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要用心

Print

【圓明網】師尊好!同修們好!

轉眼來到海外已經十年了,師父要求做的三件事中,我一直覺得救人這方面做的還不錯。直到2016年5月1號那天,我在唐人街真相點的浮躁表現,才讓我意識到,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我在參與各類講真相的活動中,已漸漸變得麻木放松,不自覺的陷入了一種按部就班的做事狀態中。我在救人的用心程度上,其實一直是在用低標準要求自己,離法的標準和師父的標準越來越遠,精進的腳步在漸漸放慢甚至倒退而不自知。下面寫出這段經歷和心得,與同修們共勉。

一,寬松環境下 救人的心日漸松懈

2016年5月1日的清晨,我象平時一樣準備出門去唐人街講真相,家人說,今天他們有事要很晚才回來,那就意味著我不需要著急的趕回來做晚飯了。下午一點,我到了現場,開始發資料講真相搞征簽,感覺過了挺長時間了,就掏出手機看時間,我當時腦中冒出一念︰怎麼才2點多呀!接著開始煉動功,結束後又不由的看時間,一會又煉了靜功,又第三次看表,這次我一下警覺了︰今天我為什麼這麼浮躁?我在盼望時間快到6點,6點就可以回家了。以前有理由提前一小時走,是因為要圓融家庭給家人做晚飯,可是今天並不需要呀!我今天怎麼成了這樣?把救人當成了完成任務,雖然人在現場,但百分之百用心了嗎?想到這里,我告訴自己︰把心靜下來,認真做。

活動結束後,我想了很多很多︰想起,初來到海外的頭幾年,由于家庭阻力,幾乎每次出門參加大法活動都很難,那時抱定“講真相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使命,我不能退縮”這一念,注意在矛盾中修自己,注意圓融家庭,為家人著想,一點點的改變了家庭環境。那時,每次的出門機會對我來說都得之不易,我格外珍惜,做事很用心,活動都是從頭堅持到尾,心想出來一趟不容易,盡量多做吧,能在這里多呆一分鐘是一分鐘。但是這幾年,隨著家庭環境的好轉,我不知不覺中松懈了。

松懈不用心的表現還體現在其他方面。首先,我把自己在國內和國外的表現做了個對比︰在國內時,每次出門講真相前,在家一定要學好法,發好正念,出了家門後時時發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間場,絲毫不敢放松;在海外的各類活動中,我沒有做到時時發正念,有時還和同修聊天,有時候還遲到早退的。在唐人街真相點現場,偶爾我會晚來,有時還中途去店鋪里買點心買菜。我還想到︰雖然國內國外的救人環境不同,但是在另外空間,同樣都是正邪大戰,在海外,如果我們表現的漫不經心,用心程度不夠,對應著常人的表現就是︰冷漠麻木,不願接傳單或不听真相甚至搗亂。因為在另外空間,舊勢力看的清清楚楚的,就會用各類方式阻擋眾生得救。想到這些,我感到愧疚。

其次,我回憶起,一周前,紀念4.25活動的那天我的表現︰活動時間是從上午11點開始到下午6點結束。當天早上,我根本沒有想要11點到達活動現場,而是想1點到達,因為這符合我平時去唐人街的時間,我可以在家里按部就班的煉完功學完法,做好家人的飯再去。當天上午約10點左右,有位同修打來電話問我,現在到哪里了?她以為我已經出發了,當時我有點慚愧,我說︰我還沒有走呢。我問她︰你在哪里呢?她說︰在車上,不是要去活動前的準備工作嗎?听了她這話,我看到了差距,放下電話後,我趕緊處理好自己的事情提前出發了,但是因為地鐵里出了故障,我繞道來到活動現場時,已經是下午一點了。

另外,我還找到了一些其他方面的不用心和松懈,因篇幅有限,在此就不一一贅述了。認識到這些問題後,我對自己說︰在以後的日子里,參加任何活動一定要用心,每一次機會都不會再來,每次活動都在考驗我是否能達到法的標準和師父的要求。我還悟到,做事只是我們修煉中一方面的體現,更重要的是要在修心上下功夫,師父說過“心性多高,功多高”(《轉法輪》,第三,“返修借功”),只有這樣才能達到自己修煉上的整體提高。我提醒自己,做事用心的同時,別產生瞧不起同修的心,自以為是的心,就修自己不去修別人,以前經常是眼楮看別人,在搞活動時或參加集體學法時,覺得這個同修怎麼遲來了,早走了?那個同修怎麼在聊天說話?心里總會不由自主的產生負面想法,以後看到同修的不足時,善意提醒一下,不方便提醒也別生出負面念頭。

二,在景點用心救人 磨煉心性

去年6月中旬,我第一次參與大英博物館景點講真相,當時只有周末才有同修去,因為我周一到周六要開店,所以只是周日去,到了那里,看到來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如潮水般的涌入博物館,尤其是中國的旅游團特別多,想到在周中,中國游客來到這里見不到大法弟子的身影,听不到真相,我心里很著急,于是決定周二關店去景點,到7月下旬,我又增加了一天,一周去三天。到7月份,有幾位同修自覺參加排班,這樣一周7天都有同修去了。

在景點講真相的那段時間,我提醒自己在用心程度上下功夫,心性也得到了很多的磨煉,去掉了很多人心。首先是修去了很多的安逸心,去景點,每次來回要8,9小時,在那里一站就是5個鐘頭,回到家基本都是晚上8點多了。我盡量不錯過一個游客,守在出口處,游客源源不斷的往外出,我手里拿著5,6種真相資料,看到外國游客出來,就用英文請他們接資料,中國人出來就用中文喊“你們好!請拿份法輪功真相資料”,同時還要兼顧左右及身後走過來的游客。在前門,經常有中國的旅游團從身邊走過,我就對著他們大聲講,有時也會有團在我附近停留,我就走過去講,大部分導游會阻擋,但是我想能講多少是多少,能听多少是多少。一天下來累的我口干舌燥,每次回家的路上,我都會問自己︰今天有沒有用心?有沒有遺憾?有沒有因為偷懶錯過了有緣人?那段時間,我每次都會在心里問自己。

有一天,一直下雨,另外兩位同修,下午4點左右就走了,只剩我一人,我握傘的手,同時還要拿著5,6種真相材料,很不方便,游客們著急離開,接資料的人很少很少。我褲子膝蓋以下全是濕的,鞋子里灌滿了水,很冷,我的心開始波動了,心想︰要不然我也走了算了,反正也沒有人接資料。同時我心里也很清楚,我不想吃苦想退縮。猶豫間,看到雨中,一個中國人在看我們的展板。不知怎麼的,我腦海里反映出,國內的那些大法弟子,半夜三更,翻山越嶺到山上掛真相條幅,被荊棘扎刺都不退縮的情景,和他們相比,我這點苦算什麼呢?

我堅定了正念,我要堅持,堅持到最後一刻,不要讓今天留下遺憾。我鼓勵自己︰我的存在,展板的存在,就在清理邪惡,就在散發著正的能量。到了下午5點半左右,雨停了,有個中國團在我身邊停留,我就和他們講真相,大部人起哄不听,可是其中有位大姐,對法輪功認識很正面,不畏懼邪黨,她說︰有啥不敢拿的,我不怕。先拿了份真相報,然後又從我手里接過畫冊,當著大家的面放到包里,她大聲說︰我不光入過隊,團,我還是黨員呢,我給她起化名退黨,她當著大家的面痛快的答應。她讓我感到欣慰,我想這也是師父鼓勵我能堅持到最後,如果我今天提前走了,這個大姐就錯過了機會。

有一天,一位同修問我要不要去後門,後門基本上是大旅游團進出的地方。我遲疑了一下,因為之前听另一同修和我說過,她在後面被中國游客羞辱的經歷,而且我以前沒有面對旅游團講真相的經驗,但我還是答應了,就和她去了後門。這以後,如果前門的同修多,我就主動去後門。這對我來說是個很大的挑戰,也是對我心性的一個大考驗。後門和前門的情況大有不同,後門的旅游團從大巴上下車後,游客會聚在一起,听導游交代注意事項和集合時間,因此他們會在博物館門外停留一會兒,另外,游客參觀完後往往會提前出來,很多人會坐在博物館的台階上休息,針對這種情況,我告訴自己,對來到後門的這些中國游客,我要給他們兩次听真相的機會,進門一次,出來時一次,盡量不留遺憾。

在後門,我明顯感覺到氣氛很壓抑很沉悶。面對等待進博物館的旅游團,我就大聲講大法洪傳世界和天安門自焚偽案,國內搞網絡封鎖,希望他們來到自由國家能多看多了解。

看到那些坐在台階上休息的游客,想到他們進門時的種種不友好的態度,其實我是很打怵的,思想中會產生兩個念頭︰剛才他們都不听,算了別再講了,但是另一個念頭是︰再給他們一次機會吧,別有遺憾。于是我馬上調整好心態,微笑著走到他們跟前打招呼,但是大多數情況下,我看到的是一張張冷漠的臉。此景此時,我的心多少還是會被帶動︰如果不是為了告訴你們真相,我何必受這樣的氣?但是我很快就歸正自己,我要再給你們一次機會,不管你們怎麼對待我,因為我心中曾對自己許下過諾言,我要給你們兩次機會的。

但是我也有守不住心性的時候。有一次是周二,博物館後門快關門了,一個年輕男導游站在“控告江澤民”的展板那里,對著他的游客在說什麼。我就走過去講︰2015年最高檢察院和最高人民法院出台政策“有案必理,有訴必應”所以20多萬法輪功學員起訴控告江……。還沒有說完,導游推開人群沖著我來了,用英文說︰你離開這里。我用中文說︰這里是自由的地方,你可以站在這里我也有權利站在這里,他又用侮辱的話對著游客說︰他們沒有好工作沒有好收入,所以到這里來。他說我們拿美國發的錢,他說了一大堆,我的爭斗心起來了,我大聲和他爭了起來。導游帶團離開後,我和同修說︰今天到了最後一刻,心性沒守住沒經受住考驗。

這一次,我的心被帶動的很厲害,產生了畏難情緒,周四在去博物館的火車上,我給另外一位同修打電話,想和她換班,我想去使館值班,讓她來博物館。可是同修說,使館的班她已經值完了,我又想找另一位同修換班,這時意識到不對了,這不是在困難面前繞著走嘛。當我拉著材料往後門走時,心情和步伐都是沉重的,我邊走邊心里問自己︰是師父不讓你去後門的嗎?回答︰不是,是人心和魔不讓去的。這樣一問一答,我心情就好多了。

那天,遇到了很多的考驗,但是我沒被他們的態度牽動,守住了心性。

有個女孩獨自坐在那里,我和她搭話。開始她很戒備,一直不出聲,一會兒,開始和我說話了,她對我說︰听到“真,善,忍”三個字我心里都發怵,我就給她講天安門自焚造假新聞,講法輪功在被迫害之前在中國有很多正面報道等等,後來她明白了真相,正要勸她退黨時,女導游走過來攆我︰你別和我的游客講,人家不愛听,你想說找別人去,然後大聲的嚷嚷︰你們在這里丟中國人的臉,你們想推翻共產黨,你們上台是不是?一會又說,共產黨垮台,中國亂了,你們高興是不是?共產黨垮台了,中國又回到舊社會,對你們有什麼好處?共產黨領導下,我們現在生活多好這類的話。我就針對她的話一一應答,我笑著對她說︰別大聲喊,讓別人覺得咱們倆在吵架,影響多不好。她說,我不怕,我是導游,我就是要喊就是要說。這時,正好另外一個同修來了,這位同修前幾天也帶了幾個旅游團,我就和女導游說︰您看看,這個小伙子也是帶團的,他就和您不一樣,他帶的團想听就听,想接資料就接資料,他不阻攔,女導游聲音變小了,最後說︰你們說在這里做義工,好,我帶團結束後,我也來這里,我和你們對抗,我說︰您來,好呀!但我們可不和你對抗,同修說︰好呀,一言為定,那你什麼時候來?導游不吭聲了。

在景點講真相過程中,也會遇到很多的善良人。盡管有些人有很多的疑問和困惑,但是只要對方能听我就感到欣慰,有的人心結一旦解開就三退了,也有的還不完全明白,我就把講真相當作他們將來得救的鋪墊,不執著結果。也有一些人,一听就明白並答應三退。

以上是自己的一些心得,與大家交流,不當之處請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2017年歐洲法會投稿)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