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婚姻中走好修煉的路

Print

【圓明網】回首這些年來走過的路,看似每次重要關頭總是選擇了較“苦”的那條路,但苦能讓人修煉、苦能讓人成熟、苦能讓人升華,當走過了這一切,再回頭看看,也不覺的那些是苦了。而在這些不同環境的錘煉中,我真正實修著自己,按大法的要求改變著自己,同時深深體悟到了法的博大與無所不能。
我是十幾歲時走入大法修煉的,當時作為大法小弟子的自豪心情至今還清晰記得。轉眼二十多年過去了,現在自己已步入中青年時期。由于在不同的生命階段的經歷不同,因此對法與修煉也有不同的體悟。

此生有幸在法中成長,在法中錘煉,越來越認識到自己生命與法那密不可分的聯系,越修越釋然,越修越明朗。現將近幾年、尤其是在自己步入婚姻階段後的修煉體會和大家交流︰

一、做出負責任的選擇

本來自己一直處于單身狀態,但前幾年,年齡漸長,也感到了來自常人社會對婚姻看法的很大壓力,心里有了一個願望,想找一個合適的修煉人組織家庭,一起修煉精。心想符合了世間的正常形式也許會對救人與修煉狀態起到促作用吧,為了不干擾修煉與救人,常人就不去考慮了,如能遇到志同道合的修煉人就在一起。

很巧的是,一天晚上做了一個夢,夢里在小石橋上偶遇一個很善良的男孩,大家雖然互不相識也沒有說話,但是彼此心靈相通,是一種很純的思想狀態,之後我也沒想什麼,就繼續往前走了。醒來後,我把這個夢說給母親听。沒想到母親和我說︰“還真有一位異性同修,是某某同修介紹的,去北京證實過法,也有和修煉人組織家庭的願望。你願意見一下嗎?”我當時既欣喜又猶豫,欣喜的是似乎和夢境的表現較為貼合,猶豫的是我平時一直行事謹慎,所以總體情況是相對穩定的,如果對方是受過迫害的,這可能會使我的情況不再像以前那樣穩定。可後來又不想出現夢里那樣兩人擦肩而過的情況,便想見面,如果真是有扎實修煉基礎的真修者,那這樣的機會是非常值得珍惜的。

見面時才知道,他和我同年得法,後來又听了他談自己的經歷和對法的理解,我覺的他是行事理智、對法正悟的真修者。不過,由于舊勢力的安排與邪惡的迫害,該同修的經濟狀況不是很好,但我們還是克服困難走到了一起,領了結婚證,組成了家庭。我們希望自己能在這條路上走正,所以從相識到領證,我們都恪守禮儀,行為端正,彼此尊重,只談修煉,不談情感。選擇這條路是為了修煉的,有利于證實法,但要求卻更高,因此從開始就要走正。

我悟到︰師父讓我們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狀態修煉,因此,對于有年齡壓力的青年同修,是選擇單身還是婚姻狀態,也許關鍵是選擇的路是否真的適合自己的修煉和證實法,同時,在換了一種生活狀態後是否能始終把握自己的方向、不會在常人形式的生活中消磨了精的意志。如果選擇了在婚姻狀態中修煉,婚後在其中能把握住自己,把基點擺在大法上,思想與行為上符合法的要求,不流于常人,那麼也是可以走正修煉的路的。

由于條件有限,大法弟子還在被迫害,我們也無心大肆鋪張,便達成共識低調處理了婚事。雖然我們沒有豪華的婚禮,但感覺內心的坦蕩與樸素比華麗高調的喜宴更為充實。從此,我便入了一個新的修煉階段︰在家庭中和先生一起修煉並證實法。現在想來,雖然這個過程中人的一面吃了很多苦,但對于我,這條路走的還是對的,因為如果按常人擇偶標準選擇,未必有利于修煉;而和同修在一起,雖然物質上會吃苦,但在法中的受益是很大的。我不計較這過程中個人的得失,只是希望能有人一起走在修煉的路上。

二、互助修心,共同精

雖然我們選擇了結束單身狀態,在婚姻形式中修煉證實法,但這並不等于我們就過上常人的生活了。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狀態修煉不等于思想與行為上也淪落為常人。我們平時保持著經常一起學法煉功的狀態,也各自常看明慧網文章,這樣讓我們在工作之余回到家後,仍有好的修煉環境。除了一起學法、背法、煉功,我們經常在一起交流修煉心得,我常把自己修煉中遇到的問題拿出來坦誠的和他交流在法上的理解,先生也平和的在法上談自己的個人體會。我在看到對方有問題時,也善意的為他指出,希望他的做法能得以改,同時找自己是否有地方要注意。

巧的是,我對法不理解的問題他常能很好的在法上認識,而他較隱蔽的問題我也很容易看出來。在這種無私的互助下,我們避免了思想或行為上出現大彎路的可能。我們通過辛勤的工作維持著這個小的修煉者之家,在經濟上也會支援其他同修證實法,互相督促、互相幫助,也許這也是一種圓容吧。

當然,雖然是修煉者家庭,也會有矛盾的出現。先生是比較平和的那種,我原來也是很溫和的,但一起相處的時間長了,覺的相互了解、親近了,有時說話彼此間也不是那麼注意了,也都有過言語上“傷害”對方的經歷。自己就有對他態度不好的時候,比如帶他練習駕駛,當他有不當操作時,我的點評會帶有指責的語氣,可他倒不干了。他說當我批評他時,他的思維更亂,沒有好效果,讓我改變態度,好好表達。他表示當我慢慢說時他才能接受的更好。我開始很不平,我想我付出時間與精力毫無保留的將自己的開車經驗教給他,還帶他一遍遍的練習,就算言語嚴厲些、態度急躁些,他也應該忍忍的,這才是學習者應有的態度哎,哪有學習者向指導者提這樣那樣的要求的呢?于是覺的他不通情理,很是失望。可轉念一想,師父讓我們矛盾出現了找自己,那這里面肯定就有我要修的東西。我發現了那種高高在上的不好的因素,並且錯誤的認為既然是家人,言語便不用那麼見外了,就急躁起來,還覺的是彼此親近的表現。我意識到︰雖然我們是一家人,但實際上我們是各自獨立的生命,是應該平等對待對方並相互敬重的,否則即使是為對方好,語氣上和態度上也沒有做到符合法,那麼效果也不會很好,對方也未必容易接受。意識到這點後,我調整了和先生相處的方式,當他做的較好時及時鼓勵,有問題出現時低言慢語的引導,他學的也更快了。

我欣喜的發現,這一次次磨合中,表面上是我帶著他練車,訓練他的技能,實際上我的脾氣和態度卻被他一次次的“訓練”了。一段時間後,我去看望母親,剛好她有些電腦方面的問題要向我咨詢,我一改往日教她技術時不耐煩、指責的語氣,用非常平和的方式自然的解答了她的疑惑。這和以前刻意忍著的狀態還不一樣,這是一種不需要耐著性子、自然平和狀態的流露。以前認為自己是女兒,和母親親近,在家里總是恃寵而驕,說話不注意禮節,並想強制讓對方改變,甚至認為聲音越大、越強勢才能使對方接受。現在才知道,自己雖是為對方好,但這何嘗不是一種強為呢?我們是無法強制讓對方改變的,能真正讓對方改變的只有法。我們如果為了對方好而提出某些建議或想法,即使是親人同修,也是要在基于尊重對方感受、為對方考慮的基礎上行的。

師父說︰“我經常講一個人要是完全為了別人好,而沒有一絲自己的目地和認識,講出的話會使對方落淚的。我不只教了你們大法,我的作風也是給你們留下來的,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而命令永遠都不能!”[1]

我悟到︰我們不僅在理上要符合法,在態度、語氣上也要符合法,這樣才能起到好的效果;出現問題時,找自己、修自己、改變自己,而不是要別人修,執著于改變別人。其實,當有時先生不在法上時,言語也會“傷”到我,我也會難過,但後來想︰這不是給我修的嗎,如果沒有矛盾的產生,我怎麼提高呢,我就利用這個環境實修自己,使自己的境界在法上提高。現在想來那些矛盾什麼也不是,只是修煉中的一個過程吧。現在和親人們相處時,我基本上都能做到有禮有節,為對方考慮,相互尊重了。

我體悟到︰大家平時在一起生活,那麼更是要在生活中做正,把每個生活中出現的問題當作是提高的機會,使自己做的更好。我們常一起背師父的詩詞《實修》勉勵自己︰“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2]。在交流方式上,真正的尊重體諒對方,多學法、多在法上交流體會,讓彼此的生活也溶于法中,這樣常可以為救人打下較好的基礎。

對于怎樣走正婚姻家庭這條路,這點我和先生都很清楚︰我們都想為對方好,可是如果陷入常人式的情的狀態中,對證實法、對彼此又有什麼好處呢?而各自多年的修煉功底也讓我們能把握的比較好,互相照顧、善待對方是應該的,但這並不等于要被情控制,慈悲祥和方為更高的境界。我們不會形成對彼此的依賴,只會在法中更加精。大家既然有緣走到一起,那麼就更應走好這條路。我們是一個小的整體,所有事情的基點應是在證實法、救度眾生上,因為我們是真修者,是身負使命的大法弟子。

三、講真相、救眾生

在個人學法修煉的同時,我們也不忘自己救度眾生的責任。我常和他配合一起出去講真相,出行在外也會給遇到的有緣人講真相做三退。我們發揮好各自所長,配合好做救人的事情,還是較為順利的。然而,有時救人中也會踫到魔難與干擾,但在正念的作用下也能化解。

我們常通過購物講真相,隨身帶些真相資料送給有緣人。有一次,我們去商場購物,在櫃台結賬後,就送給營業員一張翻牆軟件真相光盤,讓他回去了解被封鎖的信息。可沒過幾天,就傳來消息有警察問我親人我在哪里,否則就威脅去單位找我。親人沒有配合警察的要求。可之後幾天又有人來敲門,這些假相弄的自己心里怕的因素起了作用。我想是否是那位營業員將那張真相光盤上交了,因為櫃台是有我的實名會員信息的;感覺心不太穩了,但同時也認識到擔心也沒有用啊。我想到師父的法︰“大法弟子的心要不穩,會使你周圍的環境也發生變化。你害怕的時候,你發現眾生都不對勁了。你變的神情清朗的時候,心胸寬廣、樂觀的時候,你發現周圍環境也不一樣了。在講真相中、在證實法中、在你們做的事情中發生難度的時候,調整調整自己,用正念來思考問題,可能會相當管用。”[3]我隨即調整自己,發出正念︰不許邪惡利用這件事迫害,真相光盤到誰手里就是誰明真相得救的機會,不許舊勢力以此為借口迫害干擾。

先生也幫我分析,他提醒我師父講過的相由心生的法︰“相由心生還有這層意思,因為你把它擺高了,把自己擺小了。把那事情看的沒什麼了不起的,救人這麼大一件事情,做你們該做的,心里踏實一點,踫到听到什麼不太順心的、不太如意的也別往心里去,堂堂正正做自己該做的事情。不被邪的干擾、不被它帶動,那些不好的因素就不從自己這生,那邪惡就渺小,你們自己就高大,正念就足。真的都是這樣。”[4]先生悟到問題出現了不要動心,動心了舊勢力就會以此為借口制造出干擾的假相來,而以他觀察,那天營業員接受時並沒有反感的樣子,所以叫我不要起疑心,建議我不要被怕的因素帶動,向內找並發正念清除外來干擾,同時背師父的法給我听︰“講真相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5]

我靜下心來向內找,想到可能是前幾天的一念不正招來了迫害。因為前幾天網上看到“敲門行動”的消息,我當時還慶幸“哎,怎麼我家沒有敲門行動啊。”雖然當時只是很快的一念,但也被舊勢力鑽了空子,于是很快就來了干擾。我認識到修自己一思一念的嚴肅性,我發出正念︰否定自己以前的不正的念頭,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你們不配考驗我,你們說了不算,我只要師父的安排。我在心里反復背師父的詩詞《怕啥》︰“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6]。心里就不再被怕的因素干擾了。最後這件事不了了之,警察也沒去單位找我了。我們繼續平穩的救人。

四、對修煉環境的體悟

在婚姻這條路上已經走過了幾個年頭,我覺的最值得欣慰的是給自己開創了較好的修煉環境,尤其是與先生互相交流對法的理解部份,對自己的幫助是很大的。當然,在交流中,我不盲目听從他的觀點,始終依據法理去判斷與分析,也談自己的體會,有著自己獨立的見解。修煉人之間經常溝通對法的理解與正悟確實能加深對法的認識。在前年,我們也都向最高檢察院遞交了訴江的信件,雖後來都被警察以不同方式非法問訊干擾,但我們都沒有屈服,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在外面同修的正念幫助下,用智慧與正念啟悟警察的善念,最後都堂堂正正走出派出所。

以前總有遺憾覺的自己當年因怯懦沒有能夠去北京證實法,但通過在近幾年修煉中的成長,我已不再是年少時的修煉狀態。現在,我能夠自己去分析、去決斷,為自己與眾生做出負責任的選擇。

此生從小到大能夠和大法聯系在一起,我倍感榮幸。本可以留在更好的城市發展,可是為了圓容家鄉同修救人的需要,我放棄優越的工作回到家鄉,而回來後,由于我在崗位上努力工作,不計個人得失,得到了領導的認可,現在反而獲得了比原來更高的職位和薪水。在婚姻問題上,我選擇和修煉人在一起,不考慮常人名利上的得失,以苦為樂,共同精,在境界上共同提高。

回首這幾年來的修煉路,我慶幸自己能在關鍵時刻做出了負責任的選擇,使自己的人生始終與大法緊密的聯系著。如果心定在法上並做正,任何環境中都能修煉,在生活中擺正和家人之間的關系,不用常人思維,而用修煉者的標準去要求自己、善待對方,那麼,出現的事情都是我們向內找、一起提高的鋪墊,如果能開誠布公的在法上交流、提升,問題都是可以一個個化解的。我們會努力做好三件事,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以上是我對婚姻狀態中修煉的一些個人體悟,不當之處敬請慈悲指正。謝謝師父!謝謝同修!合十!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清醒〉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