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私 救人更有效

Print

【圓明網】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中年女大法弟子,在十九年的修煉路上,認識到學好法與實修的重要,一直比較平穩的走到今天,在家庭和工作環境中沒有遇到過大的魔難。曾在反迫害開始後,被非法勞教過一次,經過幾個月絕食走出了黑窩,那是我經歷的最大魔難。十多年來,我從明慧網上下載並制作各種真相資料,自給自足,按部就班的做著三件事。
這里交流的是,在講真相救人中,有時會遇到一些干擾,我體悟平時要注重修去“私”,站在無私的基點上,一切為別人著想,堅定救人這一念,就會解體障礙,把人救下來。

一、修去私 救人更有效

前一段時間看師父的講法,有這樣一句法對我震撼很大︰“過去的基點是為私的,而大法造就的一切是不執我的。”[1]

我突然認識到必須修去自私和自我,才能跳出舊宇宙,在講真相救人中,才能破除種種障礙和制約因素。回顧過去,我找到了自己做的很多事情都隱藏著私。

比如在工作方面,我是做技術工作的,對金錢沒有太多奢求,只要滿足生活需要就可以了。我希望有多點的時間做三件事,並不願意花太多的時間去賺更多的錢。

一天,以前工作單位的老板希望我一定要幫他的忙,還說︰“在我這工作的這段時間一直沒讓你掙大錢,這回有了大活,應該讓你掙大錢了。”但是我沒有掙什麼大錢的想法,覺的寸金難買寸光陰。同時我明白,其實是他找不到合適的人選了。後來,一位同事說︰“這個活找你干,是因為以前找其他人干,不但老板花了很多錢,還給干砸了。而你技術扎實,找你是因為你干活有保證,大家配合省心。”而我那段時間有自己的事情,不想去干他的活。

但是,我想起以前有一個技術人員,因為對老板有看法,老板給多少錢他都不來干活。老板再打電話,他就拒接。老板急的焦頭爛額,之後老板對這個技術人員產生了很負面的想法,因為現在的世人衡量別人好壞,大多是以自己的利益為標準。

我想︰老板知道我煉法輪功,大法弟子要為別人著想,我不能和任何人結惡緣,影響他們得救。盡管心里不情願,但想到他還沒“三退”,我還是去幫忙了。老板很高興。

一天下班的時候,我與老板講“三退”的事情。以前講過,每當講到此時,他就困的睜不開眼楮,干擾很大,根本听不去。這次他不但听了,還鄭重的用化名退團了。事後證明,他那天听的很認真,是真心退出,因為後來有一天,公司所屬地區的邪黨人員來調查公司有幾個黨員,上面要建什麼支部。老板說︰“沒有黨員。”對方說︰“這麼多人,怎麼會一個黨員也沒有?”老板說︰“現在都退黨了!快走吧,這里沒有,別來了。”對方就走了。

還有一次,一個外單位的人到我單位修機器,發現自己錢包里的錢是真相幣時,驚叫起來︰“法輪功!”老板走過去對他說︰“沒事!接著花出去!都是被和諧的(指法輪功是被邪黨迫害的)!”老板還對一個小伙說︰“有信仰好啊!要不年輕人一點約束都沒有,誰能管得了!”

由此我反思︰對于身邊的熟人,人家不看我們嘴里怎麼說的,主要看我們怎麼做的。常人就是為私的,利益為大。自己作為一個修煉人,修這麼多年,還沒跳出私呢,所以我需要站在體諒對方的角度做好該做的。

另外,我好象很珍惜時間,想清靜的干自己想干的事,這還是自私,也是執著自我。如今認識到必須放棄根子上的“私”了。站在為他的基點上看問題,覺的老板確實有很多難處,需要幫忙。看問題的基點變了,心的容量也擴大了。

我還悟到,一切矛盾的產生,名利情中的難以割舍,都是因為基點為私,放不下形形色色的自我認識、自我利益。所以,我在難以割舍時,就想︰把最好的給別人。心是為他的,一切都變的輕松簡單了。

這樣一來,我發現在講真相中,方方面面的路也寬了。救人的過程中,有時會遇到不接受真相的人,這時我也能放棄顧慮心、愛面子心、怕心、執著自我的心,堅定救人的一念。不接受的人也轉變了,得救了。以下舉幾個日常講真相中的例子。

二、干擾面前 堅定救人的一念

今年夏天,我在超市門口送給一位老先生明慧期刊,他拒絕,說︰“咱們說不到一塊去!我不是謗道,我看現在做好人遭罪,我就信我自己!”言語間,對一些社會現象很不平,好象挺懷念毛某某那個時代。

我順著他的話,跟他講毛某某以8341命名自己的部隊,說︰“你覺的很厲害的人,也逃不過神的安排。共產黨迫害法輪功、迫害按真善忍做人的好人、活摘人體器官,要被天懲。你覺的你是好人,可是如果你加入過黨團隊,你作為這個組織的一員,不退出它,不就將替它承擔罪責嗎?”

他不理智的說︰“哪個朝代都殺人!”我說︰“那是為了權力的爭奪。在和平時期,這麼殘酷迫害只想做好人的普通百姓的,只有共產黨。”

他說︰“你不怕我舉報你呀!”我說︰“我告訴你這些是為你好,你舉報我干啥?看你也不象壞人。”又接著講迫害元凶江××的罪行。

他還是不清醒,說︰“我錄音了!”我平靜的說︰“錄吧,我說的都是真話,你錄了給別人听,對誰都有好處。”

他突然笑了,說︰“咋整(方言︰怎麼辦呢)?你讓法輪功鍛煉出來了,也不害怕!”

他又說認識鄰居姐倆,都煉法輪功,後來被抓到馬三家勞教所,有一個回家後精神不太正常了。我告訴他︰那都是迫害造成的。我又詳細跟他講了我在勞教所被酷刑迫害的經歷。這時他的臉上露出同情的表情,嚴肅的說︰“還真那麼殘酷呀!”

這時,一輛超市購物的手推車,在沒人推的情況下,從距離我大約三、四米的地方,晃晃悠悠的向我撞來,正好從後面撞到我。

我想︰世人想得救,來自內部和外部的干擾可真多。這更堅定了我要救他的決心。

這時,他又被干擾了,說︰“別講了,你看車都撞你,不讓你講。”

我堅定的說︰“那是干擾你得救的。我跟你說這些,就是為了救你。”

他問︰“那你發光盤,有人給錢嗎?”

我說︰“沒有人給錢。我是自己花錢買光盤,自己刻錄,無償的送人。”

他又說︰“你不如到婚慶場所給人錄光盤,還能賺點錢。”

我說︰“我正常工作,有生活來源。我用業余時間做這件事是為了救人,希望你了解真相,在良知上有個選擇,不替中共邪黨承擔罪責。中共邪黨建政之後,一直在殺人,三反、五反、肅反、鎮反、文革、六四、迫害法輪功,活摘人體器官。”

他問︰“報紙上不是宣傳移植器官是個好事嗎?”

我說︰“強制移植活人的器官,那不是殺人嗎?”又詳細講了每年中國死囚的數量,中國人自願捐贈的很少,美國捐贈的人那麼多,等器官還得二、三年甚至更長,中國有時只需等幾天。

這時他的態度很認真,點頭承認中國人沒有捐贈器官的觀念。

我說︰“你說你是個好人,在這樣的大是大非面前,如果還選擇做共產黨的一員,怎麼能說是個好人呢!”

他說︰“我七十多歲了,沒入過黨團隊。”我說︰“了解真相,這是很嚴肅的事,關系到你的生命未來。選擇什麼你自己說了算。你記住‘真善忍好’,好人會有好報的。”

他認真的表示,確實沒入過黨團隊,說︰“會記住‘真善忍好’,還是要做好人的。謝謝你給我講這麼多!”

這時他臉上氣色也紅潤了。和我揮手告別時,他露出了祥和的、發自內心的笑容。

三、正念中 負面因素消退

初春的一個下午,我看到路邊一位老人坐在台階上休息,旁邊放著剛買的二兜東西,我上前搭話並送他一本明慧期刊《起訴江澤民》。老人說,知道江是漢奸的兒子,出賣國土,貪腐淫亂,還說︰“我們幾個老頭在一起沒有不罵江澤民的!中國為什麼整個這玩意當國家領導人?這還能好了?”

我接下來給他講真相。這時一位女士從這經過,听到我說話之後,又返回來,站在我的身旁並小聲說︰“我和你是一樣的。”我心想︰太巧了,師父派一位同修給我添正念。

這時又突然來了一位年輕的男士,很不善,一把搶下老人手中的期刊,遞給我說︰“你整這個沒用,趕緊走,該干什麼干什麼去!” ,真是正負力量一起來呀!我和同修都站那兒沒動,心里發正念。

那個男的看我們不走,又用力拽老人說︰“別在這坐著,回家去!”老人也不走。

我問老人︰“你們是一家的嗎?”老人說︰“他是鄰居。”後來那個男的看誰也不走,就從老人的兜子里拿走一條香煙,說︰“不管了,我走了。”

我又把明慧期刊遞給老人,老人說︰“我是要看的!”老人單純正直,對法輪功真相很接受,告訴我︰以前是廠長,小時候入過隊,同意退出。

同修跟我簡單交流幾句︰在人得救前,經常有些阻力和干擾,這些干擾其實沒有太大的力量,師父主掌一切。只要大法弟子無私為他、堅定不動,在正念面前,一切干擾都得退下去。

四、從“我不要”到“我愛看”

冬季的一天,我學完法去電子市場買東西。路上看到一位擺攤的中年男子,我看他閑著,就上前搭話,贈送明慧期刊。沒想到他說︰“法輪功的不要!”又說︰“×教不好!”當時我一點也沒動心,就覺的他是被中共造謠媒體欺騙的,很可憐。

我笑著跟他說︰“你呀,就是被造謠媒體給騙了!先入為主了。不然你就說說,按真善忍做人,怎麼不好了?”

他說︰“不是說那個!我是說,鬼呀,神呀,不好!”看來是個無神論者。

我知道這種人不能講高,高一點都能使他障礙更大,就說︰“信不信神那是個人的自由。我要告訴你的,是一些新聞背後的事實真相。”他想想說︰“那你拿來,我看看!”我就從包里選一本適合他的明慧期刊《欺騙了四代中國人的謊言》。

他接過去,看看正面是民眾抗議邪黨隱瞞薩斯疫情的圖片,背面是雷鋒大白天打手電看書的擺拍圖片,來了興趣,認真看起來。我問︰“想看不?”他肯定的說︰“想看!”“那你慢慢看吧!”我就走了。

大約過了一個多月,我又路過電子市場。在給人發明慧期刊時,突然一個人從二、三米遠快步走來,一把搶走我手中的期刊說︰“他年紀大了,看不了。給我,我愛看!”

我一看,是那個擺攤的中年男子。上次拒絕法輪功真相,現在搶著看法輪功真相。

我看他從邪黨謊言中清醒過來了,說︰“這回你明白了,那你聲明退出邪黨的組織了嗎?”他笑著說︰“退了,別人幫我退了。我看你發這個,一下想起你以前給過我。”

這次經歷讓我感到講真相不能自說自話,要放下自己,順著常人執著和接受能力講。有的人信神底線低,一听這方面的話就反感。這時我們不要在意他信不信神,因為大陸人被無神論洗腦的是多數。他一旦了解邪黨迫害的事實真相,從良知道德方面就要和邪黨劃清界限,洗刷自己。畢竟人還有善良的本性在。

五、結語

最近,看師父的講法,覺的師父對我們寄予很大的希望,給予我們的稱呼也是很高的。大法弟子真要把自己當作世間的覺者,在最後的時間里,完成好救人的使命。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