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燕平在武漢女子監獄遭三年迫害
 

許燕平在武漢女子監獄遭三年迫害

Print

【圓明網】許燕平女士, 今年五十六歲,一九九七年底得到《轉法輪》,讀完後,明白了許多人生的道理,按真、善、忍做好人。她告訴民眾法輪功真相,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一日被警察綁架,冤判三年,在武漢女子監獄遭迫害,二零一六年十月走出牢獄。

得法輪大法 做好人

許燕平(許艷萍)女士,于一九六二年出生在湖北農村的一個知識份子家庭,父母經常求神拜佛,行善積德 ,在他們的影響下,許燕平從小就知道了善惡有報。

在一九九七年底,許燕平回家過小年時,她見母親象變了個人似的,變的有氣質,臉色紅潤,身體健康。許燕平得知母親修煉了法輪功,就說︰“我也要煉。”小弟遞給她一本《轉法輪》和一本藍色的小本經文,幾盤磁帶。

許燕平看完《轉法輪》後,發現原來這就是她要找的,以前她弄不懂的問題,在這本書里面都找到了答案,許燕平開始按真、善、忍做好人,返本歸真。

短短幾年,中國大陸就有上億人沐浴在法輪大法的洪恩浩蕩中,身體健康,家庭和睦,看淡名利,許燕平也是其中的一位。

在武漢市口區遭綁架

在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一日,在口公安分局附近,許燕平發真相資料,被綁架。在公安局,警察就按著她的頭拍照,他們在網上找到了許燕平的身份證,知道了她的姓名和住址,當天下午,就在一樓將許燕平兩只手、兩個腳都銬在老虎凳上,盤問了一下午,就逼著簽字。晚上六點左右,就把許燕平弄到醫院檢查身體,八點多鐘,就把她送到拘留所。

酷刑演示︰老虎凳

在拘留所就是叫許燕平穿牢服值班,到了十五天,應該是放人的時候,這天晚上十點半多,就叫許燕平在內的幾位法輪功學員收拾東西,簽字,準備走。原來是又要檢查身體。到醫院這伙男人把人按到床上,不管你是男的還是女的,把上身的衣服全部敞露,做檢查,又到一派出所,這伙男人逼迫每個法輪功學員按十指手印,不按就拿棍棒打,之後就把許燕平非法關押到看守所。那天是十月二十五。

到看守所,叫許燕平到牆邊拍照,許燕平不走,惡警們就猛在許燕平背後推,許燕平差點栽倒,警察就要脫光衣服,穿牢服。到了監室,正好三點三十分。過了幾天,檢察院提審,在十二月二日,許燕平被武漢市公安局兩個人讀了一點什麼,許燕平都沒听清楚,說是逮捕了,在二零一四年四月四日,在口法院冤判為有期徒刑三年。

武漢女子監獄的迫害

二零一四年七月三十日,許燕平被轉到武漢市女子監獄迫害。一進門,首先剪短頭發,不讓煉功,每天罰站,每天叫寫“三書”。大約半個月就下隊,許燕平被分到一監區一分監區。

開始來接許燕平的是(指導員)汪艷,一來就凶巴巴講話,叫背報告詞,就是一句邪黨的邪惡的話,一來就背監規,寫“三書”,不背就是罰站,在許燕平身上拳打腳踢,腳沒站直,就用腳使勁的踢,抄寫邪黨的文章,從早上七點多鐘寫到晚上十二點,每天就是這樣寫,弄的人很疲勞。

有時逼著法輪功學員背監規,人都睡著了,又立即被敲醒,每天見到任何一個中共警察,都要背邪黨的報告詞,還要叫警官好。指導員汪艷說︰“我知道你們都是好人,我們家也有一個親戚煉法輪功的,那別人怎麼沒把他抓呢?”這是她逼寫“三書”時講的。法輪功學員不寫“三書”,就二十四小時罰站,腿也站腫了,腳背比鞋面高出了那麼多,若說腳站的痛,汪艷就用腳踢,聲音大一點,她就用黑抹布塞法輪功學員的嘴。

兩個陪許燕平的一個是故意殺人犯,劉冬枝,她說她“轉化”了好多法輪功學員,還說不寫就關小號,要用繩索吊起來,用手銬掛,吃飯的時候就說快吃,不吃它們有的是辦法。另一個是重毒品犯,周宗蓮,專說大法的壞話,法輪功學員不寫“三書”,她們就把師父的名字寫的滿屋到處貼,地上寫的也是,早晨警察都要來檢查,教她們兩個如何整法輪功學員。

每天這樣罰站,不讓睡覺,弄的很疲憊,她們倆就自己寫“三書”,寫好了,就逼法輪功學員抄她們的“三書”,還要簽名字。有一天,警察(隊長)趙陽逼著許燕平抄她們的“揭批文章”,硬要抄三遍,弄的許燕平肚子疼,從夜晚十二點半疼到早晨五點,又到監獄醫院打針幾天,還做了檢查,結果是“腎結石”,把人整成這樣,肚子剛不疼,又要抄寫惡黨文化,誹謗、栽贓法輪功的文章,又是二十四小時罰站。許燕平說︰我隨便怎麼死,也不抄你們的這惡黨文化。許燕平這樣一說,她們就沒再叫許燕平寫這了。

九月十一日,在監區開“揭批大會”,十二日在全監獄開“揭批大會”,全監獄干部坐在那,逼法輪功學員念它們的栽贓毀謗大法的邪惡文章,要每個法輪功學員說惡黨邪惡的話,常人每月可以與家人通一次電話,而許燕平沒有與家人通過電話,以後每天要做勞工,又要干活,頭痛的幾次差點倒在地上,但許燕平都撐住了。

有一次,在一個人少的地方洗碗,那個故意殺人犯劉冬枝就是幾巴掌,打許燕平臉上,打的許燕平莫名其妙的,原來那里有一個老年法輪功學員在洗碗,每上一次廁所、洗一次碗都要警察批準,背邪黨的報告詞。每天走路,洗澡時,就是劉冬枝罵人的時候,罵的聲音又大、又亮,幾乎很遠的人都能听到。有一次,許燕平與一個常人說了一下話,就要許燕平打掃三個星期的全分監區衛生,還要沖廁所,象這樣做了三次。

在這里,每天都在一種恐怖的氛圍中,軍訓,灌藥的,唱邪黨的歌,洗腦污蔑大法,誹謗師父,還叫周圍的人監視許燕平不允許與別人講話,軟硬兼施,詭計多端,目的就是要她放棄修煉。在武漢這三年里,據家人說花了三萬多人民幣。

二零一六年十月十日上午,許燕平從武漢女子監獄回家。

被非法關押在浙江平湖拘留所十三天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與江澤民開始鋪天蓋地的迫害法輪功,許燕平當時隨家人在上海、浙江平湖打工,在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一日晚,許燕平在網吧與網友聊天,由于不懂網絡監控,談了一下法輪功的問題,被當場綁架,被非法抄家。晚上,輪班的盤問,又逼她簽字,按十指手印,第二天下午,就將她送到浙江平湖拘留所。

在拘留所,每天播放栽贓法輪功的錄像,許燕平說,我不看你們的電視,他們就沒放了,又接著逼著寫xx書。有一天晚上,許燕平心里非常的難過,象病了一樣,拘留所的惡警就拿來了手銬,把她的身體反推撲倒在床鋪上,手、腳都用手銬銬著,反掛在門反面,幾秒鐘,手背上的血都滲了出來,房間里關的幾名常人都驚呆了。掛了大約四十分鐘左右,許燕平的腦袋里就想起一句師父的法︰“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衛者,”[1],他們就來放下許燕平,她當時已不能站立,被摔在地上。

許燕平問姓張的610警察︰江澤民都下來幾年了,你們為什麼還這麼為他賣力?他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來,只見他的嘴巴全部歪到左臉上來了,到了第十三天,許燕平回家了。據家人講大約花了人民幣五萬元左右。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導航》〈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