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起落落,去掉懶惰心(譯文)

Print

【圓明網】尊敬的師父好!同修們好!

在年輕時,我就對氣功和武術感興趣。慢慢地這些讓我開始發現我跟中國有著某種緣分。大概在2000年的時候我看見了一份關于一個群體在中國被迫害的傳單-法輪功,還有一群人排成一隊在打坐。雖然法輪功我只听到過一次,但我總是記得。在2002年中國新年的時候,我從一位中國女士手里收到了一份CD-ROM。我決定去看一看,但CD無法在我的機器上使用,所以我把它丟棄了。

在2004年一月快結束的時候,我的哥哥告訴我︰“在城市里,那里有一間中國書店。它在二月一日關門前會有大賣送。也許你可以去它的書架上看一看有沒有氣功或武術的書”。所以我在一月三十日去了,我站在那手里捧著一本《轉法輪》。我就一直讀著,讀著,讀著,根本就不想放手。心想“這就是我一生在尋找的!我現在就修”。當天我就請了一本《轉法輪》在第二天我請了一本《中國法輪功》並煉習了功法。

開始修煉

我在煉功的時候我看見了白光從我的頭部灌到全身一直到腳。我終于明白了人們說的“他看到了光“。我也明白了為什麼在教堂里的古代壁畫中聖人們的頭上畫著金色的圓圈盤旋在頭頂上。當我結印時,我的手型自己就形成圓形。我知道我已經得法了。

去除懈怠

經過了一段時間的修煉,我對修煉開始的熱情慢慢的懈怠了。雖然我在開始修煉的時候去掉了許多不好的癮好,但那只是表面的東西。我從來沒有真正的面對我對情欲的執著心、懶惰心與安逸心。我也沒有發正念,講真相和學好法。

雖然我修煉了十一年了,但我覺得自己多年被限制在一個層次之中。我覺得我一定要好好的改變自己的修煉狀態和兌現誓言,才不會錯過這個圓滿的機會。所以我決定了要跟其他的同修見面和參加不同的講真相活動。自從那以後,我和一些同修有了許多啟發性的遇見和參加了許多珍貴的項目。同修們的鼓勵讓我更加精進。

盡管如此,多種病業在我身上發生,泡疹就是其中之一。我用盡了常人的辦法去治療它。可是我沒有向內找,找自己的不足,去去自己的執著心。我的一位醫生(生物共振治療師)告訴我︰“抱歉,我們幫不了你更多了,你需要找到另外的醫生(順勢療法治療師)用更好的儀器去治療,因為我們每次治療你的病時,你的病毒會躲開過一段時間後又返回來了。”

當時我就意識到如果我還像常人一樣的話,我的病永遠不會好。業力出來了需要去消,才能把它轉化成德。自從那以後,我停止了我的用藥和治療。就像《轉法輪》里說的︰“但是真正修煉的人,你帶著有病的身體,你是修煉不了的。我要給你淨化身體。淨化身體只局限在真正來學功的人,真正來學法的人。我們強調一點︰你放不下那個心,你放不下那個病,我們什麼都做不了,對你無能為力。為什麼呢?因為這個宇宙中有這樣一個理,常人中的事情,按照佛家講,都是有因緣關系的,生老病死,在常人就是這樣存在的。因為人在以前做過壞事而產生的業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難。遭罪就是在還業債,所以,誰也不能夠隨便改動它,改動了就等于欠債可以不還;也不能夠隨便任意去做,否則,就等于在做壞事。”(第一講,真正往高層次上帶人)

我開始注重自己的心性修煉和發正念。我做到了。但在那之前,這病痛發作時,會持續發作三個星期,會從我身體的一塊發展到另一塊。可現在,我好了。

我試著做好三件事和發晚上到早上的正念。有一次我去小睡一兒,二十分鐘後我迷迷糊糊的感覺到師父用他的雙手牽著我的手,我的頭睡在他的肚子上。我雖然看不見他,但我知道是他。我雙手合十,就在那時我醒來了。我悟到這是一個好兆頭,是師父在提醒我,師父在管我。這是一種讓我更加精進的鼓勵(和提醒我不要再睡懶覺了)。

我參加過很多洪法活動,特別是在阿姆斯特丹。有些時候,我是唯一一個說渮蘭語和其它語言的人。作為一位西方人,我了解多數西方游客的想法和很容易跟他們交談。我也曾是一位銷售代表,我知道如何去采用最好的方法去交談和談一些重點又讓別人感興趣的話題。作為一位修煉人,我學會了克制自己的喜好和怨恨修好自己,我也生出了慈悲之心去救人,不管別人這麼對我,我都慈悲對人。

在這過程中我發現我都好幾個星期不再照鏡子了。以前我是一個很有空閑的人,沒事就喜歡照鏡子,看看自己。也知道是一個執著心要去,但沒有去。可現在我都忘了,也不想照鏡子了。

我的膝蓋有一些問題,這讓我很難去做第五套功法。當我雙盤打坐或單盤打坐後,我甚至需要四個月的時間去恢復。我感覺很沮喪。我想“我是老學員。如果我連雙盤打坐都不行,我如何達到圓滿”?沒過多久,我就可以雙盤打坐了,甚至可以慢慢的加長打坐的煉功時間。

有一位同修鼓勵我要每天做第五套功法(打坐一小時),我有些時候做到了,覺得非常好。當然,這跟我提高心性和放棄情欲心,安逸心有直接關系。我不僅能加長煉功時間,我的定力也加深了。有一次,我達到了定的程度並持續了很長的時間。我在打坐時感到一陣陣幸福和快樂在我的身體中穿梭,智慧也涌向我。我完全靜止下來了,有時我在打坐或發正念時會流淚,感覺心中充滿慈悲 。

在最後,我想謝謝荷同修們給我創造了一個好的修煉環境。從我出來講真想已有兩年了,我在這里找到了我的位置。我對師父的感激是無法描述的。我只想鼓勵大家發揮三倍的努力,這樣才可能做好,不會失敗。

(2017年歐洲法會投稿)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