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的威力無邊(譯文)

Print

【圓明網】“我來自波蘭。我住在波蘭華沙,度過了一段非常短暫的生命歷程,這段生命和我的漫長的有過無數次輪回的生命相比,實在太短。我希望回到我生命的本源處,希望用盡師父所給予的時間來修煉自己,完成向師父立下的誓言。我是兩年多前得法的。

當我還是個小女孩兒的時候,我希望自己能活到42歲。可是隨著歲月越接近那個數字,我越來越覺得害怕起來,因為我當時過的生活確實無聊乏味極了。後來當我的生活出現了轉折點,我感到改變生活的重大時機到了,雖然我弄不明白究竟是什麼樣的轉變,但我知道,這個感覺來自我所生存的這個世界︰對簡樸生活的向往—快樂和安定。我還清楚地記得那個時刻—有一個細微的聲音不斷在我耳邊回響︰“是時候了!時機已到。”于是,幾個月過後,我得法了。當時我44歲。

得法不到一年,我做了個非常真實的夢。平時我很難記得做過的夢。偶爾能記住的話,所夢之事都能在腦海里停留一段時間。我夢見我呆在一個雪白的房間里,里面空空如也,周圍除了白色,什麼都沒有。和我呆在一起的還有另一個人。這人好像我以前認識。他沒說話,卻示意我我曾經希望活到的生命周期已結束。我暗暗大吃一驚︰這是怎麼回事?該怎麼辦呢?最後,在這樣奇怪的感覺中我睡醒了。過後好長一段時間里,我對這個夢一直震驚不已,宛如它不是夢,而是真實發生在我身邊的事。我知道,這絕不只是一個夢。又過了一些時日後,我才理解這段夢對我意味著什麼。

然而,無論夢境還是遭遇,我都努力使自己的生命成為修煉的生命。除了修煉,我再也無法想像另一種生活方式。

修煉後,我開始逐漸意識到大法在我的生活中所顯示出的威力,以及大法如何讓我的生活變得有序不紊,如何療愈我。真善忍三個字曾經引起過我的極大注意力,我不得不尋查這三個字的意思及所蘊含的意義和原理——就這樣,我遇到了法輪功。

過去,我有過自己所謂的“科學”世界觀。我想在大學里搞“科學”研究。我對量子物理很感興趣,同時也堅信傳統醫學。由于在我出生的第三個月,我被診斷出有所謂的過敏性哮揣,所以我一直不間斷地有真實或想象出來的病魔纏身。自從那時起,我從未停止過吃藥。有時,周圍的人看到我一口吞下一大把藥片時,實在弄不明白我如何能如此忍受得了。

開始修煉後不久,我的哮揣老病又發了(雖然已經沒那麼嚴重了),並伴有高血壓,吞咽食物時食管有異樣感(有時被看認為是食管癌的早期癥狀)以及靜脈曲張。剛開始學《轉法輪》時,我對自己還是靠藥物治療感到非常不安。幾個月後,我覺得自己可以做到不靠藥物治療,並開始減少服藥量。一切都在自然,悄悄地順利進行著。我服藥的最後那幾個星期里,出現一個有趣的現象︰我一吃藥,就出現全身像得了重病似的。就這樣,在我學煉法輪功一年多後,我再也不用吃一粒藥了。

現在,沒服藥了,我感到全身一身輕,非常舒服,這是我四十年來的生命從未有過的經歷。以前,如果有人告訴我,在被確診有這麼多的健康問題,但可完全不靠藥物生存,而是靠學法練功來達到身體純淨的狀態,我是不可能相信的。

隨著一周接一周的長時間煉功學法,我越來越清晰地看到大法的威力是如何體現在那些接受我講真相的人群身上。有幾件事我記得非常清楚。我在一家新聞處的編輯室里工作。從某一點來看,我並不認為我的工作單位適合我去洪法和講真相。可是,一切向常人大面積講真相的方式,正如我們在修煉路上所遇到的一切,早已被精細地安排好了。

我在編輯室里為反強摘器官醫生組織征簽。開始有些膽怯,我首先找到我們的主任,征得了他的同意。這為進一步向其他同事講大法真相提供了方便的條件。接下來的工作就容易些了。我服務的這家新聞社發表了幾期關于強摘器官的評論,接著又在今年一月大衛o喬高和大衛o麥塔斯訪問波蘭期間采訪了他們,並發表文章。

我感到大法的威力。一個記者同事寫了一篇文章,解釋大法真相時所用的那種方式,連我們的一個波蘭同修都說她寫的文章像出自一個大法修煉者的筆下。也許,這樣的評論,有一部分是對的——因為那是法的力量的體現。我只不過向她解釋了大法真相,給了她一些材料,剩下的就是大法的威力喚醒了她明白的一面。還有一次,同樣的情況又出現在那個記者同事身上︰她在我沒有提醒的情況下,在她所寫的文章里又提到了法輪功。

有一次,在閱讀由議會助理記下的議會提問原稿時,我再次體驗到了法輪功的巨大威力。當時我和另一位同修一起向那位議會助理講真相。然後她所寫的會議記錄,讀起來就像一位大法修煉者的所作——對必須停止強摘器官重要性的理解,以及對迫害法輪功的事實和論據的選擇是多麼的完美。

我試著以不同的方式講真相。如果有機會,我會借助自制的紙蓮花來傳遞真相。在波蘭,可見到在一個紙板箱上放著一朵蓮花,蓮花下面就有關于法輪功以及《轉法輪》一書的圖片信息。對我來說,看到這樣的場景,包括人們對這朵蓮花的反應,真是一段不同尋常,動人心弦,大開眼界的經歷。

我看到,他們的眼楮里洋溢著滿滿的幸福,臉上的笑容就像盛開的花朵,宛如他們得到的不是紙蓮花,而是一件無價珍寶。現場的每個人,無論年輕人或老人,甚至那些視力弱到幾乎看不見任何東西的老人,都是如此。他們明白的一面很清楚,藏在這朵蓮花後面的,實際上是一個無價之寶。甚至在我向他們講真相時,我都未能完全沖破他們的常人的觀念。

從師父的許多講法中,我認識到︰我們來到這個世界,都是為了得法。我們能助師救度多少生命,取決于我們在講真相時帶有一顆什麼樣的心。身處上述情境中,我的這種認識特別強烈。如果我們的心是清靜的,那麼人們自然會理解我們為了把他們帶往一條修煉道路想要說的話。

最近,我的腦海里常出現師父在《轉法輪》第三講“返修和借功”中的一句話︰“走自己的路”。我不太明白為什麼我現在會常常記得這句話。也許是因為當我進入一個新的環境時,我就特別想要看護好這個小圈里的所有成員,並用傳大法的方式,在他們心里奠定好以真善忍為基準的行為模式。

畢竟最近當我開始修煉時,我也處于這種情況——新的環境,新的團隊,還有我以前從未經歷過的做法和責任。所以在這個新環境下,我仔細觀察同修們如何行事,如何處理發生的事情以及做出什麼樣的選擇。

當然,我也學法。經過一段時間,我發現了自己的不足——正如師父所說的,雖然我們必須以法為師,但是我常將自己與他人做比較,並在此基礎上判斷特定情況下如何行事,或者只是比較,妄下結論,或甚在特定情況下尋求他人意見,或用自己的想法指導他人行事。我目前的理解是,這樣做是錯誤的。

我們應該均衡一切事情。不看他人,不考慮他人的意見,都能導致我們誤入歧途,缺乏善心,背離師父所教導我們的︰大法弟子作為一個整體,做事和修煉都要協調一致,充滿和諧。當然,每個人的修煉道路都不一樣。如果在某種情況下,有人告訴我如何如何做,並且他/她給的意見也是正確的,那麼,這個值得他/她運用的正確忠告就是他/她自己的,而不是我的修煉優勢。

我必須先修自己,勤學法,在此基礎上走自己的路,做出自己的選擇,因為首要之點是,我自己的所有選擇將會適合我自己的修煉道路。我們每個人都有一條不同的修煉道路。有些忠告適合于他/她的處境,所走的路,理解水平及修煉狀況,但反過來看,並不適合于我。

人各有命。在我看來是對的選擇,在別人眼里或許是糟糕的。使我感到迷惑不解的可能卻是一個解決問題的最好方案及修煉過關中的絕好途徑。在看到或參與某個矛盾沖突時,我必須更好地向內找自己,即修自己,找自己的執著心。在為自己的行為獨自承擔全部責任,而不是等待別人的理解和暗示方面,我必須獨立思考,修正自己的行為。我必須事事,時時按照法的要求辦事,永遠把法放在第一位。

我又按照先後順序,重新學習了師父的各個講法。最近,當我學到師父在2003年元宵節《在美國西部法會講法》時,我感到威力巨大無比。師父是這樣提醒我們的︰“那麼多學員又見不到我怎麼修煉?有法在,因此我才告訴你們要以法為師,這是根本目地。我還告訴你們,這部法他有多大的力量,我把我的巨大的能力呀,容了這部法中,所以這部法什麼都能給你們做的了。”

師父的講法,威力是多麼的強大,震撼人心啊!我必須在修煉上更加精進,更多更好地學好法,遇到矛盾和困難時,先找自己而不是向外看,不斷根除自己常人的思想。

非常感謝師尊為我所做的及正在做的一切,我真的無以言表!我只希望自己能盡最大努力,實現久遠世紀前我向師父立下的誓言。

以上僅是我的個人認識。如有任何不符合大法的地方,請指正!謝謝大家!

(2017年歐洲法會投稿)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