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變觀念 願當吃苦受累的小和尚

Print

【圓明網】我是一個青年大法弟子,從小到大雖然沒被嬌生慣養,但是父母也沒讓我干過太多的家務活兒,也沒吃過什麼苦,養成了安逸的習慣,不想積極取,做事覺得差不多就行了。
由于自己在人中算是有一點小聰明,所以在學習和工作中養成了奸猾、心高氣傲的性格。當常人時,還沾沾自喜,很少能吃到虧。這在修煉中,形成了很不好的執著,不能踏踏實實的修煉自己,總想走捷徑,雖然也在努力的做著三件事,但總是感覺修煉的比較飄、不踏實,沒有從內心改變人的觀念、用人心對待修煉,由于不實修,雖然天天學法,但是沒有真正領會法的內涵。

一天,我清晰的做了一個夢,夢見一群仙女在一個池子里清洗自己,她們穿著五顏六色的衣服,都站在池中,查找自己還有哪些執著心,她們說︰把自己洗干淨了,等回天國的時辰一到,才能飛起來,才能飛回去。我也是她們中的一員,也在查找自己的執著心、清洗自己,好幾次自己想試試能不能飛起來,但是都沒能起飛。

回想自己的修煉狀態,一心只想著跟師父回家,卻抱著一大堆的執著心不放,甚至人心一受到觸及,就痛苦的不行,從而對抗苦難,修煉上不夠精,迷于常人的名利情中。

在新的環境中暴露出不易察覺的人心

我以前在商場做營業員,工作相對清閑,上班時間屬于倒班制,由于不屬于腦力勞動,平時沒有顧客的時候,可以背法、發正念,下班就做三件事,還有時間參加兩個小組學法。工作中,沒有太大的壓力,同事之間相處還算和諧,出現勾心斗角的事也很容易就過去了,按部就班的做著三件事,自我感覺還算在精中,也安于這種工作環境。

二零一六年初,由于商業大環境不景氣,我所任職的公司效益不好,在商場撤櫃了,面臨著找新工作。自己是年輕人,也有一定學歷,但是由于安逸心重,不想多吃苦,還想安于現狀,還想找清閑的工作,但是事與願違。

A同修是開公司的,正好要招聘員工,同時也想幫助我解決工作的困難,安排我到她公司上班。由于工作性質是電腦錄入方面的,需要打字速度,需要學習各種電子單據的制作,雖然自己學過電腦相關方面的知識,但是業務方面得從頭學起。

同事之間關系也不象之前工作單位那麼好相處,干活互相攀比、勾心斗角,現在的人追求物質,講究吃喝玩樂,如果不跟他們一樣,就視為另類,互相排擠,看誰不滿意,就旁敲側擊的指責、說風涼話。

面對的客戶黨文化習氣比較嚴重,處事狡猾、刁鑽,還得應付客戶提出的各種要求。有時心性過不去,跟A同修抱怨,她總是“向著別人”,讓“自己人吃虧”向內找,自己感覺很委屈︰盡管很努力,還總是難以達到負責人的要求,從而對A同修生出來怨恨心、抵觸情緒,同修間產生了間隔,看到我一時提高不上來,同修也很無奈。

同時家庭環境也發生了變化,我和妹妹都修煉,一起在外地工作,本來沒跟父母一起居住,平時除了上班就是做三件事,在時間和精力的安排上也算得心應手。現在父母歲數大了,需要照顧了,就搬來我們工作所在地一起生活。這樣除了工作、學法煉功、做資料、還得照顧父母,自以為付出很多,但是父母還總抱怨對他們不夠好。

與其說以前的環境象“廟里”修煉,那麼現在的環境就象“在常人去雲游”,面對多方面的壓力與矛盾,一下子很難應付、焦頭爛額。總以為自己各方面都在很努力去做,也想做好,但是都沒有得到各方面當事人的滿意。一時環境很緊張,自己也很委屈。

挖出執著的根

原以為自己修煉的很精,努力的做著三件事,每天學法、煉功、發正念都能跟上,還覺得“自己不錯”呢。在新的環境中,暴露出長期以來不易察覺的人心,看到了修煉的不扎實,面對魔難自己是這麼不堪一擊。自己也在不斷向內找,但是苦于並沒有挖出根本執著的根。

那天,學法小組同修交流時,談到她做的一個夢,她夢到在以前青年點的時候,有一個人對她說︰你干的太少了。同修找自己在修煉中付出的還是太少了。而這個同修平時修煉上很精,嚴格要求自己,學法、修心、救人從來不懈怠,也願意幫助同修,勇于在大法中付出。同修的女兒鼓勵她說︰你還會做的更多更好的。盡管這樣,同修還總是感覺自己做的不夠。

我一下子悟到自己根子上的問題就是觀念上沒有根本的轉變過來,總感覺自己做的不錯了、夠多了,不想再多吃虧、不願再多吃苦、不願再多付出,根子上就是一個“私”。

總是把自己限定在一個框框當中,給自己劃定一個職責範圍,在自己想當然的標準中做的差不多就行了,很難超越,跟法的要求相比相差太遠。而這個框框就是舊宇宙的“私”。這就象自己現在的修煉狀態一樣,按部就班的做著三件事,但是很難往前再一步,不能在修自己、救人上精起來,就是沒有沖破自己劃定的這個框框,沒有沖破這個“私”。

“因為痛苦會使人難過,從而人自覺不自覺的就會對抗苦難,目地是想活的幸福一些,因此在追求幸福中人就會形成如何使自己不受傷害、如何好過、如何才能在社會中出人頭地、功成名就、如何能獲取更多、如何成為強者,等等。為此,在有了這些經驗的同時,也就形成了人生的觀念,經驗又在實踐中使觀念變的頑固。”[1]

由于人的小聰明、狡猾、想走捷徑,在修煉中該吃苦的時候,就滑過去了,所以很難吃到虧;由于安逸心、懶惰心,不想多付出,不想多吃苦;由于高傲、好面子,覺的吃虧低人一等,所以維持自己高高在上的姿態,不能吃虧;由于爭斗心不去,不服輸、不服氣,不能吃虧;由于妒嫉心、互相攀比、心眼小、不能吃到虧。所以才會在遇到痛苦和矛盾沖擊自己的時候,認為難、委屈,才會埋怨、反感給自己制造魔難的人,在自己需要提高的時候總是排斥苦難。

轉變觀念 願當吃苦受累的小和尚

“其實人類社會的理在宇宙中是反理。人有難、有痛苦是在為人還業,從而有幸福的未來。那麼修煉的人就要按照正理修煉。吃苦受難是除去業力、消除罪過、淨化人體、提高思想境界、升華層次的大好機會,是大好事,這是正法理。但是在實際修煉中,痛苦來時、矛盾沖擊心肺時,特別是一旦沖擊了人的那頑固的觀念時,還是很難過關,甚至明明知道是在考驗也放不下執著。特別是大法弟子又是在這個充滿誘惑的所謂現實社會中修煉,對觀念的改變就更難、也更重要。”[1]

是自己錯了,修煉這麼多年,天天都在學法,但是沒有真正領會法的內涵,遇到矛盾用人心想問題,當過不去關的時候還總是怨別人、怨同修,真是不應該。A同修要求我在工作技能上不斷提升,也是希望我在修煉上不斷的升華,其實同修是在用正法理來要求我,是自己沒用法的標準來要求自己、看待問題、沒有時刻把自己當作修煉人。就象自己現在的修煉狀態,停留在一個層次時間太久了,不願向更高層次突破一樣。沒有把出現的矛盾當成修好自己、去執著心的好機會,更沒有珍惜這個復雜的好環境。

師父說︰“人吃多少苦,他認為吃的苦越多越好,加緊還債,他就是這個想法。”[2]“小和尚越吃苦越容易開功,那大和尚越享受越不容易開功,因為這有個業力轉化問題。小和尚老是又苦又累的,還業就快,開悟就快,說不定有一天他一下開功了。”[2]師父的詩詞《洪吟》中開篇就講“圓滿得佛果 吃苦當成樂”[3]

自己離法中的要求多遠啊!需要多付出、多吃苦的時候、遇到矛盾沖擊心肺需要心性上提高的時候,抗拒吃苦,一旦吃了點兒苦頭,還覺得委屈。師父在法中也多次講到在高層法理中“傻子最尖”法理。真是慚愧,弟子愚鈍,總想要人中“尖”,卻真成了修煉中的“傻子”!真是得不償失!

師父又說︰“你們不改變常人那千百年來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們就退不掉人的表面這層殼,就無法圓滿。”[4]“如果你們人人都能從內心認識到法,那才是威力無邊的法的體現──強大的佛法在人間的再現!”[4]

師父給予弟子的一定是最好的,那我想︰能吃虧、多吃苦、在修煉中“當小和尚”、“當大傻子”一定是師父對弟子的期望,那麼我願做一個修煉中的“小和尚”“大傻子”,不再被常人中的名利情誘惑,改變人的觀念,跳出私的框框、走出人。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三》〈越最後越精〉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警言〉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