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達師父的慈悲(譯文)

Print

【圓明網】尊敬的師父好!同修們好!

前段時間我一直在德國和妻子一起工作,在那里我們參加了神韻推廣。由于我們不講德語,所以我們參與了一些推廣工作。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學會在遇到問題的時候要向內找,加強正念和發正念。

我們經歷了無法計數的這樣的機會。一天,我下班後趕著去劇院踫頭。我經歷了艱難的一天並且遲到了。我當時的情緒不是非常好。我到達後加入了發單張。我嘗試著用學到的德語說︰“晚上好!”“祝您擁有一個美好的夜晚!”“請拿一個傳單”,或者簡單地說︰“神韻”。路人都沒有拿我的傳單,他們在我身邊經過,仿佛我並不存在,完全無視我。

我的妻子在幾米之外發傳單,人們從她手上接過了傳單。我感到難過。我發正念,過了一段時間,沒有什麼改變。我感到更難過了。一個想法出現在我的腦海,我得找到一個正念。一個在法上的理解,可以幫我度過這種處境。

師父的無限慈悲出現在我的腦海。我們在無數的不同境況下都經歷過。師父總是照看著我們,安排我們的路。這一切令我們對師父只能抱著感恩之心。當我們更努力地做好三件事時,我們總是得到相應的回報。師父是如此慈悲,總是給生命一次次得度的機會。師父為我們而承受的魔難。師父沒有放棄我們和眾生。

我理解,作為一個學員,我們比常人可以更直接地看到和感受到師父的慈悲。我們應該幫助常人去感受這種神跡。我們應該把師父的慈悲傳達給常人。

這個想法在我的頭腦中強大起來,我集中精力在這個想法上,盡可能地長時間堅持。效果馬上就出現了,我周圍的情況完全改變了。過路的人們開始拿單張,甚至對著我微笑。那些沒有拿單張的,告訴我他們已經拿過了,但是路過的時候都在看著我。人們在經過我身邊的時候都關注到我。這種情況持續了30-40分鐘,直到我手中的傳單都發出去了。這真是一個神奇的經歷,謝謝師父!

修煉我的性格

我必須承認自己是知道應該在表面上修煉我的性格的,但是一開始修煉的時候,這一切都如此自然。我原來就是一個有耐心和善良的人,沒有太多不好的想法。我只是簡單地擁有這種正面的思維,這種情況在修煉一開始的時候持續了兩年。

但是之後情況就發生變化了,我開始要做更多的事情,這種內心的平和在一點點地消失。在壓力大時,我發現自己的執著被暴露出來,特別是我對妻子的態度。當我們單獨在一起的時候,或者是有旁人在的時候,我的變現完全不同。我對外展現的是好的一面,像是一個演員,因為我希望人們對我有一個好的看法,無論常人還是學員。我意識到這個執著,正在不斷地去執著並改善自己。

我經常和妻子為此而爭吵,不知為何。其實我可以對她坦誠我的無奈,但是經常無法解釋我為什麼感到無奈。而且,我甚至在放棄這種執著或者過關上付出努力。

幸運的是,當我們做大法的事情時,我們都能夠清醒地集中精力,我們合作得很好,經常讓事情往好的方面發展。這對于我們來說都是重要的,我們真的是按照師父所教的道路上走,精地坐著三件事。這對于我們的生命來說是最重要的。

但是當我們單獨相處的時候,我們得忍受生活中的方方面面,這時之前提到的問題就出現了。舉個例子︰
妻子說︰你怎麼啦?
我說︰沒什麼,都挺好。(然後我在想,如果她看到我的沮喪或者無奈,那麼這是她的問題,不是我的問題。但是她一直在問我怎麼啦。)
我說︰我向內找了,我的問題是這個和那個。
妻子說︰好的。但是還有什麼問題嗎?因為你看起來還是很沮喪。

有時候這種對話場景一周會出現好幾次。有時候要花一個小時的時間來找到我的問題,幫助我解決它。

到了去年,我好歹都修煉六年了。我開始往深處挖根。如果同樣的問題一次次出現,一定意味著什麼。如果這種情況還存在。這意味著盡管我嘴上說向內找並解決了問題,也沒有解決根本問題。

師父在《轉法輪》的第二講中說︰“放不下的那些人哪,他嘴上說放下了,他其實根本放不下,所以就很難做的到。”

我的表現正是這種情況。我不願意面對這個問題和經歷這種刻骨銘心的過程。最後我決定改變這個情況。首先,我承認自己確實有這個問題。之後,師父開始用多種方式來幫助我。

我對自己感到沮喪的原因更關注,甚至可以追溯到我生命中的某些片段。然後我再往下深挖那些根源,我更深地向內找自己,不是只停留在表面的情況上,而是主動開始對自己行反思、改變自己。我發現了很多東西,在這個過程中,我感到越來越容易控制局面,因為我對自己的認識和自身的原因更加清晰。

師父在《轉法輪》第六講中說︰“你說你必須堅定不移,這樣的心,到那時候你真能堅定不移,你自然能做好,因為你的心性已經提高上去了。”

現在情況好多了,但是有時候還會出現,在我受到挫折時不向內找。然而這種情現在已經少之又少了。

如果我的交流有不對的地方,請指出。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們!

(2017年歐洲法會投稿)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