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奮起直追

Print

【圓明網】在我這十多年的正法修煉當中,我什麼也看不到,什麼也感受不到,甚至很少做夢。我沒有接受什麼特別的啟示,也沒有出任何功能。可是我從師父的法中,從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實踐中越來越成熟,越來越堅定,越來越感受到大法師父對我的加持與期待。能做好這一切就是堅定不移地听師父的話,師父怎麼說,我就怎麼做,這樣修煉就是最正的,最快的、最容易的。
我今年七十九歲,做過小學教師,兒女們基本都在外地工作和生活。一九九六年暑假,二女兒從外地帶回一本《轉法輪》。那個時候,我沒有病,不信有神,更不懂修煉,看書也看不到法理。因為退休沒事干,也想著給女兒點面子,于是到了十一月份去煉功點煉功,也跟著大家一塊學法,其實只是走形式。一九九九年對法輪大法的迫害開始後,在家堅持煉功沒幾天也不煉了,打太極拳,還練習騎自行車等等。現在想起來真是愧對師恩,沒臉見同修。二零零五年一月女兒回來對我說︰師父叫我把你找回來……當時我很高興的答應了。

真正走上修煉之路,到現在也有十多年了。我想說說我是怎樣奮起直追,抓緊做好三件事的。我做的這些和師父的要求,和其他大法弟子相比差距很大。為了表達對師父的感恩,勉勵自己更加精,我把我的點滴做法寫出來,與同修交流,向師父匯報。

做好三件事 奮起直追

回到大法修煉的頭一個月,就趕上了集體發正念,營救同修三天三夜,每到正點就在家堅持發正念。

通過學法修煉,我認識到了大法的神聖,認識到了使命的偉大,認識到了萬古機緣珍貴無比,知道自己失去了那麼多寶貴的時間,辜負了師父的期待與重托,感恩師父最好的方法就是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我就給自己制定了一個計劃,每天學法兩到三講,多發正念,每天三點四十起來煉功,一天不落,落下就要補上。也開始跟親朋好友講真相。還在自家小區發真相資料。

為了多救人,我還乘車去城里的大超市里、大街上講真相,勸三退。從二零零六年開始,先是幾天出去一次,後來就每天上午學法,下午講真相、勸三退,風雨不誤,只要出去要求自己至少要勸退四個人,越多越好,現在一般都能達到十個以上。

我老伴在一九五七年被邪黨欺騙,因為講真話而被打成右派,工資由四十元降到了二十元,二十四歲就下放到農村“勞動改造”。由于精神的打擊,生活的艱難,過度的勞累,二十八歲就得了嚴重的氣管炎、脫肛等病,後來發展到肺氣腫、肺心病,二十年之後“平反復職”,勉強回學校上班,家里的事情什麼都干不了。退休後,隨著年齡的增長,身體越來越不好,叫他煉功,他害怕邪黨迫害不敢煉,只能靠藥物維持生命。他能夠自理的時候對我做好三件事沒有多大影響。可是到了二零一零年下半年,病情惡化,經常住院。兒女們都在外地,我一個人承擔了護理的職責,這樣我就很難有機會出去救人了。我心里很著急,心里暗暗下定決心,老伴要護理好,救人也不能停。

我就跟老伴講真相。我都七十多歲了,能夠有能力護理好他,不拖累兒女,這是不是托大法的福呀?老伴很認同,我又說,咱們不能太自私,自己受益了也要想著別人。他有點害怕,我就告訴他,你不用害怕,我不會不管你。大法弟子心地都是善良的,做什麼事情都得為別人著想。我有個三全其美的好辦法。能夠把你護理好,還不用拖累子女,還能講真相。老伴喜歡唱歌,會彈琴,咱就利用這個條件,你坐在床邊,我把小便器和水瓶子放左右兩邊。電子琴放在前邊,你可以彈琴唱歌,唱累了,你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肯定能堅持四個小時,你也是幫我做大好事。老伴同意了我的主意。

和老伴說定了,我每天上午在護理老伴的同時多學法,多發正念,下午乘三十分鐘車,到市里去講真相,每天總是能夠讓四到十個人三退。然後去超市買蔬菜和其它食品,乘車回家做飯。一到家就打理好丈夫,讓他躺好,吸氧,休息。做好飯,吃完飯,給他刷牙,擦身,然後抓緊干完其它家務事,再抓緊時間學法、發正念。就這樣一直堅持到老伴二零一一年二月份去世。

老伴去世之後,大女兒把我接到了她家。到了大城市,人生地不熟,我還是一天不落的去大商家人多的地方去講真相救人。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我又和小兒子一起住。小兒子住在東北的另一個大城市,我除了買菜做飯做家務,還是每天不停的去講真相救人,在小區周圍講,到大超市講,到公交車站講。每天至少能講退十人,多的時候有二十多人,風雨無阻。

到了二零一二年,我買了電腦和打印機,自己學會上明慧網,還會下載打印資料。為了不給同修增加負擔,我還學會了打字,自己發三退名單。除了解決自己的問題,我還能幫助同修打印資料。大法有需要的我就力所能及地去做,努力地做好。

听師父的話 精不停

自從二零零六年跟上了正法程,我非常珍惜正法修煉的寶貴時間,每天的時間安排的很緊,抓緊做好家務,在修煉上絲毫也不放松。我給兒女看孩子,有時候家里人多,家務事多,我就在干完家務後,別人都睡下了我還要把學法、煉功、發正念保質保量地完成。發正念我除了四個整點之外,我常年堅持每個九點鐘發正念。這麼多年,我沒有欠過賬,不管多累,不吃不喝都可以,修煉的事情一分也不能少。我覺的作為真修弟子,就得這麼做。

除了這些必須做的,平時我嚴格要求自己的心性,和同修不嘮常人嗑。如果有人說一些不在法上的話,我就到一邊去,不听,不信,不傳,不給其提供市場。我堅信,一切的一切都在師父的法中,學法就能學到應該知道的一切。絕不能浪費師父給予的寶貴時間。同修說的病業關,我不那麼看,我叫心性關。不管麻煩大小,我都不去管它,該干什麼還干什麼。遇到麻煩還要向內找,快的幾個小時、兩三天就過去了;慢的也就半個月左右也都過去了。日常生活中很少和別人發生矛盾,一思一念都要求自己能站在法上認識問題。

這麼多年,面對面講真相救人,什麼樣的人都能遇到。我講真相往往話都不多,講話的心態都是為別人真正得救著想。我先是告訴別人我們有緣,送給他平安,人應該選擇善,遠離罪惡。一般都會講中共活摘器官的真相,告訴人們遠離作惡多端的邪黨,一般也就退了。我講真相救人,慈悲發自內心,無論酷暑嚴寒,無論雨雪風霜,為了抓緊救人,有時候吃飯都顧不上,沒有節假日,沒有休息日。

我講真相從來不挑人,見誰都給他講。有的人真誠地感謝我們;也有不理解的,說壞話的,罵人的,還有拽著胳膊往派出所拽的。我從來不驚不怕,冷靜對待,一般都有驚無險,都能通過慈悲善念化解,從沒有去過派出所、公安局。迫害大法的人是最可憐的,我們更應該去挽救。我經常在公交站點講真相、勸三退。有的時候就會踫到便衣警察,如果你發現他不乘車,就在站點走來走去的,這就是警察,我上前跟他們講真相,他們不願意听的時候,就把證件拿出來,告訴我他們在執行任務,也不對我怎麼樣。

我能夠平穩的走好講真相的路,我想主要是平時學法、煉功、發正念中對自己要求比較嚴格,時時刻刻按照師父的要求做,那麼心態時時刻刻都在法中,講真相的事情也就能夠順利,有驚無險,不會有真正的麻煩出現。其實真相能夠講到位,都是師父的鼓勵和加持。我就這樣一直講下去,直到法正人間的時刻!

我還要告訴世人,法輪大法是宇宙的高德大法,修大法是超常的。就我這老太太,這麼大歲數,能夠克服很多困難,走南闖北,身體棒,精神面貌年輕人都比不了,還能做到常人連想也不敢想的事。這本身就是大法超常的表現。在修煉大法的人中,這是個普遍現象。學習法輪大法,誰學誰就受益無窮,真學和假學絕對不一樣。不像邪黨宣傳的,煉法輪功的人心態有問題;也不像有人認為的,都是老弱病殘才學法輪功,不是這樣的。我們大法弟子都是心懷眾生的好人,不僅有我這樣的人,各行各業精英人物很多修大法的。我們學大法不僅自己受益,也要把師父對眾生的慈悲傳達給身邊的每個人,讓大家認識大法,從中受益。

以上是我正法修煉的點滴體會,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請同修慈悲指正,再次謝謝師父的慈悲苦度,只能以精實修,做好三件事報答師尊的救度之恩。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