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在自己 功在師父

Print

【圓明網】回顧二十年的修煉路,思緒萬千,滿身業力的我何德何能有幸得大法,能夠做創世主師父的弟子?!感恩師父慈悲救度之心似泉涌。

還業

一九九八年五月份一位朋友回國探親得法回來。告訴我法輪功如何好,並教會我五套功法和拷貝了一套師父講法錄音磁帶,那時候還沒有光盤,也沒有書。

剛剛得法,清晨街上沒有多少人,騎車趕時間的我,在左右習慣性查看大街上沒有車的情況下,準備自小路橫穿大街,自行車前輪剛剛探大街,一聲緊急剎車聲,在肅靜空曠的大街上特別刺耳;一輛轎車的車頭緊挨著我的自行車停下來了。當時的我兩腿還騎跨在自行車之間,站在地上也沒有害怕。後來學《轉法輪》,書中說︰“欠債要還,所以在修煉的路上可能要發生一些危險的事情。但是出現這類事情的時候,你不會害怕,也不會讓你真正的出現危險。”(第三講)

學法中使我明白了,這是大法修煉中一種償還業力的方式,生命輪回中,人生生世世造下的業力,殺過生等,修大法也要償還。只是因為有師父保護,弟子只是承受那種償還生命的形式而已。像這樣要命的遭遇,我經歷過多次(不同時間段);因為有師父《轉法輪》指導,我才能夠修煉;這些經歷明白的告訴我,自己生生世世造下的業力太多了,只有偉大的師父能夠救我!

清理身體

通過大量學法,法中啟迪我很多道理,人在生命輪回中造下業力,不修煉的人會有生、老、病、死。大法修煉雖然有師父幫著消去很多業力,自己卻也要為消業承受痛苦的感受,我是那種《轉法輪》書中講到的“從今天開始,有的人會感到全身發冷,象得了重感冒一樣,可能骨頭都的疼。”那種人。一天我經歷了整夜渾身痛徹骨髓的那種痛,根本無法入睡,因為明白這是消除業力的一種表現,一點不怕,幾天就過去了。

《轉法輪》書中還說︰“好壞出自一念 ”,這是千真萬確的。一次腿胯骨突然疼痛,痛得我無法控制自己的淚水,流水不停的流淌,不能坐下因為太疼,不能躺下因為更痛,也不可能站立,只好靠在床邊沿听師父講法錄音,兩個小時過後疼痛緩解;同修來了問我明天你能夠上班嗎?我沒加思索的回答,當然要上班呀。轉天清早醒來,腿一點不痛,就像昨晚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的感覺。那時真是既感到神奇,又深深的感動。

清除附體

我的成長時代接受的是中共專制無神論的教育,又學過一些亂七八糟的功法;修大法初期,無神論思想障礙自己理解法理很嚴重,疑心重重。而且因為經歷過青少年被中共欺騙時期,曾經斷言不再相信任何人與那些推崇的主義、思想。為了破除我的無神論,師父真真實實的讓我看到和清除我身體內存在的附體。一天在我半睡半醒的狀態下,一個靈體纏身,但是自己掙扎不出來,能夠掙扎著看到一點點天花板上的電燈,雖然並不害怕,卻無力清醒過來。在無可奈何的狀態下,我生氣的想“你就不怕我師父收拾—你”,這個你字聲音發出的同時,我瞬間清醒過來,並即刻坐起身來。從此無神論思想徹底被清除。《轉法輪》對為什麼出現這些現象講的清清楚楚,就看人信不信了。現在有多少中國人被無神論障礙,無法了解大法真相得法啊,多麼的遺憾。我一個骯髒的生命,能夠被師父救度,我是多麼幸運。

修煉初期這樣的事情很多。隨著師父一次次給我清理身體,二十年來沒有再看過醫生,吃藥打針了。

度人哪 你就是真正的修煉了

“ 度人哪,你就是真正的修煉了”(《轉法輪》第一講),修煉初期,這句話在我的頭腦力轟轟轟的反復響;但是我起初並不真正明白他的真正含義。

經歷這些年的修煉,只要按照真善忍的法理要求做好人,做更好的人,放棄一切執著自己的心,修成為他的生命;師父就為我們的修煉重新安排我們的生命程。《轉法輪》中師父說︰“我們這里要下法輪、氣機,一切修煉的機制等許許多多,上萬而不止,這些都得給你,象種子一樣給你種上。把你的病去掉之後,把該做的都做了,該給的東西全部下給你,你才能在我們這一法門中真正的修煉出來。”(第三講)

師父的書《轉法輪》告訴我︰“在大覺者們看來,當人不是目地,人的生命不是為了做人,就是讓你返回去。”(第四講)

大法修煉,是生命之所以為人的真正目地--返本歸真。

回顧修煉初期,得到師父給予的太多太多。我成為一名大法弟子的榮耀,是因為與師父宇宙正法同在,是帶有使命的修煉人,只有完成大法弟子的使命,才不辜負師父的慈悲救度。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