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僅要學法 還要用法修心

Print

【圓明網】我從小隨母親走入修煉,現在已經二十余年,最近發現,依然是站在修煉的門邊徘徊,在法中長大,卻沒有真正得法,內心很慚愧。這幾年,師父拉著我一步步的走了回來,但是我的修煉狀態依然時好時壞,寫出我這一段修煉經歷,曝光人心,更好的精,也是與同修交流。
一、不僅要學法 還要用法修心去執著

學生當久了,學法中就會受到人理的影響,帶一些不對的習慣、想法和目地,如總結一下這段法講的什麼、這句話什麼意思,上次學這個問題沒入心,這次認真看看;上次這段讀懂了,就是這個意思,等等等等。這些觀念時常在讀法中影響著自己,直到最近學《轉法輪》忽然冒出一股不耐煩的情緒才意識到這個問題。

我在讀法時,內心深處在求著讀懂法理,求著明白法背後另一層意思。當一段時間過關過不好或者麻煩事很多時,我就會加大學法的量,也是一種好辦法,這當然沒有錯。但是我把學法當成了一種讓自己事事順心,過的舒舒服服、在同修面前表現超常、滿足自己事事完美的辦法,而不是真正的把自己溶入法中,對照法去實修。因此我總是過得很辛苦,很累,壓力很大。每天要拿出半天的時間學法,再加上講真相、寫作業、上課,常常是晚上一兩點、或是三四點實在熬不住了才睡,早上五點多就繼續爬起來學,這樣熬了很久,夢里師父點化我,我反而哭著說我不知道怎麼辦,好似跟師父在說我已經很努力了,怎麼還不行啊。

這樣儼然成了一種固定生活模式,學多少法、寄幾封真相信、給幾個人講真相、回來幾個小時學習常人的功課,什麼時候听交流,什麼時候背法,自己覺得時間分配的挺好的,但是哪天出現了一些事情或者作業量大了點,內心就開始焦慮︰這可怎麼辦啊?這作業怎麼寫的完啊?今天學這講法比較短,時間應該夠用了;這篇講法短,估計可以快一點;今天背的書以前背過,估計要快點……

我意識到這是個問題,可是不敢改,因為之前每次想著今天就認真學,不求量,幾天之後就松懈了,開始沉迷于常人的東西了。就是在寫這篇交流時,我心里還在盤算著一會兒回去得再學點法,今天量不夠,交流改天接著寫。可是破網怎麼也上不去,只好又回來繼續挖自己,我問問自己為什麼學法?因為我在人的現實中很快就沒了正念,很容易混同于常人,比常人還常人,沉迷于小說、電影、食物、化妝品、衣服,身邊人談論的,做的都是這些事情,我就覺得我也應該這麼干,可是做完了心里會很空虛、後悔,但不知道為什麼反反復復就是這麼掉下去,被師父拉上來,再掉下去,再爬回來。回來之後沒有正視這顆人心,反而又生出了怕掉下來的心,從表面上找事跟事的聯系,而不是挖出背後的求名心、利益心、怕心、要面子的心、貪吃的心、色欲心、安逸心、疑心,修去它們。也沒重視發正念,看了這麼多不好的東西,沒有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間場。其實是在根本上,對修煉的心不夠。

二、去掉對修煉的有求之心

明慧網上周刊登了同修的交流《假如沒有得到世間的好處……》,這個問題困擾了我很久,因為我從記事起就開始學法,可以說是從小沐浴在佛恩里,這可真是個大好事。可是在迫害的高壓下,在邪黨的歪曲宣傳灌輸中,不知道用法來對照自己的言行,就很容易迷失了自我。我把追求物欲、名利當成了正常事,把堅持真理做好人當成了一件很丟人的事。

修煉後有什麼變化,我一直反復拷問我自己,好像還真想不出來,感覺自己也沒啥超常的啊,學習成績一般般。為了跟人講真相讓人明白,我會絞盡腦汁跟人說,你看,我修煉大法了,我這麼多年都沒吃過藥,我健健康康的長大了。可是之後每次出現病業假相時,我在否定病業過程中內心還在想,哎呀,別人該想這修大法的怎麼還有病啊。其實這都是我自己的貪欲與人心所至。我學習成績一般,是因為我常被常人帶動,上課玩手機、看小說,寫作業糊弄事;自己偷懶不愛煉功,本體哪能改變的了;自己還追求跟常人一樣減肥、化妝,根本就不把自己當作個煉功人,那怎麼會有煉功人的超常呢?我用常人的理來衡量我自己,那當然就是常人了。捫心自問,我為什麼這麼注重表面的改變?因為我想要的還是人,而不是想當一個修煉人。因為心不正,分不清真我和假我,逐漸的假我中的欲望就被摻進了修煉之中,有意的、無意的,修煉的心念就不正了。真我的念頭就被假我用各種名義掩藏起來的欲望埋沒了。

師父看我還有正念,就一次次的拉起我,點化我,我提高一點,就又生出了歡喜心、顯示心,做不好又出了怕迫害的心、怕再掉下去的心,真是像師父說的啊,“因為它在你身體周圍形成一個場,正好把你包在里邊,和宇宙真、善、忍的特性就隔絕開了,所以這種人悟性可能要差。”[1]

這個有求之心被我藏在怕心之後,又被疑心擋著,每次做不好向內找就把怕心找到了,再挖挖,挖到了自己的疑心,對師對法不信的心,可是這個有求之心總是被漏過去。其實師父對我的看護無處不在,我第一次面對面和陌生人講真相時,一抬頭警察就在我頭頂的假山上站著卻什麼也不知道;想講真相,出門有緣人就在路口等著我;時間太緊考試復習時間不夠用,每次學習時腦袋就空空的,學什麼就一下記住;出現病業假相,心一正,馬上就好;考試中更是神奇一筆接著一筆,根本說不完。是我自己沒有做好,辜負了師尊對我的苦度,更沒有把大法賜予我的超常用來證實法,反而生出了貪欲和證實自我的心。

三、在生活中的利益之心

我之前一直覺得自己利益之心很淡。最近由于記錯了時間,考試差點遲到,路上還堵車,在我把心一橫,交給了師父時,臨考前幾分鐘我到了考場。坐在侯考室簽到完之後,我跟師父說,我一定要向內找,請師父幫幫我。考官說,請考生把口袋掏空,不要帶任何物品進入考場。我把東西都掏出來之後,摸著口袋夾層還有個硬幣,掏啊掏啊怎麼也出不來,一下明白了,這不是利益之心嗎?一毛錢硬幣從口袋漏的小縫隙里被我掏了出來。

我認真回想,我還真是有很重的利益之心。尤其在這些“小利”上。比如考前遲到,就是因為我衡量了一下,去早了要在考場外吹冷風,還不如在學校多復習一下再走,所以我更改了前一天訂好的計劃,記錯了時間,差點遲到。走路前,我也會衡量一下,哪趟車花的時間少,跑得快。今天這個考試重要嗎,不重要就去等公交車少花點錢。出門買個飯也衡量一下,出門能不能順便印個資料,打會兒真相電話,不能我就一直餓著不出門。每一件事,我都在衡量著得與失,衡量不出來的,我就一直拖著,不去做,因為做了會犯錯,不做不會錯。在錢上反映的更突出,因為以前在錢上犯過錯,沒有去利益之心,反而生出了怕心。這個利益之心每時每刻都充斥著內心,每一次的後悔,不是因為沒按照師父的法做,而是比較另一種辦法,自己得到的少了。完全歪曲了修煉的含義。沒有放下,反而一直抱著固有的自我,一點不敢放。

因為心不正,所以猶如驚弓之鳥,有一顆怕這怕那的心,所以執著于常人的預兆、夢境,右眼皮一跳、心跳一塊,就生出了怕心。

寫到這,我真正明白了我修煉的問題。我不是在修煉,我是在掩蓋,沒有從根本上否定舊勢力,觀念沒有變,學法就不會入心,不放下自己就跟舊勢力的做法一樣,那就在走舊勢力的路,看似爬起來了,其實還是在趴著。徹底否定舊勢力對我的安排,才能找到真我,不斷的強化主意識,真正主意識得法,扎扎實實的修自己,而不是拿不好的心跟同修顯示。

個人體會,如有不當,請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