。但如此嚴重的撞擊,我的腿卻無大礙。其實當時我一點都沒害怕,我知道師父在保護我。醫生用固定式夾板安在我的腳上來防止扭動,並說我可以回家了,20天後再去復查。

待在家時,我感到非常疼痛,每次想走走動動時疼痛就會非常劇烈,但即使那樣我還是爭取每天煉煉功。20天後我又到了醫院,當醫生把固定式夾板拿掉時發現我的腳腫的像是上面有個網球。他們想再給我做一些檢查,但由于人員設備不足,他們沒能做成,並再次把我送回了家。

父親看到我的腳後堅持讓我到另一個醫生那兒去看看。由于害怕並且信心不足,我同意了。當第二個醫生看到我的腳是多麼腫脹以後嚇了一跳,並告訴說我需要立即做手術,不然以後會無法正常行走,我的骨頭將會開始惡化,甚至我可能會失去那條腿。說起來真是慚愧,修煉13年後我的正念已經沒了,我被怕心控制著,想法完全等同于常人。我當時沒有從修煉人的角度去看待此問題,當時想的都是自己,不想讓自己有一點傷害。帶著這些想法我同意了做手術,並且我們敲定了幾天後的日期。

回到家後我非常自責,因為我知道我沒有從法的角度用正念來處理問題。但另一方面,怕心和不自信的感覺還在。

到了手術那一天,正準備去看醫生時,我接到了父親的電話,告訴說,醫生由于心髒病發作正在趕往醫院,因此手術被取消了。那時我立即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兒。我知道這是師父不想讓我去做手術,所以才會發生此事兒。相反,我應該向內找並且放下對害怕和自己利益的執著,同時加強信師信法。現在我感覺一切都明白了,我開始每天發正念清理腳上的任何干擾。我不斷檢查自己的一思一念,爭取不為所動並堅定信念︰除了師父外沒人可以影響我。我重新煉起已經放下很久的第五套功法,雖然無比疼痛,但我還是堅持不把腿拿下來繼續忍耐。

幾天後我的腳已經好多了,我意識到人這層空間的道理對修煉者並不適用。當我們有正念不為所動時,看上去不可能的事情也是可以達到的。

另外,整個過程也干擾到了我的講真相,因為我是VIP和政要真相組的一員,但很長一段時間我沒能參加任何會議或是會見。當我意識到那些後,我更加堅定,並且知道情況不能在這樣繼續下去了。因此我更加密集地發正念,也知道沒有什麼可以阻止我踐行自己的使命。我長了教訓也看到了自己的缺點,現在我必須做好準備,持續向前邁進。

我的腳一天天好得很快,腫脹也越來越小,幾天後基本不見了。

甚至連我的父親都不能相信我為何好得這樣快,他甚至讓我跑跑跳跳來說服他自己。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2017年歐洲法會投稿)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