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心性 多救人 走好正法路

Print

【圓明網】一九九六年三月,我有幸走入大法修煉,風風雨雨二十一年了。
得法前,我是個出名的病魔纏身的“藥罐子”,患有美尼爾氏綜合癥、血管性偏頭痛、貧血、胃病、神經衰弱、內濕性關節炎、失眠、中耳炎長期流膿導致耳膜穿孔、肩周炎、腰椎盤突出、鼻竇炎。這些病導致即使服安眠藥不斷,還睡不了覺。夏天不能吹電扇,平時臉色蠟黃、口干唇裂。特別是血管性偏頭痛,發作起來,痛不欲生。無法做家務,丈夫、孩子隨時要陪我上醫院。平時上樓梯都一步三喘。在單位,經常一下發作,倒地無法動彈,又是叫醫生、又是叫車送回家休息……被病所磨的狀況說不完、道不盡。鄰居、單位都知道我這個“半條命”。

身體差,我的脾氣可不差。個人性格又強,自以為精明,得理不讓人,錢財看的緊。先生、孩子都不能違逆我,我因身體拖累,而經常發脾氣,真是活得又苦又累。

得法之初,我是抱著祛病健身的目地。看了《轉法輪》,我震驚不已,自以為此生不能擺脫病苦折磨,而現在一下明了病業道理,修煉才是人生第一。這不是治病,是清除業力,提升境界,成正果的呀。我很快從祛病健身的思想,升華到不為治病,修煉才是做人目地,要返本歸真,要自覺學法修心,做一個提高心性的修煉者。

我慶幸自己找到人生真諦,有了師父引導,學法煉功十分精,積極參加洪法。奇跡是,不知不覺中,兩個月內,所有這些折磨我多年的病都象蒸發一樣消失了。速度之快,連自己都不敢相信。我吃香睡足,沒有任何病痛折磨,我不再吃藥象吃飯,頻繁出醫院。

我的脾氣改變了,能做家務,上樓、走路一陣風,還主動打掃住宅區公共場所,蠟黃臉變的紅潤,令家人、單位同事、鄰居震驚,丈夫開始是陪我去學煉的,希望這功法能使我祛病健身,面對我身上出現這樣的奇跡,他也走了大法修煉,也同樣感受到大法的恩澤。

丈夫學煉後,一天,突然瀉肚狂拉,就像《轉法輪》書中講的“一路上盡找廁所,一直找到家。因為內髒都得淨化。”[1]他褲子都脫不及……結果之後,多年的腸胃病好了。

丈夫是多年的“老煙槍”了,想戒戒不掉,結果一抽煙,就像師父說的︰“你再拿起煙抽就不是滋味。你看書看這一講,也會起這個作用。”[1]再抽就頭疼,他知道要戒了,這一不抽,就再不想抽了。

九九年,紅色恐怖鋪天蓋地,我們面對來自中共迫害的巨大壓力,不知如何是好。邪惡要求學員交出手中大法書籍及有關資料。我當時一時為私為我,怕心重,將師父法像、大法書籍交到了派出所,做了對不起師父、大法的事。事後覺的實在是忘恩負義、愧對師父。以後為此事,我常常內心自責,覺的無地自容、無路可走了一樣。一想起這事,我就淚流滿面。我自己明白的一面始終提醒我不能放棄修煉。在同修幫助下,我一直堅持了學法煉功,在正法洪流中,我逐漸恢復正常修煉狀態,溶入整體,和同修一起做好三件事。我下決心今後無論多大魔難都不能屈服,義無反顧,助師正法,講真相多救人,彌補過錯,不負恩師慈悲苦度。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我在大街上貼真相不干膠,被巡警發現,把我抓到當地派出所。由于我不報姓名、住址。他們找來了本地區六一零頭目,他認出我後,叫幾個警察把我銬起來,我流淚大喊︰“迫害好人,天理不容啊,請李老師救救我!”結果他們三四個身強力壯的警察居然怎麼也銬不了我。那頭頭奇怪自語說,這人怎麼力氣這麼大啊。話出口,就覺的沒面子。就說,算了,不是我們銬不住你,看你年紀,不銬你了。他就做筆錄,要我講資料來源,聯系人是誰。我想決不能牽連同修,不能讓警察再犯罪。所以就隨口亂編(還是有怕心)。那頭頭听得不耐煩,就威脅說,不配合就送勞教,配合就只拘留十五天。最後還是把我送去拘留所。

一拘留所號房,牢頭等大聲惡狠狠的呵斥,干什麼來的。我樂呵呵的說“煉法輪功的”,不想,她們卻一改凶相,哈哈大笑。號房十來個人多是詐騙、吸白粉、賣淫的,大都是年輕女孩,看著這些年輕的面容,我心里覺的可憐、可惜。我想在這里我個人代表法輪功的形像,讓她們明白大法好,也是我證實法的一部份。

看到號房衛生較差,我第二天就主動去打掃衛生,特別是廁所骯髒沒人打掃,我用水仔細沖刷干淨,踫到堵塞,我就去疏通。睡覺位置最靠近廁所是最差位置,隨著位置有空出,才可往前挪,輪到我,都讓給後來的人。買飯菜,得蹲在地上從門上開的小洞口取,我都不爭擠,最後一個去。她們都佩服,非常認可我的為人。有的主動幫我拿飯菜;有的幫我一起搞衛生;她們叫我睡覺一定挪個好位置,並說新位置你煉功方便,我們可以給你擋著……我講大法好,她們都認可,有兩個是啞巴,平時少發聲,我也不忘在她們手上寫字,告知她們我就是煉功人,不是壞人。她們都咿咿呀呀點頭贊許,並豎起大拇指。

出來後,我毫不耽擱,馬上抓緊時間學法煉功,從不間斷,注意修心性。

接受教訓,查找自己除了有怕心,哪里還有漏,知道要想走好以後的正法路,特別一定要多學法,三件事都要做,哪一件都不能放松,在做好三件事中提高自己。

我體會只要和人交往,就首先自己要做好,嚴格要求自己,彰顯大法弟子的形像,才能達到救人目地,就能有較好的效果。

1、對先生的弟弟

記得剛走入修煉前後那段時間,首先遇到心性關是處理好與親戚的關系。我以前重錢財、維護自己利益,精明不讓人。我現在是修煉人,明白了要放下名利、不失不得,提高心性,看淡錢財。剛剛修煉考驗就來了。

婆母平時是我們供養,先生有一弟弟,婆婆偏愛。那還是在我修煉前,在老房子拆遷時,分房兄弟各一半,手續辦了,婆婆卻認為我們居住單位公房,條件比弟弟好,非要多給弟弟十平方,而弟弟在單位剛分到一套公房,婆婆卻特意隱瞞,為此事和我們翻臉,要求不這麼做不行。為此,我們和弟弟兩口子關系也僵了。我們開始也不滿意,我女兒不平,去找他們講理,被弟媳打了一耳光。這事一直未得到解決。

我得法後,知道修煉人要放下利益之心,為他人著想,何況是家人之間。我想不能有爭斗心,與弟弟的得失關系是有因緣的,過去對婆母偏愛弟弟,我們有妒嫉心,這是去掉這個執著的機會,修煉人要高標準要求自己。我們經濟條件比弟弟好,婆婆對弟弟的偏愛,沒有啥計較才對。于是,我開導女兒不記恨,勸先生把房產證拿出來,多分十平米給弟弟。

而婆婆還不滿意,她非要自己單獨住,這樣弟弟那一份新房,他拿去出租,而把家具、雜物堆到我們新房里雜物間,我們還得出水電、衛生費,還得給婆婆出生活費,我都毫無怨言。婆婆、弟弟都感動了,化解了怨恨。

婆婆經常逢人就說,我媳婦變好了。弟弟當著婆婆面說,嫂子多好,煉功把病煉好了,你皈依佛教三十年,念佛經,沒修心,病還這麼多,還是法輪大法好。他還把“法輪大法好”抄在紙上教婆婆念。

婆婆去世,家里的喪葬、後事一應費用都是我開支,收的禮金全留給弟弟。我們兩家關系恢復溶洽。由于平時,我時刻以修煉人形像要求自己、對待常人親友。先生弟弟佩服我,能與我推心置腹交談。所以在迫害中,他們全家都對大法正面看法不變,都做了三退。

2、對待前女婿

我女兒因性格不合離婚,孩子歸女兒。前女婿來看望小孩時,我先生因對他不滿,沒好臉色,還不予方便。我發現急忙阻止。並善待前女婿,與他談話,告訴他,我們在一個屋檐下生活過,同吃一鍋飯,這是緣份,我是大法弟子,按真善忍原則對待,你們雖分開,但情義在,你只管放心來,我對待你和以前一樣。

他很感動,與我保持良好關系。他對我最為佩服,他又有了媳婦,也帶來見我。他們都在社會重要媒體工作。我告訴他們,工作中一定不要有不利大法的言行。勸他們三退有福報,對我講的真相,他們心悅誠服。他和他媳婦均做了三退。

二女婿也明了真相,他也時刻誠念“法輪大法好”,還躲過看似無法躲過的劫難,他對大法和師父更是信服、感恩,過年他給我送祝福拜年禮金,我不收,他堅持說,那你把它拿去做你們的資料救人用。

3、對待親家

我小女兒定親、出嫁,親家是山區人家,按他們風俗習慣規矩,要送禮金,數額不小。我一再講不需要,這在他們那是一定要的,後來他們就送了二萬元禮金,我們就收下後,再增加了五千元,又送了回去。他們知道我是修煉法輪功的,他們很感動,說在我們農村從沒這樣的事。

這事在他們那也引起轟動。我到他們那做客,看客人多,就幫忙打掃衛生、洗碗收盤、收拾廚房等。他們和親友都知道親家母煉法輪功,是好人。為我勸三退打下良好基礎。親家公在當地家族有威望,親友多。我陸續給他們辦了三退。這些人里有縣委書記、醫院院長、大學生等。

親家母得晚期肝硬化,打點滴連續四個月,不斷住院,花了十幾萬元。連家務都不能做了。自從我教她天天堅持念“法輪大法好”,她也誠心做到,現在全好了,去檢查各項指標正常。不但家務活能干了,地里莊稼活能干,什麼活都能干。他們都認為神奇,她說她萬分感謝法輪功師父。她還教親友、鄰里念大法好。

4、對以前領導

我先生是個企業的領導,身體不好走入修煉,迫害開始,上面壓力直對他而來,先生害怕,退出修煉。但上面還要他堅決執行上級指示,在單位開展“揭批運動”,否則不僅個人要懲處還要影響全體職工獎金、福利等,他只好在怕心下妥協。還去做修煉職工的“轉化”(他去世後,在他的遺留材料中發現)。結果,他因煉功而康復的健康身體,開始不行了,各種癥狀出現了。二零零四年,突發癌癥,一發現已是晚期,不久就去世了。他也是中共迫害的受害者。我勸阻關心不夠,只能替他可惜,也更認識到修煉嚴肅性。

為此,我一直關注和他一起工作的另三位領導,對他們做了不少講真相工作。由于都挺熟悉,我不放棄來往機遇,平時有婚喪嫁娶等事,都攜禮品登門。一有機會,就向他們講真相勸三退。可是,有兩位心結未去,總不肯松口。一位最熟的,不但不接受,一次還扔了禮品,發脾氣大叫說要報警。結果顯現分明,那位發脾氣最頑固的不久因病去世,另一位不肯相信的也因病去世。而听去做了三退的一位,雖得過癌癥,但治療順利,活得不錯,至今常在公園里跳舞健身。

5、平時生活中

我單位同事,我盡量接近他們講真相,由于我的身體狀況煉功前後天壤之別,他們有目共睹,所以經過勸說,許多做了三退,他們有的到我家來還會去到師父法像前行禮作揖。

我在家中做家務,凡是涉及到與外人打交道時,我馬上考慮這可是救人機會,所以我家里清洗油煙機、衛生鐘點工、買大件物品的搬運工、小面積裝修、修理突發性水、電、煤氣故障等,我都抓緊機會,給講真相做了三退,而下一次,我以後一旦叫修理時,就換個公司或換一個人。且很順利,講一退一,個個不漏。個別不退的,我都叫其一定記住“法輪大法好”。

我現在能自己學會電腦、打印,自己做自己發的真相資料。

但和同修在外面講真相勸三退做的不夠,三退人數雖不斷,零零星星,不算多。我還有沒放下的執著心有待修去,時間緊迫,現在正法已近最後,我要盡力做好,不負師恩。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